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5 Followers
36 Articles

偶遇:發行錦鯉NFT的山谷志村

Robert

Yamakoshi Nishikigoi NFT

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如何寻求退身之所?

夏冰雹

俞敏洪说,很多大城市打拼的人没有退身之所,只能往前进。作为一名在大城市打拼多年、回到乡村定居的人,我想和大家聊一聊,在都市年轻人,如何寻求退身之所?

外来者的乡愁与七级浮屠淘宝梦--记贵州电商淘宝村走访

葉V

文章写于19年,我们在贵州走访了数十个村,在立碑村(淘宝村)仅仅停留了一个上午。电商扶贫、易地扶贫、美丽乡村……诸多政策正形塑着中国乡村,想象中的乡村、未来的乡村和停留在记忆中的乡村已大为不同,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前,乡村正急剧地发生变化。在走访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反思自己观看乡村的方式,以及以什么位置来进入乡村。短短一上午的走访,这篇是淘宝村的勾勒,亦夹带走访诸多乡村后的反思。

1

城乡的文化差异,从未曾拉近过(一)

面瘫叔叔

最近有件大事,全网上下没有不知道,有人感叹,都已经2022年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谁家没个农村老家农村亲戚,怎么这种事还能发生,还是在江苏大省。谁家还没个老家呢,我小时候也总回乡下,那个乡下也没有什么让人太厌恶的地方,说实话,这没啥太厌恶的,因为没想着要久留,也就是个春节,呆一两天。

Back to All

家园计划 | 唐冠华:我们能退出内卷

shenbolun

本篇内容为家园计划(AnotherLand)联合发起人唐冠华,与《新周刊》记者舒少环的交流.部分访谈内容刊载于《新周刊》2021年第22期 总第599期,题目为《DIY民间智慧的复兴》.唐冠华 作为概念艺术创作者。过去十年他在中国大江南北的山林中探索一种自给自足可持续生活方式,在中国重新定义和实践“共识社区”理念。

1

乡下别墅

sky2021

乡下小别墅 过年走访周围亲戚家时,看见这家房子建得不一样。门前是的大大的鱼塘,可以坐小船网鱼,可以在门前坝子边钓鱼。主屋右边是开放式厨房,左边是空调麻将房,打麻将的时候还可以看着鱼塘。我们路过时候这家人停了一些奔驰宝马车哈哈,他们还在吃烧烤呢。

乡下风景

sky2021

乡下风景 我看见不远处有一座小山,上面种了一山的柚子树。他们说那是别人种的果园,专门种来卖的。我想要是我在老家也有一座山用来种果树就好了,我们重庆老家乡下的地比较少,一块一块的田和土,不像四川大竹这边土地比较多。贵州乡下也是土地比较多的那种,有的人家可以有一座山那种,但是那边土质差了一点。

水上书

周末我隐居

Lola

那天吃着饭,院子里就飞来了喜鹊,正好是新年。我不敢声张。

3

小满,与她的三个孩子

辛木酉

也许,这三个孩子从未到来也是件好事。

九月的乡间

mrpointp

九月份是由酷热的夏季转为清爽的秋季的关键一月,九月份虽然有时候也会艳阳高照,但是温度是很宜人的(四川部分地区)。正值中秋节,我们一家人去了趟乡下,褪去了令人难耐的暑气,九月下旬的乡村真的是非常舒适呢。这一天阳光正好,蓝天白云就在眼眶之上,向远方望去,看不见一处高楼大厦,尽是农田与茂盛丰满的绿草树荫。

值得收藏!一篇文章看懂日本乡村生活

李BOBO

以视频和图文的方式,会从方方面面不同的角度来描述我所看到的日本乡村,既有日本乡村的氛围,也有当地的人文,以及风景,社区,个人生活。

中国的未来:新自由主义与攫取体制下的低端人口新一代

JohnDoe

斯坦福大学教授Scott Rozelle在中国历经几十年研究,在其Invisible China(看不见的中国)一书的得出惊人的结论:看似不可一世的崛起中的新极权主义中国,已经步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边缘,如不进行超级规模的大改革,其未来暗淡无光,或许将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失败国家!

