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
多数派Masses
maintainer
7 Followers
38 Articles

锐评|请给货车司机留一条“活路”

多数派Masses

从河南农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到金德强“服药警示”,再到赵师傅“割腕自证”,每一次权力的滥用和剥削竟然都要受害者以自我伤害的方式自证清白,能不能给货车司机留一条“活路”?

文化|在中年失业模拟器后——科恩的另外一种社会

多数派Masses

小众游戏《中年失业模拟器》在steam发布之后得到了关注,有网友说它贩卖焦虑,但它得到热议与关注的原因却是真实的:人们活在担忧中年失业的恐惧、贷款与内卷的压迫下。这并不是一天两天或者互联网企业的个案,在资本主义和私有制的宰制下,贪婪、自私与等级分化主导了社会的实际道德,而人本身则被资本当作了换取金钱收益的工具,并且被扼杀了想象力。

多数派的死与生:致读者

多数派Masses

“多数派”在墙内阵亡的4月4日是清明节,一个悼念死者的日子。其实,在过去的八个月中,多数派和大家一同见证了许多逝者、被牺牲者的真实故事:疫情下的死亡阴影,从高楼一跃而下的青年,猝死的、或自焚的劳动者…… 不过,巧合的是,今年4月4日恰好也是基督教的复活节。唯物主义者当然不相信任何神秘力量,但其中的对照毕竟饶有趣味。或许,对进步运动而言,死去之日也正是复活之时。

3

文化|心理治疗的抵抗性何以可能?——标准化及其不满

多数派Masses

或许无论对于在体制内工作还是私人执业的心理治疗师而然,只要坚持精神领域工作的自治性和伦理性,必然会涉及到政治性的维度。如果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精神分析家、哲学家等等所有与人类精神世界工作的实践者充分联合起来,或许是一股无可估量的解放潜力。

Back to All

文化|《觉醒年代》剧终:革命尚未完结,同志仍需努力

多数派Masses

今天,我们如何悼念革命的先辈?是发两条弹幕“这盛世如你所愿”、“泪目”然后继续我们996的、未老先衰的所谓“幸福生活”,还是像他们一样,走到工人、农民、女性和少数民族中间去,和被损害、被压抑者站在一起?

社会|为什么我不推荐你买基金?一个左翼的视角

多数派Masses

2020年3月30日,一名34岁包钢钢管公司炼钢员在7号转炉挡火门前门扔下渣道,随后他跳入高炉。据工友反映,怀疑其自杀与亏损数额较大、负债过多、无法偿还有关。到底亲自炒股的韭菜是如何被这合法的赌场深深困住?

1

劳工|政府“承认”零工了,两亿零工有保障了?还是“保障被剥削”了?

多数派Masses

随着零工越受“承认”,整体经济的零工化会不会离我们不远呢?那么零工就不只是平台劳工的事,我们现在更应该多讨论零工,才可以形成力量,导向一个真正对平台劳动者公平、有益的劳动和经济体系。

劳工|被福利与制度抛弃的零工:连“自由”也是虚假的|零工论自由(下)

多数派Masses

本文延续上一篇的讨论,展现自由的背后隐含的、零工们必须面对的困境,我们借此反思过去十多年的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改革,以及当下零工经济领域的立法实践。

劳工|拥抱自由或困在系统中?当零工谈论自由时(上)

多数派Masses

本文尝试从零工自身的角度出发,解构零工经济“自由”、“灵活”的迷思。零工劳动者们如何理解和体验零工经济的“自由”、“灵活”?这与他们投入零工经济之间的关系如何?自由的背后又隐含着怎样的困境?

