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
王榭
maintainer
86 Followers
437 Articles

说文解字4:一首用492字写尽中共70年历史的《一个短篇》

索多玛嬉皮

“水如果要穿过沙漠,直接以河流的形式是不可能的;它一定要变成云,飘过去,再作为雨落下来。“ 上一篇可能因为说了过多关于我的事情反响并不好,这一次我们就直入正题了,给我的前三篇打个广告,希望大家多多交流说文解字3:聊聊腰乐队,以及我最爱的单曲《硬汉》说文解字2:万青在大陆被封杀的《...

文艺启蒙系列其五:评万青《冀西南林路行》中共如何窃国者侯?

索多玛嬉皮

火光忷忷,指引盗寇入太行————盗寇是谁?

说文解字1:兼愁容骑士新人报告首帖——略解《乌云典当记》

索多玛嬉皮

先说说我本人,大陆在读大学生一枚,摇滚爱好者,诗歌爱好者,政治光谱古典自由主义者,其实应该算是小右,但是在mainland肯定是妥妥的左左人,呼吁自由平等人权,理想上是革命主义者不相信改良(0202年大陆应该没有中产还对改良抱有希望了吧),肉体上确是诚实的逃跑主义者,正在为加国...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3)

niaoyf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拔剑四顾心茫然,记录万丈怒火透心冰凉

Back to All

微觀之物

何杉

我們未曾經歷這樣的時代。街道乾淨得像冰面, 海浪在底下,醒著。這些浪, 不趨向哪裡, 或在哪裡懸停。那些微小的浪 獨眼的浪, 現在閃現,現在消滅 子宮裡緊縮的大海 喊著:醒來吧!你怎能殺死一個聚集?微物彼此勾連 蔓延過亡者的土壤。時間正渡過我的眼睛。

一首小诗|004

MonkeyPokey

爱情的歧路

無題

巫馬聞

從房間一端到另一端 看不到蜘蛛和蟲子 徘徊如幽禁 晨早枯坐,午睡囈語 時間就爬在我臉上 沒人知道我的手幾次放在窗邊 也沒人聽到我偶爾發出貓一樣寂寞的聲音 沒有消息傳來 一天長過一天 誰死了我其實都知道 夾碎了幾只核桃 吃了桌上的零食 墻上的相片我看了三次 年輕人的墮落 其實用一次...

煙之書(四)

何杉

31 巨大的十字紋身 許多裸露的手臂搖擺著。森林溫暖地埋葬我, 問候我的化石。32 我靠著樺樹站著。樺樹那麼直, 命運正被發射出去。33 我見過你,在某處。像鹽一樣閃亮,在樹後露出雙眼, 我們的孩子。未來正流逝。34 我聽過你!在某處。有個天使穿過早晨的房間, 所有的灰塵一起甦醒, 血液嘩嘩流動, 我被擱置。

短诗四则

東八區沒有養貓

是那些断裂和创伤构成了我

煙之書(三)

何杉

21 切開此刻, 我的時間和你的時間融合, 白骨像花瓣,紛紛開放。22 我是一次性的, 連我的孩子也是。但,光不是。我們的粒子也不是。23 有些地方,他人接觸過的東西是危險的。有些地方,與他人接觸是危險的。有些地方,我們是危險的。24 一座亮黃色的房子: 傲慢地拒絕窺探, 同時又魅惑每一個人。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2)

niaoyf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最后一代,记录万念俱灰,记录杀人放火金腰带,记录修桥补路无尸骸

煙之書(二)

何杉

11 沿著雪地上小鹿的足跡。我找到嘴角粉紅的泡沫,和不太多的死亡。12 今天,我七次走進浴室, 卻無法清洗一次靈魂。13 一個寫作者,一個不安分的靈魂, 遇見一個逆向的喀戎,一個樂於見證其作品的接引人, 他將渡過冥河,來到世間。14 閃爍的秋天有什麼迷人之處?

「诗」烛

Gefangener-im-Abend

这首还是14岁的时候写的,最早写的诗之一。和上一首一样,我在原稿基础上做了些改动。

詩027|10月22日晚的夢

大量甜品

雲集結成手 伸進窗內的植物 無法關合的窗 天空好近 彷彿拉扯就會塌下 櫥櫃上的灰 在幾天之內堆積成年 是什麼讓它如此快速地朽化 當真實在別處 可憐這件傀儡的身體 總是陷入失重的噩夢 想關上窗 剪掉冒犯的枝葉 子彈射穿天空 使炙熱的陽光流下來 照見人們身上堆積成年的灰 有人...

