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插畫
1 are following
16 articles
tonosvoice

(F)解開胸罩大挑戰

畫面上一位男人表情凝重地面對20名女生,不誇張一整列,高矮都有、身材窈窕且均衡一字排開的女孩,她們嘻笑的看著站在一側的男人,表情略帶羞赧又有些淘氣的特質在裡面,都穿了各色的成套內衣,手足無措的在鏡頭前面微笑著,然後油條油條的主持人登場了。「今天是帥氣的B來參加挑戰,你要不要為我們介紹一下你即將挑戰什麼!

tonosvoice

(F)GOOEY

她將黏滑的「那個」放在右手食指和拇指的間隙,呈現OK的手勢那樣。撮弄著那團「那個」,來回啪搭啪搭打開食指和拇指,又闔起來,不一會兒「那個」就變成了絲狀,一縷縷的飄忽在她的兩根手指之間,彷彿她創造了些什麼,妖嬈搖曳著。「你看這個,很有趣喔」她咧笑著對著我說。

tonosvoice

(T)頭尾相連的音樂

(按下暫停鍵) 「到大二的時候才有些報告需要用電腦做,如果你想要上網的話也是可以去計算機中心,大一不用買電腦啦。」學姊這樣說。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聽了直屬學姊的建議並沒有帶電腦到學校去。搬到宿舍後,我將三年前不明究理從美國扛回來的一台AIWA的手提音響放到位子層架上,會帶音響而不是機車到宿舍的似乎只有我。

tonosvoice

(F)樹上的猴子

一對情侶沿著海岸邊走著,沿途細細碎碎的浪花在不遠的海邊前仆後繼的沖刷著沙灘,他們光著腳走了一陣子覺得十分舒服,女人還因此在海邊嬉戲了一會,挑選著左手的貝殼比較漂亮,還是右手的石頭比較特別;途經一棵椰子樹時,男人忍不住就地躺下來休息,並拿一頂帽子蓋在臉上,一陣陣涼風吹來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tonosvoice

(F)我喜歡但我不打算告訴你

「下班都去哪呢?」這個月新來的男生進電梯後好奇的問。「吃飯,散步,跟男人約會,看電影或是休息做愛呀,你呢?」 B一派輕鬆的回。男生一時瞠目結舌的,有點招架不住的笑。「打球呀,最近都去打球。」男生說。「很健康耶,下班還有精神去運動,會先吃過嗎?

tonosvoice

(F)時間站在誰那邊?

客戶把稿子退了,這已經是第七還第八次修改,組內的業務同仁哀怨的告知客戶不喜歡這次的表現方式,要她們再想想。然而扶住腦袋的她也只能笑出來,這實在太令人發噱了,沒想到案子居然會是這麼難,原先壓根都不這麼認為,耐性本來已經在前天待到四點磨耗掉了,然而就像否極泰來那樣,沒想到幽默感可以成為替代能源那樣,支撐著自己。

tonosvoice

(F)動腦才吃的到的好薯條

「一份薯條去鹽,一杯玉米湯,一個雙層吉士漢堡,加點蘋果派。」向櫃台點了餐,我四處張望周遭的人都是怎樣的顧客。三四個上班族、還有一兩個學生、時不時會有打開門來取貨的外送人員。等了取餐編號後,我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邊吃速食邊看看外面。來往的人潮就像海浪般湧來又四散,多半的人通常都...

