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读书
阿川
maintainer
7 Followers
17 Articles

我们能从Little Women 《小妇人》中学到什么?

花痞子和黑将军

今天刚刚看完Luisa May Alcott的Little Women,感慨颇多,虽然有些地方我不喜欢,但是有些地方很喜欢,先说说我不喜欢的。这本书写与19世纪中期,所以里面有很多那个的时代的着装以及家庭角色的描写。女性要漂亮要得体,要会操持家务,要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要尊重/...

富家小姐一夜之间变女仆到底是谁的毛病?依恋是爱情吗?

花痞子和黑将军

最近断断续续地终于读完了Colleen McCullough的 The Thorn Birds (荆棘鸟)。许多人说这本长篇小说是澳洲的《飘》,我个人认为,比起《荆棘鸟》里面的女性角色,我更喜欢《飘》里面的斯嘉丽,因为她更有个性,更有勇气,也更理性,更机灵,更智巧,更敢做敢为,更...

读书笔记《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2

葛哈

所谓的“汉人”、“汉族”、“汉文化”,绝不是以血统为基础的。杂居数百年后,“血统纯正”就是个笑话了。所谓“汉”的概念,靠的是文化本身的凝聚力。五胡十六国的历史,到底还是用汉字来讲述的。

水上书

词汇总是让学者们感到尴尬

Lola

当他们一本正经想要寻根溯源,这些词汇背后总会有一个玩世不恭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要狠狠戏弄他们一番。

3
Back to All

重读《悟空传》:当自由和做梦不再时髦

阿川

今何在再也写不出第二部《悟空传》,但和江郎才尽没什么关系,只是这个时代不再流行“悟空式”的抗争,雷音寺的编制比花果山的梦更踏实,安全比自由更时髦。写作者眼看着属于自己的时代滔滔而去,也只能徒呼奈何、束笔长叹。

2

「倦怠社会」哲学家同你讲,摆烂才是唯一的自由之道

阿川

自我剥削比外在的剥削更有效率,因为它伴随着一种自由的感觉,一桩成功的许诺。但很不幸,那大概率是些骗你卖命的幻觉。

1

向芥川奖得主学写作 | 如何选择特有视角,精准地描写“边缘”与“孤独”?

阿川

“我”并不是真由子的朋友或爱人,却每天像针孔摄像机一样蹲在角落里,巨细靡遗地观察着她吃面包的每个细节,并且从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和满足感。我想,任何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被这样一个陌生人偷窥着,心里都会有些毛骨悚然吧?

1

荐书 |《鳗鱼的旅行》:既做鳗鱼的科普,也聊生命的哲学

阿川

时至今日,人类依旧无法对鳗鱼进行规模化人工繁殖,我们餐桌上食用的所有鳗鱼都在大西洋内的一片神秘海域“马尾藻海”中诞生,别无分店。换句话说,你吃的每一只鳗鱼都是“老乡”。

2

《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 我们的工作为什么失去了意义感?

阿川

如今,我们有必要阅读这本《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是因为如果我们想要在微观上理解自身所面临的各种“意义困境”,就必须先在宏观上洞察我们所处的世界——它是如何变得像今天这样令人难以忍受的。

1

旅港见闻(一)一觉醒来,老师没了

袭明

飓风刮到身边,人人都凭肌肤而非温度计来感知政治气候。BEST WISHES今晨起来收到一封授课老师请辞的邮件,大意是: “我很抱歉昨晚没有告诉大家我正和学系提交离职申请,因为我的个人原因,我将不再教授本学期的课程。学系正努力寻找合适的老师接替我,或许后续课程会有些许改变。

《白马啸西风》

liumei

读后感吧

夏天读聊斋:我当然是鬼了,就是来和你好一下的

Lola

聊斋本就是为了吓人的,你不要把自己当作人,只把自己想成是妖精鬼怪中的一类就好了。他们下山去捉弄人,你也跟着去,鬼怎么会怕鬼呢。

1

《骆驼祥子》书摘 | 祥子,就是“新时代”下中国年轻人的样子

阿川

老舍在尾巴处写,“人把自己从野兽中提拔出,可是到现在人还把自己的同类驱逐到野兽中去”,今亦如此。但我想,大概做野兽也没什么不好。若是被逼成野兽的人多了,总该团结起来,把那些大讲法理,空谈仁义的人拉下马来,赶出丛林。让他们知晓知晓,谁是丛林的主人。

2

向海明威学写作 | 小说中,如何描写一个“普通人”

阿川

在小说写作中,普通人最难写。譬如金庸写“神雕大侠”,只需说他身断一臂,两鬓微霜,脚下还骑着一只大雕,读者立时就知晓这人不一般了,但如果你要写路边一个带孩子的老婆婆,还想让读者记住,那就考验作者的观察力和写作技巧了。究其原因,小说生来就是为了“非普通”的,即使写起普通人来,也得想法...

3

向海明威学写作 | 精读《弗朗西斯·麦康伯短暂的幸福生活》中的对话

阿川

显然,海明威觉得写到这儿就够了,两人是如何感情破裂,又是如何上演“抓奸”游戏的,就凭读者去想吧。要知道,你写出来的未必就有读者想象的更加惊险刺激,毕竟谈到两性关系,广大劳动人民的想象力是不可估量的。

3

读《夏天、烟火、我的尸体》:让尸体讲故事给你听吧

阿川

若是在大陆的书店逛推理小说区,你见到最多的名字一定是东野圭吾。厚厚的《白夜行》高高垒起,间杂着《秘密》、《嫌疑人x的献身》以及东野的近期新书,巨大的腰封推荐语五颜六色一大片,多扫视几轮,保管你连“东野”两个字都不会写了。此外,至多再有几部岛田庄司、松本清张这些日本推理作家从书堆中...

1

【假装读书】和你一起叙叙旧,聊聊横道世之介

阿川

横道世之介上初中一年级才发现,自己有个了不起的名字。语文老师稻爷是个色眯眯的老伯伯,点到时问他,可知道“世之介”这名字的由来?他回答,是爸爸取的,古代一本书里男主角的名字。“这个男主角一直在追求理想的生活方式。”世之介铿锵有力地向老师说道。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