「诗」悲歌

Gefangener-im-Abend

这首诗原稿是我14岁那年冬天写的,这稿对结构做了调整,也以现在的我的角度添加/删减了一些字词句,不过还是大致保留了原稿风味。那个时候我还只是讨厌枯燥冷漠优胜劣汰的中学日常,还在怀疑师长“吃苦”的论调。现在这个比八九年前还要压抑的时期又多了几层其他意义。

今天没有新闻

世纪末板凳

沉默的积分不会收敛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 (to be continued...)

niaoyf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粉身碎骨,记录死不瞑目,记录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蛻落

何杉

不要相信我說的任何話。那都是謊言。我們身上蛻落的句子, 喉嚨裡吐出的刺。我說,這個時間。它已老化,皺紋像河水。柔和的幽暗在水面下 等待。我想投身其中。讓真實性、讓對稱性 顯現,像萬花筒旋轉 一個偶然的世界。河水的皮被掀開, 那倒灌多麼洶湧龐大。

子夜集(二)

張落遠

二十大開幕,馬特市頗有些「書生論政」的意思。又不知怎的,忽然討論起「躺平」的思潮。恕我直言,這只是一種娛樂主義的爛殤。跟思潮,尤其是,嚴肅的思考,沾不上一點關係。

煙之書

何杉

1 蘆葦折下腰,聞著河灘的秘密 如果追尋某個真理, 我也這樣謙卑。2 人們乘坐著星星 朝虛妄飛升 那樣子,像燒過了一夜的篝火。3 啃一顆冰涼的桃子 果肉紛紛撕離堅硬的核 離開賴以存在的靈魂,它 暴露出溝壑,哭喊、哭喊、嚎叫。4 百分之八十的快樂是假裝的 剩下的無動於衷也是假的 但是內在仍舊亮著。

「詩」秋夜

Gefangener-im-Abend

寫於2021年10月,一個天黑很早的秋夜。

我希望成為一隻瓶子

何杉

我希望成為一隻瓶子, 扁的,威士忌酒瓶 起初一無所有。那人說:起初它并不存在 但是我給你了 你擁有,像黎明擁有一個痂。我只是百科全書裡的一個字母。僅佔有一厘米長度,在電話本裡 曾是一顆種子, 現在只是迷宮內的老鼠, 由兩個數字構成。在維基裡甚至沒有詞條; 別的一切等著被創造, 我卻等著被填補。

「诗」日记

Gefangener-im-Abend

二零二二年十月的第十三天,得用第十四天的零点时针来记下

「诗」致茉莉

Gefangener-im-Abend

这首是我15岁时写的,最近在整理手稿。我翻到了写作那天的笔记,那时我去了新学校,来不及和原来的人告别,还有一段突然终止的感情,那时院子里的茉莉花谢了。

「诗」十一月一日黄昏

Gefangener-im-Abend

古楼,鼓楼

「诗」哭墙

Gefangener-im-Abend

他们告诉我眼泪要这样流/哭的时候切勿出声/一定要忘记还有唇舌齿/切勿让眼泪钻进砖石纹路。

詩026|氣球

大量甜品

乘著風飛離 被打濕在海中 被水撫摸、吞沒 暴動的水滴卻無一能抓住它 它光潤如海上升起的月 決絕地離開是為了 保留其中最後一口氣息 許許多多的無聲攥緊 勒住脖子,彼此間摩擦流血 火愈來愈烈 如果沒有掙斷繩子 即便爆炸不過是增添一塊柴火 它不知道隨後的飄流常常使它洩氣 其實它都有...

「诗」华尔兹 Vol.1

Gefangener-im-Abend

夜里听古典乐专辑的时候写的

打情罵俏

濃馡

你傷害了我 這裡,那裡,還有這邊和那邊 我要投訴,控告你 污辱我的美 我惹毛了你 這裡,那裡,還有這邊和那邊 你無所謂,提示我 小心我咬你

獻給貴州大巴上的二十七位逝者

何杉

一座無聲的橋向我打開, 二十七個死者的橋。它並不存在, 但現在我說了, 它成了白日的痂。啊,你們如此密集!一陣箭矢穿過午夜落下, 孩子們的不幸將被火把照亮。一座驚奇的橋向我們打開, 二十七個死者以及更多。他們將被抹去, 空白向四周打開。有人在中心敲釘子, 警告的手四處摸索著, 這一切被推進貴州的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