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的
7 are following
98 articles
露子

大過年的,有什麼關係?

「年味」之外的重點依舊是生活。

生一回º YOLO

用50個字寫一個故事|敬業

心的豐富,才是真正的財富

毛毳

【詩】陰天

總會有那麼幾日 天空萬里無雲 眼底的世界 飄著綿綿細雨 遲來的春雨染上暮秋蕭瑟 窒息地陰霾撕碎張張歌譜 揪緊衣襟 也無法張口放歌 迎來屬於自己的黎明

毛毳

【詩】操弄

風吹過雨淋過 相似的情節 握在手中 不想放過 讓你哭讓你笑 讓你氣急敗壞地吼叫 在絲毫不影響的情形底下 又輕飄飄地 抽身而走 像不曾來過

毛毳

【詩】麻木

已經忘記去拒絕 默默接下的一切 是呼吸 是生活 是三餐 是看見人群微笑起 僵硬的臉 習慣起 不習慣的一切

毛毳

【詩】亂

心底裝著紛擾 靜不下 忙不來 亂糟糟 將要停擺 此一時 惦記著東 那一會 又放不下西 雜物撞在一起 拆解不開來

毛毳

【詩】慕容沖

若念舊情 何來有情 浴火的鳳凰 燒得連灰也炙熱的滾燙 帝王家總無情 不過是為了折彎 翱翔鳳凰的一身羽翼翅膀 才贈與衣裳 帝王家總無情 不過是為了掰斷 從不低首的頭顱彎腰臣服 大肆植上竹林梧桐 鳳皇兒 鳳皇兒 若非梧桐不棲 若非竹果不食 念念你我舊情 留下的只有 一生的恥辱難平

毛毳

【詩】不留

不想留下任何足跡 隨時想逃離 收拾起的東西不多 背起就能離開 不想留下任何印記 隨時留著後路 站在最外圍的邊界 跨步就能轉身 什麼也不留下

毛毳

【詩】落葉

就只是一片落葉 礙了誰的眼 走過跟前 還得踩一下 才能通行向前 就只是一片落葉 風吹過 飛起不過曇花一現 渺小到雨打風吹 就零零碎碎 就只是一片落葉 說堅強不及大樹新生枝椏 說脆弱不及嬌嫩的花朵 就只是平凡無奇的 一片落葉

毛毳

【詩】分心

天剛亮起 翻了兩頁 秒針轉了幾圈 再翻了兩頁 分針轉了幾圈 伸了個懶腰 打了個哈欠 無法克制伸出手 向旁點開了頁面 滑過了解鎖按鍵 一抬頭 天已將昏昏欲睡

毛毳

【詩】鬧鐘

床板在震動 隨手一按關上 短暫的平靜 連自己也沒意識到不對勁 下一波 蕩漾起的波動 響起微弱的警告 直接翻身無視 拒絕接收 反反覆覆 誰先投降 是那再無動靜的鬧鐘 安安穩穩跟著入夢鄉

毛毳

【詩】疲倦

叛逆的靈魂 固執的眼神 想要去闖一闖那難開的門 噓唏的太息 煩悶的心情 何時才有出口 在無盡的碰壁以後 消磨了稜角 磨平了魯莽 只剩下 隨意找個所在 喘息歇腳

毛毳

【詩】拒絕

杳無音訊 石沉大海 等了又等 給了時間再延長 輕飄飄地 來了一句 轉交查閱 若接受再回電 以為是曙光 殊不知又是另一個漫長等待的開端 彎下的身板 放低了姿態 最終等來的 依然仍是從這端先發出詢問 得出沒消息就是 拒絕的答案

毛毳

【詩】比

計較著每一樣 無關緊要的小事情 都想勝過 即使沒有彩頭 沒有歡呼 沒有欽羨的目光 比拼著無所謂的東西 已經成為常態 而不得不做 即使沒有彩頭 沒有歡呼 沒有欽羨的目光 甚至到最後 也沒了 當初 勝過之後的喜悅 卻依然還再 想要贏些什麼

毛毳

【詩】不改

認定了就不會改變 像台遵照指令的機器 一步 一步 都在按著原來你想要的模樣進行 看不見 暗示 看不見 越來越嫌棄厭煩的眼神 就只是 固執地 照著沒有更改過的命令 遵守著 可笑的諾言

毛毳

【詩】傾倒

任人丟入 想丟入的一切 只進不出 慢慢堆積而上 不言不語的接收 吐不掉 逼著吃下 還得微笑 當個盡責著 垃圾桶

毛毳

【詩】普羅列塔利亞

教條上寫著世界就著麼大 給了什麼 就接受什麼 反抗是在宇宙之外 沉默不是不想說話 是我不明白 也是理所當然的 越出了框架 就必須格式化 明眼就能看穿的兩個世界 若從睜開眼 就長這模樣 說有錯 就成了奇怪的答案

毛毳

【詩】逆光

向著太陽 卻什麼也看不見 追逐地太久 停下來變得理所當然 沒有終點 只有刺痛的雙眼 世界開始轉黑 下起滂薄的大雨 和不復的晴天

毛毳

【詩】過去

總會過去的 在樂音響起時 在拍子打起時 在仰起首開啟口 試著唱 唱著唱著 放聲大唱 唱過 沙啞的喉音 吞入平生的不如意 即使 倒頭就睡也無所謂 畢竟 總會過去的

毛毳

【詩】遠去

夜晚開始轉涼 寂靜的街道 連路燈都只亮些 微弱的橘色光芒 薄外套 有點不夠禦寒 還未想到炎炎夏日原來不知不覺 遠去 遠去又遠去 沒有告別 寂寞的遠去 在這夜晚底下 在這微涼的夜晚底下 寂寞的走遠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