转载|无故被公司告知“不能胜任”后,我是如何正面刚到底的

多数派Masses

编者按:多数派一直尝试分析当下社会的劳工问题,然而从分析到行动并不经常是自然而然的,实际的反抗会遇到资本大大小小的反扑、忽悠、威胁。就像以下故事的主角,从拉锯到下定决心跟公司撕破脸,老板会PUA、公司会用各种话术贬低你,这些都是资本到最微观层面的力量。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聆听他人的维权历程,学习如何走出来自我解放,这样的豚骨拉面真香。

2

劳工|打工人调研:银行业普遍无偿加班;保险业外勤保障不足

多数派Masses

多数派打工人协同研究项目更新!一般认为像银行业者和保险业者属于专业技术人员,相对于底层的产业工人和低技能服务业人员属于社会中的优势群体。然而热心读者抱梦沉飞Maverick对银行业者和保险业者进行的访谈发现,他们也必须要面对无孔不入的劳动权益损害,从无偿加班和虚假合同,到零底薪和缺乏必要的保障,从女性从业者缺乏上升空间到被自动化的机器取代的风险。

锐评|关于缅甸的利益与道义——敌友思维裹挟下的中缅关系

多数派Masses

如今敌友思维已经自上而下蔓延到参与评论中缅关系的每个个体,贴标签成为屡见不鲜的做法,政变及军民冲突爆发的原因已经失去焦点,“暴徒”对象为谁已经模糊,取而代之的则是带有敌友思维的互相指责。

1

对谈|弦子:选择去挑战

多数派Masses

最深的反思,和看清局势后对“天真”最义无反顾选择!派派电台的第二期节目请到了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 分享她从朱军性骚扰案当事人到女性权益的行动者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项飙x多数派(下)|娜拉要怎么出走,打工人要怎么活?

多数派Masses

这是派派跟项飙老师访谈的最后一期文字稿。项老师通过讲娜拉的成家和离家来说出打工人和内卷的关系。

1

项飙x多数派(中)|回归是一种规训

多数派Masses

是谁决定了回归和含义和回归的正当性?个体的权力和公共性之间的边界到底怎么处理?移动的权力和纳粹之间有什么关系?话语层面的“回归”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家作为最小的“器皿”服务什么样的体制?希望大家在这期跟项飙老师的访谈文字稿中有所收获。

1

项飙x多数派(上)|从春运的流动看不平等的维度

多数派Masses

给大家分享派派电台访问项飙老师的访谈稿,在这一期里项老师会谈春运、民工潮和新中国成立以来不平等的形成机制的变化。

1

性别|家务劳动不是5万块就能解决的问题

多数派Masses

把家务劳动“有偿化”或“商品化”实际上并不是解放女性,反而是将剥削与压迫进行层层转嫁,加剧了女性间和家庭间的阶级间的不平等,“家庭与市场、公共与私人之间体现出来的性别界限,愈加表现为阶级间的界限”。

性别|过妇女节,要对左翼内部男权逻辑说“不”

多数派Masses

以左翼之名叫嚣着女性自身在社会劳动、家庭、生育领域的异化现象都“不值得讨论”、“是低级的”,都仍然是在延续着“资本家”和“家长”思维。这些左翼内部的“男权”逻辑,需要剖析与反思。

社会|被出售的未来:负债,当代韭菜的自我修养?

多数派Masses

编按:2020年底,豆瓣上的小组“负债者联盟”引起了大众传媒的广泛讨论。三万多豆瓣小组成员,在小组里交流不同信用卡或网贷平台的还款策略、打卡“上岸”进度、讨论应对催收电话的技巧。然而,报道和公众讨论往往更多集中在个人“理性消费”的层面,至多也只是表达对网贷平台泛滥的忧虑,而少有将...

1

锐评|深圳中学“豪华”博士教师团 公立精英教育下的不平等

多数派Masses

文|子姜 上星期,深圳中学豪华的教师招聘阵容在网络上引发热议,2020年,该校新招聘的66位老师中,有21位博士,6位博士后,这些新老师们清一色来自各大名校,除了清华、北大、中科大,还有剑桥、牛津的海归。事实上,深圳中学的豪华教师阵容在2019年便已经引发过一次大讨论,而除了深圳...

转载| 尖椒部落:说好的过年留厂奖励2200,其实纯属炒作

多数派Masses

编按:昨天,多数派昨天的文章追问了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没有回家的打工人们是否拿到政府或是用人单位承诺的各种形式补贴或奖励,我们访谈了环卫工人、快递小哥和外卖骑手。在新经济在媒体上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的时候,不能忘了工厂和制造业仍然吸纳了非常多的劳动力,其中大部分是以非正式的方式被雇佣。

劳工|今年过年不回家,春节留岗的钱你拿到了吗?

