权力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7 Followers
50 Articles

悲伤的丛林

林探惜

“道理”从来都不具备主持公道的本事,只有“权力”才有这个本事。

《明成皇后》之权力的游戏

Robert

一山难容二虎,就算是一公一母

2

中国古代最危险的职业:皇帝

Robert

前几天孩子问我的对话

教育塑造人的一生认知意识,引导年轻人关注保卫自身权力

zhangweiye0702

权利是其他人或组织赋予的,权力是斗争争取来的。------------------------------------------------------------------前记

Back to All

小学生的阶级跃迁

北朝梦醒录

即便是小学生,也对权力和阶级有着一种隐约的意识。

关于权力

Stelly

本文来自葛旭《世界公民课》系列课程一点感想,详情见微信公众号《孤独的阅读者》

Vol.1 理解女性、公民议题的透视镜——权力结构

范米索

🎵 播客平台:小宇宙、喜马拉雅、Apple、spotify点击收听 Vol.1 理解女性议题的透视镜——权力结构前言:这是我和「孤独的阅读者」创始人葛旭共同发起的播客节目,葛旭是我很欣赏的一位朋友,北大历史系背景的他,曾在东欧为贵族们传道授业,也曾孤身在墨西哥开过一家小茶馆,因...

黄鼠狼说:为什么中国人那么想当官?

沙田油条

吃素的黄鼠狼 在中国,很多人谈及权力,都充满了敬畏、羡慕、崇拜。对某某领导履历如数家珍仿佛是某些人心中必备的知识与谈资,甚至有些痛恨权力的,痛恨的也不过是权力不在自己手里而已。无论时空纵横比较,想当官、要当官、醉心于官、沉迷于官、依附于官的民族,仿佛除我大中华之外,无有出其右者。

「厅局风」穿搭背后的权力cosplay

Alien

恶臭审美,其来有自

<<权力48法则>>笔记

blockdance

法则1永远不要盖过上司的光芒 当晚宴开始时,富凯站在了世界的巅峰。晚宴结束时,他跌落到了谷底。——伏尔泰 1 永远让你的上司感到比你优越。在取悦他们或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不要过分显露你的才华,否则会适得其反——引发他的恐惧和不安。2 所有的上司都希望自己看起来比别人更杰出。

华夏文化终复兴,烽火戏诸侯人间再现

Wonder

为之一喜?一叹?一颠?一哭?

《末代皇帝》——艺术视角的隐喻和精神性创伤分析

苦难成人

文章概述了贝托鲁奇的经典电影《末代皇帝》情节,从电影艺术角度进行技术分析,并从特定历史文化角度分析电影折射出的时代变迁,讲述了中国国民精神的种种现况和原因,最后在历史的角度论述了这段特别的经历的意义。

013 | David Graeber | 傻屌:解开“领带悖论”

结绳志TyingKnots

如果说前现代的权力存在通过展示来体现,那么现代官僚制度下的权力则相反,在隐蔽中实现其无所不在的监察和审视,而领带既凸显又隐蔽的特点,正是该悖论的集中体现之一。

1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

pekjack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9月30日,据中国检察网发布的起诉书了解,被告人邱某甲为多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使其公司代理的介入耗材顺利进入医院,分别向襄阳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

污名里的饭圈与粉丝

重木

当赵丽颖粉丝群的多个官方微博(包括赵丽颖工作室微博号)与大V被禁言后,关于饭圈以及其中粉丝们的网络骂战所引起的普遍反感也再次让人们对所谓的“饭圈文化”提出警示。其后此次事件涉及的王一博以及赵丽颖等明星也都在其微博发声,希望粉丝们“在网络上文明交流、和谐讨论、冷静发言。

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

pekjack

而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中国医疗改革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投入,而当权者也许根本就不愿意拿出这些资源,加上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的滥权和腐败,医疗改革的成功几乎没有可能!

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企图切断医生薪酬和科室收入的联系,至少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这样的大型三甲医院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样有可能损害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滥权腐败的机会,失去煽动并利诱医务人员的手段。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从来就不喜欢“家丑外扬”,因为只有医务人员和患者懦弱,盲从,愚昧,才便于管理和压迫,才能在获取权力和高额的财富的同时遇到极少极弱的反抗。在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看来,言论自由破坏了“团结”。

审判 04 | 艺术家的批判,是对抗权力,还是逃避规则?

shenbolun

这是「审判」系列第4篇,一个熟识多年的朋友,如今在美国学摄影。他主动找我聊这个系列,前后聊了五六次,拖了半年才成文,因为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极度焦虑,仿佛在对话一本二手社会学、心理学书籍。我屡次三番想把话题牵引到真正属于他个人的经历上去,在最后一次才显现了成果。

