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
5 are following
15 articles
香港紀事

致命工傷|判罰資料庫 統計五年近200判刑 一條人命最低罰 $4500

《集誌社》記者翻查過去五年,共 197 宗致命工傷的判刑紀錄,發現從未判過最高罰款,最低一宗罰款個案涉工人墮樓,承建商只被罰 $4500。統計資料顯示,有十公司屢涉致命意外,其中金門建築被定罪次數最多,有五次被定罪,涉五宗意外,釀五死七傷,共被罰款 52.9 萬元。金門現時被發展局取消投標資格至明年初。

liumei

受伤

嘴唇伤好大个口子

liumei

【工作】受伤

后附烫伤处理方法

多数派Masses

锐评|三问武汉工人之死

为什么明知5月10日武汉会有雷暴大风天气,却依然安排危险高空作业的工人上工?高空玻璃幕墙保洁是高危工种,两名工人平时的劳保措施都到位了吗?为什么工人家属前来了解情况、讨要说法,却被无故殴打、抢夺手机、甚至抢夺死者尸体?

服务业劳动观察

一名环卫女工的自述:工作、家庭和被车撞死的环卫工哥哥

美国人类学家罗宾·内葛:“如果你幸运,你可以一辈子不需要呼叫警察,你可以一辈子不呼叫消防员,但是你每一天都需要环卫工。”

服务业劳动观察

观察周报06|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官方的焦点提案与消失的民间“盟主”

导言:外卖骑手,毋庸置疑成为了2021年的“两会”的重大焦点之一,如何为外卖员等新兴产业劳动者提供一个完善的保障体系成为多个人大和政协提案的核心。但与此同时,长期为骑手群体代言发声、甚至屡次怒怼平台剥削的民间“外送江湖骑手联盟盟主”骑手陈国江,却在两会前夕2月25日被警方拘押,迄今失联。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一边是焦点,一遍是噤声。

服务业劳动观察

行业剪报05|网传北京外卖“骑士联盟盟主”被抓, 此前曾质疑饿了么“春节奖励金忽悠骑手留京”

​导言:“行业剪报”关注基层服务行业动态,为你呈现与服务业劳动者利益息息相关的核心资讯。本期剪报摘取2021年2月份核心新闻。28日,网传网络知名“饿了么”维权骑手——“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疑似在北京租屋被抓,失联已近48小时。此前他曾连发视频抨击“饿了么”忽悠骑手奖励金。

服务业劳动观察

外卖员的法律战:工伤意外频发,骑手如何认定劳动关系、获取工伤赔偿?

2020年12月21日,北京一位外卖员在送餐过程中猝死,在其家属寻求工伤相关的赔偿责任时,外卖平台“饿了么”称与骑手并无雇佣关系,家属通过外卖员给自己投保的人身意外伤害险,仅获3万元理赔。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曾在2019年做过一次关于职业伤害保护的调研,调研对象为在北京的...

服务业劳动观察

观察周报03|非劳动关系用工:单一工伤保险解绑扩面,带来几分劳动保障?

导言:近日,新业态劳动者境况,尤其以外卖骑手为主体的工人群体,得到公众罕有的热议。高热度的关注一方面源于这类新经济模式下对劳动者的算法压迫,颠覆了我们传统上对新技术向善的推崇认知;另一方面是,这些领域的劳动者近年来已不知不觉中疾速占据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或我们自身也成为其中一部分),不再是少数,而是绝对多数。

服务业劳动观察

劳动者的工伤指南:遇到工伤,怎么办?

服务业和制造业工人在日常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可能的职业伤害,包括垃圾中的化学品伤害、流水线机器导致的身体伤害、高温导致的严重中暑、锐器或搬运物品中导致的外伤,以及频繁发生的交通事故,都属于工伤的保障范围。严格意义上讲,劳动者在工作中所发生的或与之相关的人身伤害,包括事故伤害、职业...

服务业劳动观察

亚马逊工伤数据曝光:机器人进军服务业,如何加深对工人的控制和剥削?

近年来,越来越多人工智能运用于工作场域,引发了多方面的关注和争论。随着电子商务和物流行业的崛起,自动化器械引入和升级都成为该领域的重要事实。资方斥巨资打造自动化体系,试图用技术抢占商业市场。管理者往往对外宣称:机械化转型是一件多方共赢的事情,工人可以更快配送,工作更轻松;消费者也可以更快收到包裹。

服务业劳动观察

行业剪报02|劳动新策好坏参半,灵活用工或成未来主流,如何保障?

导言:“行业剪报”关注基层服务行业动态,为你呈现与服务业劳动者利益息息相关的核心资讯。本期剪报摘取10-11月份核心新闻,涵盖劳务派遣、特殊工时、共享用工、工伤保险新覆盖人群以及技能人才评价等劳动新政策,亦关注带货主播、外卖骑手和快递员的工作权益和安全保障。

多数派Masses

劳工|工伤不是意外

网路图片文|渊敏编按:昨天广东吴川市政府发布去年9月宏博鞋业有限公司一工人被卷入拌料缸内致死的调查报告。事源工人徒手清理拌料机时,搅拌机突然启动,将他卷入搅拌缸内,致其当场死亡。调查报告指涉事的企业、街道办和工人均忽略了生产安全责任。但把工伤说成是一个“意外”,显然是忽略了工伤作...

杨占青

私企人员工作期间感染新冠病毒是否符合工伤待遇?

“新冠肺炎索赔律师团“就某私人企业员工感染死亡后家属咨询工亡待遇的行政复议书 工伤认定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公司 住址: ,法定代表人: 电话: 被申请人: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地址: 电话: ...

張若水

在夢裏,我的手長出來了

(序) 2018年5月份在蘇州與樂行機構負責人見面時,他問我是否有意願寫壹寫工傷工友的故事,希望通過文字有更多人能關註、了解工傷工友群體。6月份,我受其之邀,有了近距離與工傷工友相處的機會,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認識了阿香。她在舞臺上開心地跳著她家鄉的舞蹈,她缺失的右手,對她的舞姿沒有任何影響。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