「Humans of China 中国平凡人」影像|当山村里的少男少女渐渐老去

夏冰雹

中国是一个广袤无垠的国家,有无数普通人生活在此,他们有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殊荣被载入史册。他们的一生在我们的历史长河中,来无影去无踪。为了能将更多微小的个体的心声与经历记录下来,这组照片诞生了。他们是中国浩荡人群和历史中一朵微小的浪花,但是他们存在过。

【鄉土文學|女性】《一個陌生女人的葬禮》

榘亭

短篇、女性敘事,內含傳統男權社會下的女性壓迫,筆者嘗試從「同情並幫助女性的男性」角度切入,強調「旁觀即幫兇、受益亦屬罪」的激進觀點。兩位女性主人公分別是底層女性和小資產階級女性的代表(沒有強調階級的意思…),前者遭受社會傾軋,後者在男權崩壞下叛逃但仍無法逃脫傳統理念束縛;另一位男...

冬日暖阳下的乡土气息

mrpointp

有人说往上翻个三代人,多半你我都是来自农村的,只因父母这一代人离开农村走向城市,我们也一直给自己贴上了城里人的标签。曾经听@mrspointm讲过,小时候的她甚至有农村户籍掉档次的错误认识,稍大一些才发现,农与非农之间其实并没有质的区别。

看了日本的农村之后,你觉得我们和他们还差多少年?

李BOBO

之前发起过一个项目,叫做《日本乡村旅居计划》,目的是让人通过旅居的方式可以更深入地和一个地方发生关联,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进行自我成长以及在地的振兴. 在北海道大学读观光创造专业的研究生火车作为第一个内测人员,上周来到了我所旅居的津和野.所以,最近的视频里可能就会出现一个新人的身...

山东合村并居 | 乡愁是再也回不去的农村

大鱼吞舟

未来,人们有可能会意识到,当下对中国民间社会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当下舆论中讨论火热的中印冲突,也不是北京疫情,而是山东正在推进的这一项合村并居政策。山东大范围推行合村并居,将散落的传统自然村拆除,合并原有村庄,将农民集中到新型社区楼房,即俗称的“农民上楼”。

《佘山好人》

nauseated

电脑散热器坏了打电话给镇子里的维修店,不一会师傅就来了。戴着口罩,不怎么讲话,我问问题也是惜字如金。我问他抽烟不,他说感冒了抽不了的,但我没告诉他其实是我没烟了想问他要一根。说要换水冷,au自带的散热器太烂了,不仅是转速和灰尘的问题,还附带一句,别人送我amd的板u我都不会要。

中国小伙娶了日本老婆,隐居到日本深山过起了神仙生活

李BOBO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在北海道的深山里,kaku兴奋地拿起相机,一步一步地向前靠近……突然,那只野生棕熊似乎意识到什么,它转过头来,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冒失的陌生人……△kaku和野生棕熊近在咫尺,四目相对。“从那一刻起,我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kakuKaku是我们参与“x++...

在日本乡下种田,仿佛进入宫崎骏的动画

李BOBO

上一周,我发了一个关于在日本乡村种田的视频,结果很多朋友都很感兴趣.(详情可以点击这个超链接:《疫情期间,跑到日本乡下去种田?》) 但是那次种田其实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种田,而更像是一次生命体验,因为带我去插秧的是一位艺术家,在我看来,她把插秧作为一种认知世界的方式.

链接村寨与自然,戏剧可以助力野生动物保护吗?

