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關係
馬思高
maintainer
23 Followers
58 Articles

已經戒掉的壞習慣(好啦,不是「男人」的錯)

於琛琛

藉著自我的經歷剖析30代單身女性在感情上的某種(壞)習慣,請勿任意對號入座,因為不是在寫妳,不過如果已經坐下去倒也不必起來。

2

妳碰上 PUA 式的情侶關係了嗎?了解何謂情緒勒索、操控女性意識

LEGERE里格

什麼是「PUA」?這是 Pickup artist 的縮寫,源於 1970 年代的美國,原意講的是男生該怎麼在酒吧搭訕女生,進而快速地進入親密關係,用更直白的兩個字就是「把妹」。PUA 這三個字後來的發展跟原先差異極大,大約在 10年 前在中國被魔改,由最初的正正當當怎麼在酒吧搭...

男女關係怎樣才是幸福

渄渄

一段男女關係怎樣維繫才是幸福?改變自己?執著?別難為自己...

男士 Office 365 的日月精華

奧斯汀的日光

不如把握人生每個精華 - 無法改變他人,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

Back to All

未命名

渄渄

男人真的很難捉摸, 他們是怎樣對待曾經愛過的人?男人的感情是重感情還是冷漠

「距離產生美感」的美感,遠距離戀愛和我想的不一樣?

voffair

距離產生美感?若談到感情這個議題時,「距離產生美感」這句話你應該有聽人說過?你認同嗎?或是你剛/曾經受傷,想要大喊距離是個爛東西,何來的美感?距離式的美感可以有很多樣貌,但卻都脫離不掉「想像」或者「期望」兩個字。今天這篇文章會用四個實際案例來解析距離在感情當中的作用,距離的長短...

婷駐妳心人生相談室

慣性貶低與嫌棄的兩性關係

射手媽咪婷婷

真正相愛的兩人,為何總會有人慣性踐踏另一方?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5 第一時間

浩川

在樂熙的所知範圍裡,會正式舉行訂婚儀式的,除了非富則貴,就是背景傳統,遵從一切習俗的家庭。看那些照片的排場,樂熙確信貝盈的情況兩者皆是。再細看照片中她的笑靨,不難感受到她的幸福。貝盈的畢業,應該是上一年吧!那她理應已是凌太太,為何現在卻在這地方獨居?又為何,她如此不快樂,卻沒有未婚夫在身邊?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後記

浩川

記憶之中,似乎在不同的地方也都說過了,但既然是後記,也不免俗在這裡說一下。其實《咫尺之間再戀上你》這個名字,有個直接得毫無誠意的前身就叫《初戀情人》。而在《初戀之前》,這個故事其實只不過是一篇blog上的超短篇,甚至本來就只一篇。當中的他與她,沒有名字,就是男孩與女孩。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浩川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咫尺之間的牽掛》#03 妳活得好嗎?

浩川

改期通知,一般不是約定時間之前發出嗎?之後才傳這一則訊息,是忙昏了,所以時間觀念混亂?抑或跟他一樣,根本忘掉他們原來約好?又或許,是有人失約,對方等得久了,卻諒解地主動提出改期?是因為不想失約的人慚愧?有這麼複雜嗎?樂熙苦笑。他所認識的康貝盈,的確是會顧慮別人感受到這種程度的女生。她總會揭穿一切好事。然後把所有會令人不好受的,一一收藏起來。或許因此,他才會更忘不了她。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浩川

他跟她認識很多很多年了。時間久得偶爾憶起二人昔日相處,腦袋裡的片段也會模糊不清。不過,樂熙記得很清楚,貝盈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縱然他跟她當年的關係,在互相剖白過後便行人止步。原本舉家移民洛杉磯的貝盈,近幾年已返回本市生活。他跟她,早就應該有很多重逢見面的機會。然而,樂熙卻總是藉詞爽約,使重聚一再告吹。這樣做的原因,很重很重,沉重得此時此刻想起,樂熙立即便後悔剛剛跟貝盈約定了午餐再聚。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浩川

韓樂熙有兩個不知算好抑或壞的習慣。首先,就是不愛直接通電話。本來三言兩語,前後不到三十秒的通話,他寧可花一兩分鐘打訊息。除此以外,差不多十年來,他都總愛乘搭公車。他就是喜歡公車,如非別無選擇,絕不會另選別的交通工具。打訊息,尤其像此時此刻,正在坐公車的時候,記不起何時開始,成為樂熙的上佳娛樂。然而,他願意發訊息的對象,其實一點也不多......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浩川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韓樂熙站在港鐵月台上,舉起手,大力揮舞。「再見!」 已站進鐵路車廂的康貝盈,靠在車門旁,沒好氣地斜睨他。「再見!再見!」樂熙像個頑童,動作浮誇得可以。「你只有一程車時間喲。真的在這裡說再見嗎?」貝盈差點沒翻白眼。

