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
8 are following
29 articles
香港紀事

大坑西邨|重返現場助邨民 甘仔憶第一代老街坊的長期抗爭

這場抗爭由 1984 年開始,他們曾到立法局外「露宿」,1987年的某日,甘仔路過碰到這一幕,陪同他們請願;邨民一直持續到東亞銀行總部靜坐、在天星碼頭收集市民簽名、到港督府、候任特首辦請願。至 2000 年代,隨著參與村民一個個離世而漸漸告終。他們在 20 多年間以不同方法發聲,全都無功而還。甘仔形容,他們「爭取到死都未爭取到應有權益」。

香港紀事

大坑西邨2|60 戶拒遷出被控告 街坊:逼遷不公義 平屋:會追討損失

翻查資料,大坑西邨居民權益關注組,去年六月底至七月初,訪問 317 戶邨民,逾九成半不滿現時的回遷方案、以及認為未有妥善安置。今年初,平民屋宇向 60 戶發出傳訊令狀,指他們佔用單位,要求遷出、付訟費,有原本抗爭的居民選擇離場,最終平民屋宇則對留守的 20 戶啟動法律程序,當中包括 Tony 的兄長。

香港紀事

大坑西邨1|預了破產、瞓街 堅持抗爭直至被抬 最後留守者:要講出自己所想

周日(10 日)下午,遊人在大坑西邨地下拍照遊覽。「噹噹!噹噹!」民康樓六樓突傳來巨響,在一個掛起「要安置」裝置的露台,郭基權冒出來,用木條敲打寫有「冤」字的不鏽鋼兜,吸引樓下一班遊人和記者注目拍照。「那天很多遊人和記者前來,我便吸引他們注目,希望他們將大坑西邨的聲音帶出去。」郭基權說。

香港紀事

大坑西邨|追蹤半年 三位街坊覓屋記 九旬黎伯獲體恤安置 兩老住戶仍徬徨

大坑西邨即將重建,今年三月是街坊搬遷「死線」,管理屋邨的平民屋宇公司,提出安置方案僅派津貼,並無居所重置安排。《集誌社》去年七月報道街坊困境,91 歲獨居的黎伯,當時找不到落腳點,對前景徬徨;73 歲侯先生,找了七個租盤,無一願租予長者;73 歲的羅太,要照顧 103 歲母親,難覓像公屋一樣、有騎樓連廁所的單位,讓她替坐輪椅的母親洗澡。他們都期望,政府安排「一屋換公屋」安置。

JC

烏克蘭戰爭:自由世界的無窮支票

反思了西方國家對烏克蘭的持續援助及其對戰爭持久化的影響。文章透過諷刺的筆觸,批評了自由世界在烏克蘭戰爭中扮演的角色,指出援助雖出於好意,卻可能無意中助長了戰爭的延續。同時,文章也強調了戰爭對普通民眾生活的影響,特別是在面對生活成本上升和經濟壓力的背景下。最終,文章呼籲尋求和平解決方案,以真正結束衝突並促進烏克蘭的重建。

張慕瑾

深水埗重建專題 (五)【未諮的將來】

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年初在網誌透露深水埗重建範圍,具體資訊卻遲遲未見。民間只能憑局方發放給業主和租戶的問卷、及參照「油麻地及旺角地區研究」(油旺重建)經驗,逆向推測未來的重建藍圖。記者落區採訪時,接觸到的街坊,包括業主、租客、商戶……大部分對「重建」並不抗拒。他們憂慮的,是重建後的深水埗,還有沒有他們留下的空間。

張慕瑾

深水埗重建專題(四) 【新舊交匯的獨特風景 重建後會否僅剩軀殼】

重建研究的範圍,包括為人熟知的基隆街、鴨寮街、大南街等。市建局在相關資料中,亦有提及「文創產業」。有商戶表明支持,甚至說期盼重建後,這兒會變成「另一個中環」,與此同時,有學者及商戶則擔心,市建局會把裕民坊、囍帖街的模式複製貼上,最終令深水埗的獨特性消失,變得虛有其表,「不是來自社區的嘗試或者需要,而是他編排了……那不是一種有機的形式。」

張慕瑾

深水埗重建專題 (三)【未被聆聽的少數族裔聲音:這是我的家、我的社區】

在深水埗的大街小巷,經常都見到非華裔居民的身影。有老街坊直言「阿差(泛指印、巴裔)很少搶東西,反而越南人(品流)複雜」;亦有年輕居民說,會少到某幾條街,不諱言是因為較多南亞裔人士聚居。不應否定的是,少數族裔也是深水埗的重要生產力。走訪區內部分少數族裔,他們都表示,多年來依賴這區較低廉的租金,經營小店自食其力,不過近年租金上升,經營已越見困難。他們都說,假如要重建,應該只能離開。

香港紀事

油旺重建2|築城市天際線 擬建五幢摩天地標 勢屏蔽通風走廊

天文台去年錄得香港「熱夜」(全日最低氣溫為攝氏28度)日數為 52 日,是有紀錄以來第二高。研究指出,目前油尖旺目前為熱夜重災區之一。若重建為油旺建築物加高加密度,又會否令油旺街坊更焗更熱?如何規劃才能讓油旺成為真正「宜居」之地?