tonosvoice

(F)熱帶魚

早上醒來,就著要離未散的睡意,撒嬌的從腰後摟過去抱住U。縱使身體帶有睡眠的氣息,她仍轉過頭來吻我,臀部稍微迎合地輕輕蹭著我的下身,小腿摩擦彼此的感覺讓人非常想要。指尖撩過她的腰窩,隔著棉質內褲觸碰她的股間,撥弄已經變得興奮的唇瓣的同時,挑弄睡衣底下的小巧乳尖。

tonosvoice

(T)WATER BOY

在還沒經歷過潛水之前,我喜歡游泳。我喜歡游泳喜歡到,在學生時期,換好泳褲後,總是全班第一個跳下水的。那有什麼稀罕的不就是換裝比較快而已嗎?那我說即使要正常上課的時候,我都翹課在泳池游給老師追呢,還拿了大聲公要脅要記過呢?最後一段是唬爛的,喜歡也是在既定範圍內喜歡,或許也就是單純喜歡而已。

tonosvoice

(F)鹹湯圓

冬至的完美計畫是煮了湯圓,和阿毛一起窩在電視前面,放些無聊的節目,兩個人蓋薄毯子,邊吃著暖呼呼的湯圓,在聊天停頓的時候聽他遇到的鳥事,順便在毯子裡面為他興致勃勃的口交,看他會不會因此分神。他和公司主管不太對盤,時常會臨時塞一些工作,又或是在一些枝微末節的地方挑他毛病。

tonosvoice

(T)任性的人

頭髮一大把的糾結在背後像極了自帶烏雲那樣,兩個月沒洗過澡的人; 吃了難吃東西就立馬不吃,要另外找好吃的東西洗去記憶的人; 房間裡亂七八糟,床鋪堆滿垃圾讓人不免納悶要睡在哪裡的人; 在捷運站門口大聲唱歌即使不成調也無所謂的人; 千篇一律只穿白色T恤和破牛仔褲的人; 點了一桌菜卻吃不...

tonosvoice

(F) 檸檬塔

一邊拿出原本在附近書店買的詩集看,一旁的太陽眼鏡映射出中庭的時鐘指向一點。正值中午午休的後半場,她還有些時間可以等待。心裡的某一塊地方正在騷動著,她想起昨晚先生在床沿打開她的雙腿,閉著眼抽送陰莖撞擊她的下身的模樣,股間還殘有那樣的律動,彷彿身體仍在隨著高潮而震顫著。

tonosvoice

(T) 賴床

早上醒來其實我是不太賴床的,充分睡眠的身體,因為環境溫度上升而漸漸回到崗位上作業,大腦開始站上跑步機慢慢走著運轉,而比較不協調的是兀自勃起的陰莖,硬的跟石頭一樣,真的是超硬的喏,彷彿就像冷凍庫裡拿出來的結凍魚板條那樣,還蠻納悶為什麼會有晨勃的機制,雖然我有些心得,不過之後有想到再提起吧。

tonosvoice

(F) 久違的玉米湯

燒了一鍋水,等待煮滾的期間,從櫃子裡拿出一罐玉米醬罐頭,檢視上面的保存期限,翻找了一下櫃子裡的開罐器,邊鑽挖著罐頭邊緣,卻想不太起來上次喝紅酒是什麼時候的事了,M瞇著眼探索著記憶之海。算了,等天氣再冷一點的時候,再來做熱紅酒吧,去年的滋味從舌頭後方縫竄到舌尖上。

tonosvoice

(T) 親近電動玩具

放學後下了校車,照理說應該要順著熟悉的路線走路回家。然而這一天F卻拉了我去打電動。電動玩具店門口是間鹽酥雞店,見多識廣的F買了一份豆干讓我幫他拿著,還大方的說你也可以吃,沒有零用錢的我愣愣的站在旁邊看別人玩快打旋風,偶爾吃吃手上的那袋豆干,看螢幕上彩色的小人動來動去使出各種招數。

tonosvoice

(T) 與紅豆餅的約會

車輪餅兩個,捧在手心裡,邊緣的脆片隔著紙袋扎在掌心裡,呼呼發燙著。一個是紅豆一個是奶油,不想一次都點同樣的口味,即使沒有那樣的肚子,但仍然想都盡然嘗到,饞呀這心。咬了一口麵漿的脆邊,撲鼻而來的餅香,讓他在市場的十字路口暖和起來。今天他自己一人上街,今天跟朋友有約,她沒跟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