1

殺句-無恙

斐造

如果一個人已沒有心,你幹嗎他也視若無睹,哪怕費盡心與力也徒然。如果一個人還沒冷血,你不賣苦情搖尾乞憐,餘下點點星光足夠復燃。如果那個人依然沒變,你哭了他會隨之流淚,一切都是強說愁與自憐。超脫了劃地自限,擺脫掉自我被害妄想,轉到他的角度去。然後,一切無恙。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9 再戀上你(最終話)

浩川

當年他錯怪小藍,自以為大方的退出,卻原來親手放棄了她,她卻特意回到他身邊,把第二次機會送他!原以為自己一直在付出,卻其實一直在坐享其成。從來都認為自己懂得珍惜,卻原來只在不停的錯過!五十二封信,每封最少有三張信紙,總共有近二百張紙。一紙兩面,加起來是差不多四百頁的文字!阿赤從來沒有想過小藍會寫下那麼多的中文字,正如他不曾想像過她和綠凝由重聚那刻開始,便一直在為他安排著那個可一竟然可再的第二次機會。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8 咫尺之間

浩川

小藍來到本市生活是五歲的時候,搖著一頭短髮,活像野孩子般四處亂衝亂撞,大概同一公寓的住客,沒有一個對她的笑聲感到陌生。語言天份高,一時英語,一時顛三倒四的廣東話,偶爾說一大堆身邊新認識的人全然不懂的家鄉話,然而還是她清脆明朗的笑容笑聲最能吸引別人的視線聽覺。她跟她,八歲時認識對方。自相識那天起,綠凝成為小藍的中文小教師,小藍成為綠凝的玩伴和遊樂指導……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6 綠藍紅

浩川

我最清楚阿赤了,就是知道我們也一樣,最不想看見或聽見的就是對方哭起來。我知道阿赤一定仍在想究竟我們第一次見面是甚麼時侯甚麼地方,趁現在多給你一點提示吧。那時阿赤戴著深藍色的厚框眼鏡,只是看鏡片上的圈圈,便知道阿赤是大近視眼!每次我和綠凝說起那時候的阿赤,也總是笑到不行呢。哎呀!忘了已經讓綠凝把信都給你,看過後或許你會立即想起來也說不定。很想很想你,今晚不能跟你吃夜宵,又不能抱著你睡,不知會否失眠?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5 血案沒發生

浩川

就連他自己也忘掉自己曾經也有夢想。也是那夢想讓他當年參加聯校徵文比賽,然後把他跟綠凝拉在一起的。小藍竟然還記得!而且,也是因為他的夢想,她十年多前才會想要開書店!營營役役的在金融機構工作了那麼的幾年,那個昔日的夢想還是不是他想要追求的?阿赤不知道,也大概沒勇氣像綠凝一樣傾盡一切的去追尋那個不知仍是否存在的夢了。他只是感到絕對的窩心。自己早已忘得一乾二淨的事,懷中的女人卻竟然一直為他牢牢的記在心內!

1
魔音樂土

【構思。唯一?】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構思依然是構思,放在一角也只是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了。於是,我覺得,或許可以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以領他回家讓他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他養大?

魔音樂土

【構思。完美?】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構思依然是構思,放在一角也只是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了。於是,我覺得,或許可以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以領他回家讓他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他養大?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3 尋找失蹤兒童

浩川

「你不是說在找失蹤兒童嗎?」小藍理所當然的說:「現在找到了,不是嗎?」現在找到了…阿赤不知怎的,從簡單不過的這幾個字之中,似乎聽到一些別的意思。「現在找到了,」小藍重複似的說:「那要怎麼辦?」要怎麼辦?阿赤感到自己在被引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向小藍走過去,同時也像在向十年前走去一樣…腳下水花四濺的,街燈淡淡的黃光下,一直在笑的小藍彷彿圍繞著微細卻耀眼的光芒。怎麼今晚的小藍變得不一樣了?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關再戀上你》#12 重新開始了嗎?