不聊生,聊聊人生

不务正业的旅者

关于三胎政策的各种调侃和段子里,我最喜欢“民不聊生”这个梗。“民不聊生”。关于这个词最早最深的印象,大概是中学历史书对“封建社会”的谴责吧。在对万恶的旧社会的鞭挞中,新社会的伟大和正义成为理所当然。压迫、苦难,“民不聊生”,当然只属于过去。

和小区保安吵架随笔

shenbolun

今晚12点从朋友家出来,我骑的车是个倒骑驴,前面有个巨大的框可以坐人,我用布给盖上了防雨。我刚把车拖出来准备走,前面突然来了个矮胖子吆喝问我是谁,还要搜我车说怕我偷电瓶。我当时火就上来了,我说你是谁,他说我是治安,我说你给我看证件,你没穿制服也没证件没法证明。

医院说我没有药,没有一项政策规定我必须配齐这个药,病人能怎么办?

pekjack

研究过江苏省医保目录之后,90后男孩张培爽心中,父亲主治医生的良好印象大打折扣了。(作为一名患者家属不应该对医护形象过度关注,因为换一个医生或者换一家医院,同样会要求您自费治疗。) 【首先,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监管部门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团体的和睦以及达成武汉市第四医...

权力缺乏监督和经济利诱使得医务工作者丧失了责任心和耐心。

pekjack

不是道德(医德),而是权力缺乏监督和经济利诱使得医务工作者丧失了责任心和耐心。顺便问一下,爱尔眼科为什么不进行视网膜补救手术?后来三次视网膜手术都是在哪里做的?有无手术的相关资料?2020年3月,艾芬因为早前发布新冠疫情的预警信息,被公众所认知。

政治参与、权力制衡和问责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要切实解决政治参与、权力制衡和问责等系统性问题;要让大多数人知道用权力侵犯他人的合理权益,限制他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是严重的滥权腐败。打破医疗系统权贵的权力魔咒和防止权力滥用才是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关键问题所在,否则医疗系统权贵之间的利益交换和利益输...

如果残存的勇者备受摧残,那么残存的自由将不复存在。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医务人员和患者都能感受到医院某些领导不作为和乱作为的存在,却又无可奈...

权力世袭化对儒家思想的内在需求

江上小堂

近日,山东新泰80后集体闪亮登场当地政坛,给全国人民带来巨大的震惊。人们纷纷指责这是在搞公共权力世袭化。其实,权力世袭化在中国各级官场中早已屡见不鲜。但山东新泰之所以引起爆炸式的反应,冲击波一浪接着一浪,在于其表现得是那么地肆无忌惮、迫不及待与全盘通吃。

传贤与传子:同是私相授受的权力交接模式

江上小堂

如果我们欲将中国统治权力的交接模式作个一以贯之的解释的话,那么可以将之归结为“私相授受”。权力的拥有者在死时或不得不退位时总是将权力交给他信任的人。千百年来,皆是如此。尽管其形式会随着组织规模扩大、信息沟通手段的进步与组织所处的外部环境而有所变化,但其实质均是“私相授受”。

分化的中国精英及其对民众的影响

江上小堂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有精英与大众的分别。无论以什么标准来划分社会阶层或社会群体,都可以被归约到精英与大众之别。精英是那些在社会中起推动、引领、组织和管理作用的群体,而大众则是那些响应、跟随和提供基本支持的群体。精英总是少数,大众总是多数,这是由组织原理所决定的。

基础教育PTSD

霜月

缪可馨之死,激起的不仅仅是对于那位袁老师本人所作所为的愤怒,还有类似亲历者的梦靥,也一并被激起。有时候我看着缪可馨母亲在微博上的控诉,还有微博上其他对于这件事的发言的时候,我会忍不住想起我的童年,我曾经也遇见过袁老师那样的人,那是我当时的班主任。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价值观念、治理模式到医疗改革,都严重偏离轨道。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由利益分化造成的各种矛盾冲突本属正常现象,人们的种种利益诉求和表达既是争取或保护自身的权益,也同时表现了对医院公平正义的要求。但是,袁英红等人动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或小团体的短期利益,牺牲医务人员或患者的长期利益,侵犯了他们最基本的权利。

对于自由的一两句碎碎念

看山

我不想总用中国的结构性问题十分复杂这一说辞来立论,但有一说一,世界整体走向了“强人政治”的时代,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到今天所必然发生的,并不因为这次疫情或者是什么其他的黑天鹅所左右。可以说,这是房间里的大象,各个国家都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