多数派Masses

图片来源:https://3g.163.com/dy/article/G0QDSU3E0530I1ON.html疫情当下,在多地“就地过年”的号召里,普通的打工人能和家人团聚在春节吃上了热腾腾的团圆饭已经是一种奢望。多数派在春节假期中访问到了两名在岗工人,保洁员的开心阿姨和快递员小冷,请他们讲讲不能回家过年的感受。

1

劳工|“善意欠薪”、“恶意讨薪”:困境中挣扎的农民工

多数派Masses

图片来源:知乎文|泥瓦匠赵师傅 今年,能够和亲戚在大年三十的电视机前吐槽了无生气的春晚节目的人,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一场疫情,令在外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工难以轻松返乡,不少人的春节仍然是在岗位上度过的。然而更加困苦的,是在严寒下奔波讨薪的农民工,他们或是夹在项目投资方和包工头之间被踢皮...

对谈|项飙:从春运式流动到娜拉出走,多维不平等、回归话语与家庭复杂性

多数派Masses

大家好,这里是第一期派派电台。在这一期节目里,我们邀请了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学会的社会人类学研究所所长,项飙老师,来与我们聊聊流动、疫情、家庭等话题。以下是话题概括的时间点:00:38 春运式流动的变化:从城乡二元差别到多维度不平等12:12 从50年代到90年代,城乡与体制内...

转载|调查报告|疫情下的流动工人:生活工作与日常经验

多数派Masses

作者|曹昂,逸群,丁丽,杨琼,小郜,范范,利群,阿朱,小西,小青 节录转载自湃思想市场一、研究背景与调研方法2020年新冠疫情改变了人们生产、生活上的原有秩序,“抗疫”“隔离”“口罩”“健康码”等等都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联合国《全面协调应对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

文化|为什么我们突然需要“阳刚之气”?

多数派Masses

文|木翮 近来,对于全国政协委员的“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提案,教育部给出的回复是:“适度改进体育教师教学方法、形式,更多注重学生‘阳刚之气’培养”。此回复迅速引起网络空间对于“阳刚之气”、“教育”等议题的讨论,其中不乏有反对者提出对于“阳刚之气”的倡导会加深保守的、二元化的性别...

文化|字幕组消失的背后:谁的版权与信息自由

多数派Masses

文|星际大盗史派克 人人字幕组被“依法”处理了。在这以前,是近十年来一众知名BT中文资源网(如BitTorrent中文网)及字幕共享平台(如射手网)被关停。2019年胖鸟关站时,也曾引起网络上短暂的哀鸿遍野。作为中文世界最具规模的字幕组,人人消失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也就不难理解。

1

劳工|“打工人”有力量: 一个协同研究项目邀请

多数派Masses

月初,多数派曾发布一个打工人联合倡议书,指出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在当下中国事实上面临共同的困境,由此我们号召大家,除了积累愤怒,还要行动起来,凝聚力量,积极寻求改变。为了将这一倡议落地,今天,多数派发起一个新的协同研究项目。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希望去分析当下中国各行各业劳动者的劳...

劳工|工伤不是意外

多数派Masses

网路图片文|渊敏编按:昨天广东吴川市政府发布去年9月宏博鞋业有限公司一工人被卷入拌料缸内致死的调查报告。事源工人徒手清理拌料机时,搅拌机突然启动,将他卷入搅拌缸内,致其当场死亡。调查报告指涉事的企业、街道办和工人均忽略了生产安全责任。但把工伤说成是一个“意外”,显然是忽略了工伤作...

性别|社会主义的彩礼改革

多数派Masses

最近几年来,与女性相关的话题,总能引起激烈讨论。两周前,网络综艺节目《奇葩说》提出辩题“我是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很快引起热议。截至目前为止,这一话题已有六亿多次阅读,十几万讨论。对这一辩题的讨论,主体大多围绕着“独立女性”展开。微博上获得最多点赞的一条评论写道,“那么独立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