浩川

「知道我們之間是真正的完了,我當時的眼淚都是真的呢。」綠凝收起嬉笑的表情,換上了一點點落寞,幽幽的說:「畢竟我們一起那麼多年了……謝謝你。」綠凝說:「對不起,我不辭而別。」「對不起…」阿赤認真地說:「這應該是我要說的台詞吧。」綠凝沒說話,靜待阿赤把話說下去。「再見妳,跟妳說起從前,我想起來了。」阿赤苦笑說:「我知道妳為甚麼要離開我,為甚麼要以那種方聲跟我道別,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1 消失了的心跳

浩川

「妳像在誘惑我呢。」有感而發的,阿赤這樣說。「誘惑你會直接把你抓上床哦。」小藍竟還在吃吃的笑!「妳在考驗我的忍耐力。」阿赤苦笑說:「妳自己也常常掛在口邊,我很久沒有女人了,會突然表露『狼性』也說不定呀!」「就是知道你不會……」小藍的聲音混雜著潺潺水聲,含糊地傳來:「你是…最…的人嘛。」「妳說甚麼?」阿赤失笑說:「在洗頭便不要說話,洗澡時給水灌進口中哽死的,一定是本市有史以來的奇聞。」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0 為何研究我?

浩川

跟很多幻想故事情節一樣,「封印」真的不可以隨便打開,當封鎖的一切給掀開來時,所有事似乎也不再一樣了。阿赤想起小藍,也終於從沉思中暫時醒過來,想起今天原本要跟小藍說出他的心意,可是如今還可以嗎?他有著一些會讓身邊人失望,但他本人卻完全不自覺的東西。如果和小藍再一次走在一起,那會不會讓她如綠凝一樣的失望,然後那份失望會令她選擇離開?他不敢再想。過去一年,甚至一年前的十年間,阿赤從來沒有像現在般迷茫過。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9 一個儀式

浩川

怎麼明明是綠凝的房間,卻先送來小藍氣味的錯覺,然後又出現一大堆小藍鍾愛的顏色?阿赤自然而然的抱起盒子,細看那些信件。信和信之間有被擠壓的痕跡,似乎是長期堆在盒子中,而中間沒有空隙所引致的。但儘管信很多,卻只是半滿而已,大概不會被擠得留下痕跡吧。或許綠凝在離開之前,把其中的一半拿走了?但既然已拿走一半,為何不整個盒子帶走?看著那些信,阿赤不知道是否應該把它們送還給綠凝?還是先看一下內容?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8 要吃自己了

浩川

就在阿赤身子開始麻痺得沒有感覺時,小藍像小綿羊似的捲曲上身,把阿赤兩腿當成枕頭,兩手交疊的墊在腦袋下,似乎睡得更甜了。阿赤雙手不知放在哪裡,又怕車子搖動起來小藍會一骨碌的倒往地上,惟有把手輕輕虛放在她的肩頭,穩住她的身體。這個坐姿真有點累人,不消十分鐘,阿赤兩手已經僵直了。然後他的手感到軟軟的溫暖,小藍原來枕在頭下的其中一隻手伸了過來,拉著阿赤的手繞過了她的纖腰。她跟他的手就在她的腰間互相緊牽著…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7 默契

浩川

『我偶爾喜歡不穿衣服睡,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回應跟之前一星期多所收到的,明顯在「語氣」中改善多了!阿赤咧嘴笑了起來。似是而非的冷戰,終於可以結束了吧。『謝謝妳裸睡的習慣!』連他也不察覺,自己似乎樂透了。只一個短訊,阿赤的心情就瞬間好轉過來。真神奇!『謝謝?阿赤你很色呀!』看來小藍是真的不再生氣了。『對呀!妳又不是不知道。』阿赤開心得自己也給嚇一跳了。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6 回家吧

浩川

到底怎麼了?為何小藍那麼緊張他跟綠凝的事?如果她真希望他跟綠凝再次走在一起,為何剛才又突然認真起來?認真得異常的語氣,令人感到她根本就不想他跟綠凝真的上床了……阿赤真的不知道小藍在想甚麼。更加不知道自己因何氣惱。或許是因為小藍的多管閒事刺中了他的痛處吧?又或許他根本不想小藍一而再三的介入他跟綠凝的事之中?如果他跟綠凝再走在一起是因為小藍的話,那以後他應該以甚麼樣的態度面對她?

【殘忍。慎入】把另一半送上斷頭台

浩川

一大堆的人格障礙,在現世其實愈來愈常見易見,是可以理解的,大家也懂。這沒甚麼,只要願意接受,便可改變。過程或許不容易,也需要點時間,但一起努力不孤單。只不過首先要當事人明白和接受自己是病了。否則,連自救也不願的人就去死吧!太多的不願承認,甚至根本享受那病態當中,不自救的人從來都沒誰救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