香港紀事

油旺重建1|避風塘孕育草根商店街 重建或成百年老店終章

在油麻地果欄與百老匯電影中心之間,一段新填地街有兩間百年老店落戶。百年木器店「泗祥號」與鋼鐵五金店「蔡同盛」,最初因避風塘而生,隨艇戶文化與社會變遷,在新填地街紮根,構成獨特、有機的基層街道文化。

香港紀事

深水埗重建|全港四分一戰前唐樓 落入規劃範圍

今年二月,市建局宣布即將展開「深水埗地區規劃研究」,目標範圍正是密集舊樓群。市建局稱範圍內有 1,800 幢大廈,但未公布發展名單。《集誌社》記者統計發現,區內最少有 820 幢樓齡達 50 年的舊樓,而「戰前唐樓」則有 24 幢。大型重建迫近,這些最古老的「香港製造」唐樓,何去何從?

張慕瑾

深水埗重建專題(二)【待價而沽的業主,與 no stake 租客】

落區採訪期間,和一些居民說起重建,他們都說是好事;但亦有居民說,這一區自有特色,有其「好住」之處,對重建不感興趣,也不想走。有業主則笑言,市建局要收齊業權需時,「我那一代根本無機會見到」,但說到是否願意賣樓,則簡單得多,「價啱即放」。

張慕瑾

深水埗重建專題:(一)【序:他們眼中的深水埗,和市建局眼中的深水埗】

區外人總覺得深水埗「亂」─── 治安差,連區內居民亦笑言,這區是「國際大刀會」,「劈友」是常事。有居民說,這個舊樓林立,橫街窄巷縱橫交錯的老區,很不宜居;但也有居民說,在這已住慣住熟,若要他搬離,反而無法適應。今年 2 月,市建局刊出網誌,表示將會展開「深水埗地區規劃研究」,當中透露了重建範圍,約七分一個深水埗,受影響人口預計為 10 萬人。

鄒頌華

死場不死 皇都戲院商場

這是我其中一部胎死腹中的作品。早在香港的傳媒廣泛報導死場(門庭冷落的商場)之前,其實我和幾位朋友在2020年底時已寫好一部關於北角區死場的書,並取得某個撥款,準備赴印於2021年3月出版。可惜因為一些很荒謬的原因最後難產而死。制度的崩潰不只是影響政治經濟民生,連文化歷史的紀錄也無一倖免。大概,他們就是不想你留有任何紀錄。實在不想自己的心血就這樣淹沒在一埋檔案中,現分批上載,立此存照。

五小孩逛遊記

Placemaking 是什麼?地區的「個性」也可以改變?

地區經重新塑造,除了能吸引遊客,帶動經濟,另一方面亦有助團結社區內的居民。

人間世

漫步香港系列 01 | 冷落的繁華街

這個也許繁華一時的街區,現在很冷落,未來去向不明。

根叔|gunshock

Sentimental Nostalgia

Happens, Does not Heal tho

9樓C室

堅離地城市審美觀——讀《流動的大都會︰黎辛斯基的城市規劃再思考》

都市主義者以供應取代需求的城市改造計劃不外乎是一時衝動,以為祭出實際上遙不可及的願景,便能用自己認為對的方向大搞一場。身為都市學學者,作者主張發自公民由下而上的規劃過程,湊合市場機制調節,即使這說不上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不過起碼建造出來的社區是有機、有生命力甚至有思想的。

閣樂

觀塘重建:從裕民坊小巴說起

一直以為「裕民坊」是觀塘市中心的一個區域,後來才知道它其實是街道名。這條街有許多小巴站,通往附近山上的住宅區,例如秀茂坪。住在山上的居民會先乘搭小巴到觀塘,再前往地鐵站。所以每逢返工放工時間,小巴站的場面可謂「壯觀」:幾條小巴路線的乘客並列一起,形成幾條人龍,區外人大概摸不著頭腦應該到哪裏排隊。直至兩年前,地區團體想出方法解決:在地下貼上膠紙,區分人龍。後來,區議會將膠紙改為油漆,成為正式措施。

鄭立明

十塊錢的逃亡計畫|走過921 | 11

一、 我在邵族認識了個朋友,大家都他叫巴信。最初聽說這個名字與邵語十塊錢有關。邵族和台灣其他原住民一樣,並沒有一般意義上的文字,而不熟悉羅馬拼音的我,隨手把它寫成「巴信」,自然是因為方便之故。其實更近似的音,是台語的去聲字「目」,也就是目睭的目;不過這個音既不容易發、又不好記,所以久而久之,也就目信、巴信不分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