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群体
Matty
maintainer
4 Followers
7 Articles

上海疫情援助实录:困难民工、志愿小组与劳动节

Philosophia哲学社

令人震惊的事实是,2022年5月1日的上海,许多身处上海的劳动者正在饥肠辘辘盼望解封。仅4月30日到5月1日,笔者所在的民间临时互助小组就收到了296条在沪外地民工的求助信息,经筛选可能需要解决的需求196个;当天完成的配送共19次,受助者共271人。这仅仅是经志愿者通过各种渠道核实、筛选出的最紧急,最需要帮助的个案,在此之外,不知还有多少不懂得使用互联网求助的务工人员正在盘算最后的剩余物资。

2

黑暗中,他们需要被看见

阿布拉赫

这个主题,我一直想不到要写什么。衣服倒是不少,不过大部分是参加各种马拉松比赛的战袍,多到成为负担,送人一些、咸鱼捐掉一些,留下的,仍然穿不完。可要说有哪件值得大书特书,一时之间,确实想不到。直到今天早上看到@過客收藏家 的文章,突然灵机一动,“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5

同行極珍貴

米高與小狗ThankYou

在 @tanlikming陈力名 的Facebook看到這兩句話,令我思考了一整天。過去,我很重視成就及成敗得失,生活的圈子內,其實都是這樣的比拼比較的朋友。這幾年在工作上退下前線,做著一些基層的工作,不再是站在行業前排的領頭羊,改為教一些長者使用手機;有公司捐一些舊電腦,便...

求助和遗忘:残障人士的“隐形”抗疫

新视点lab

采访 鄢佳亦 杨璐 阮庭萱 尹舒薇 撰文 鄢佳亦 编辑 俞梦雪 五个小时,4000多次转发,祥斌的微博后台,提醒他收到消息的红点数字不断扩大。六年前,祥斌的妻子突发脑出血导致重度残疾。2019年9月,脑出血复发,她在医院接受了开颅手术。

Back to All

diary3.18

hiwindmill

新洲区刘集精神病院的病人们之中,有不少人抗拒洗澡,不愿脱衣服,还有的喜欢穿别人的衣服,有的人在炎热的夏天给自己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裹一身长袖衣服,据院方的说法,她们感受不到体温的变化。被隔离在并不提供盥洗室的车库内数日之后,父亲受指使强行要求我上楼去洗澡,一言一行像极了精神病院里...

关于我个人情况的说明(兼答与我沟通的各位社运人士)

王庆民

诸位社运人士: 为便于你们简单明了的了解情况,我就逐条的讲一下,现在脑子很乱,可能写的不很清楚明白,就这样能看大概意思就行了。1.虽然我的事情许多已经过了很久,但是我受到的伤害持续至今。就像在2008年和2012年在滑县和新乡市发生的事情,却在2014年的济源市(离那两个地方数百公里)再次造成恶劣影响。

我就歧视你了,怎么着?

C计划

上一篇文章,我们和小伙伴们聊了聊,到底怎么判断一个区别对待是合理的还是歧视。那今天,我们继续来聊聊这个选择权的问题。依然全是干货哦!文|蓝方 先来思考这样两个命题(对不起河南小伙伴,再委屈你们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 1.某地公务员招聘,提出不招河南人,因为觉得河南人不实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