二師兄

通过“银杏基金会海内参访游学”认识了云山保护团队的镜羽,受之邀请参与到“盈江科考营”,尝试用戏剧挖掘村寨故事,联结村寨与自然,村寨人们之间的关系。在自然保护领域里,戏剧能上忙吗?“还有多久到呀?”前往香柏村的路上,大家不断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疫情结束后,去日本乡村种田吧

李BOBO

我是2020年1月底的时候来到日本的,然后因为疫情的原因就滞留在这边了,到现在已经100多天. 上一次旅居是完整地从秋天呆到冬天,这一次是从冬天呆到了夏天,最近植物都长出来了,感觉吸收了很多能量.上一次旅居的日记链接 如果说之前的旅居还属于一些对生活方式的探索的话,这一次的旅居可能真的有找到一种让自己满意的执行方案.

山野牧场,清净无聊

微醺时刻

《新西兰游记:随笔天涯之外》之14 这个周末,天气非常好,儿子带着我们一起驾车出去游玩,目的地是位于奥克兰东南边沿的一个山区郊野森林公园。汽车离开住宅区后,不久便进入郊区公路,两旁景色也逐渐过渡到纯粹的乡村风光和起伏的山地。

临时风景#2 西北的乡村 2017

OldJun

从山脚徒步近3小时到达古浪县城附近的山村三光村,村民已全部搬迁至“临时风景#1”中提到的新村黄花滩村,西北的山脉因少雨植被多不茂盛,长草覆盖的山体绵延不断,空无一人的村庄里人们生活过的痕迹与野草伴生。

临时风景#1 西北的乡村 2017

OldJun

黄花滩村地处腾格里沙漠前缘,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实施生态治理,恢复了大面积的戈壁和沙化土地进一步被开垦作耕地;目前这里作为生态移民点,安置了大量从古浪县南部高深山区贫困村搬迁来的村民。社区区范围内,楼房、道路十分整齐划一,各类设施充足。当地居民虽然多数对于新社区十分满意,但由于搬迁...

疫情期间,我在日本乡村体验到的人间温情。

李BOBO

在疫情爆发期间,为了远离喧嚣杂乱的环境,我早早地来到了日本乡下,呆了一个多月了。虽然呆在乡村,但是还是经常会拿起手机刷相关的新闻,心情也难免会受影响。上一周正好赶上生日,同事说送我一个生日礼物,把我带到了田边,搬出桌椅,说:这叫做“自然办公室”。

「间隔游」是什么?

李BOBO

在有越来越多人开始旅行了,世界那么大,大家都想去看看。因为不满足于自己当下的生活,产生了对远方的向往,所以,人们开始尝试脱离日常,去收获想象。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在我们看来,“出行”其实是一种“转变”,只要是“转变”,就饱含能量。#脱离#但可惜的是,大多数的“出行”只是停留在了浅尝则止的观光游玩。

让每个人成为每个人 | 「x++」是什么?

李BOBO

艺术品和工业化产品是两种质感完全不同的东西。前者是饱含艺术家热忱、技艺和灵光的手工作品,独一无二;后者是工厂的模子里复刻出来的流水线产品,大同小异。我们认为,在成长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潜力成为像艺术品一样的独特个体。我们的组织叫做「x++」。

生活倒影(下) - 待得清夷

DanielTong

大陈子把家里的鸡散养了。他说让它们多跑跑,长出的肉也会更好吃些。清明时,他也好捉几只更鲜嫩的鸡招待我们。提起捉鸡,表哥就兴奋上了,他喜欢和这群鸡较劲。几年下来,男孩不再那样胆怯,鸡却改不了原来的样子,这让他又想起了游戏的快乐。他拍着胸脯说捉鸡这件事交在他的身上,大陈子只是笑着说好。

生活倒影(上) - 待得清夷

DanielTong

外婆的父母睡在一座小山丘上。我们会在清明时去看望他们。几家人,几辆车,前前后后走上几十里路,先到一个叫陶吴镇的地方,停下来买些纸钱,再继续开。小山丘坐落在一个村子里,离陶吴镇几公里远。我一直想知道起那座小村子的名字,可是似乎从没人告诉过我,入口也从没写过什么标识,它就默默无闻的呆在一个不知名的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