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权益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0 Followers
34 Articles

象牙塔暗处的后勤工人|工劳小报 #11

工劳小报

这几天一直在做志愿者的周珊在与滞留者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大家不想回家的理由各异,有人因为手机和身份证在露宿的时候被偷了,坐不了火车;有人不想承担几百块甚至上千的隔离费用;有人没带够衣服,而老家的冬天太冷,如果回去就被隔离,不知如何是好。也有人因为老家村民不愿意让自己回去,怕他们带病毒回去影响老人和孩子……

1

企业爆雷 员工牺牲|工劳小报 #10

工劳小报

这种背景下,人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姓名、关系,“隐姓埋名”进入一家新公司上班赚钱。只是走了之后,本该积累的人脉关系,却因为竞业而变得“避讳”——毕竟你不知道谁会“举报“你。张杰离职后,曾经给老板发过信息,只有一句话:老板,你叫什么呀?而那个微信,早就停止了更新朋友圈,也没有回复过他这句话。

2

富士康工人的大逃亡|亚洲劳工评论xEli Friedman

做工台

2022年10 月下旬,在中国河南省富士康大型工厂内,关于“大规模新冠感染甚至死亡”的信息和传言引发了大量工人逃亡:由于害怕感染新冠后被困在工厂,他们跳过工厂的墙壁和围栏,试图逃跑回家。什么迫使了工人决定逃离工厂?这个事件有何重要性?亚洲劳工评论和研究中国工人二十余年的学者 Eli Friedman 对话,讨论富士康在中国对待工人的历史,以及为何我们应该将郑州工人大规模逃离看作一个集体罢工的行动。

1

高速上“大逃亡”、毛坯房内打地铺的富士康工人们 | 工劳小报 特刊

工劳小报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1
Back to All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工劳小报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1

老年人在/再就业|工劳小报 #8

工劳小报

运营常常要处理各种紧急情况,这类情况在假期出现的概率更高。“有一次春节放假,我在电影院看电影,中途拿出手机,本来只是想看一下时间,结果正好看到群里有人在发广告,这一下导致我后面电影都没看好,忙着清人了,因为如果不及时处理,我们的群就变成广告群了。”还有一次,夏夏在外面旅游,凌晨1点回到酒店打开工作机,发现有100多个好友申请,疲惫的她强忍睡意,花了半个小时才全部通过。

服务业女性劳动者|工劳小报 #7

工劳小报

越来越多的听障人士在加入外卖行业。谢昌华观察到这样的变化,他2017年在老家河南跑外卖的时候,听障骑手只有零星几个,到现在单平台上注册的听障骑手达到了几千人。去年郑州大水,一些商家受影响停业,单量下降了很多,他跟着老乡,从郑州来到了杭州,还是做骑手。“我们这样没有一技之长的听障人可选择的行业范围少,没办法。”一位听障骑手这样感叹。

货车司机陷在路上|工劳小报 #6

工劳小报

没干几天活,说是疫情原因,材料没有到,又只好停工。爸爸说:“现在这点工程,干的人多,价格太低了,干不到什么钱。但是你不干,还是会有其他人干。”妈妈说:“现在能保得住眼前的生活就不错了,能让大家吃上饭,不亏本就行了。”后来一天早上,C 城检测出来一例阳性。

2

川渝限电又高温|工劳小报 #5

工劳小报

本期小报收录栏目包括工人动态、深度与评论、调查与报告、资源推荐、法律与维权、图片故事和劳动碎语。

毕业季,失业季?|工劳小报 #4

工劳小报

十多年来,似乎每年的5、6月份,都有这么一条新闻会闪过:“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季”。从前,这条新闻都在电视里、网络上,并没有令人有太多的真实焦虑感,但今年,从国家统计局的失业率调查数据中,就业困难已是肉眼即视的窘境了。

2

游走于流水线之间|工劳小报 #3

工劳小报

今年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曾经不可一世的互联网大厂开始裁员,失业的大厂员工的处境成为不少新媒体的关注焦点。而另一种厂,车间、工厂、流水线,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有新闻指出,暑期学生工的工资低落至每小时9元,而高职毕业生们开始不得不选择流水线工作。

高温天讨生活|工劳小报 #2

工劳小报

日头赤炎炎,工人健康谁来顾及?

老去的工人|工劳小报 #1

工劳小报

本期重点:老去的工人难以退休。

【新人打卡】工劳小报 X 工劳快讯

工劳小报

请多指教。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s—Labor Abuse and the Clampdown on Unions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Middle Kingdom Tales

Despite its proclaimed “socialist” system,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always been notorious for its labor abuse ever since the Maoist times.

隐形的多数:化身工人亲历记

三民青年

一篇书摘

湖北麻城:工人绝望情绪爆发 捣毁工厂

中国劳工论坛

坚持工人斗争的出路是组建战斗性工会、通过民主讨论集体决策并团结行动、举行罢工对抗资本家,以罢工瘫痪工厂运作、占领生产据点控制营运、甚至组织起来夺回本来属于工人的工厂和企业。这过程使工人发挥其真正掌握经济的社会力量展示自己才是社会的主人。再进一步,工人阶级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政党来赋予自己一个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政纲,使整个阶级不但可以自己运作生产,更可以运作整个社会。

勇气仍在,希望长存 | 2021年劳动权益事件盘点

恰帕斯东风电台

在这一年里,劳动者延续过去几年的势头,声量继续增强,发声所涉及的行业和群体范围也在扩大。

台湾:美丽华罢工胜利后 要抵抗资方报复

中国劳工论坛

民进党政府过去打压工会权利和提高组织门槛,现在则会纵容资方走法律漏洞、秋后算帐打击工。经此一役,工运不应再信任蓝绿白任一党,而应该建设自己的工人政党,对抗资本主义,让工人彻底将世界改造为没有压迫的社会!

台湾:男女劳工团结捍卫女性夜间保护措施!

中国劳工论坛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台湾)捍卫女性夜间的保护措施,捍卫工会同意权。我们支持在生活工资的前题下,落实真正的八小时工作制,且让工人自由选择上班时间。工人一定要组织起来,加入工会团结斗争,才能停止法庭和资本家的打压,并且提高工资至可生活水平,才能免于被迫上班夜班的奴役。

中共镇压劳工议题 港大劳工研究博士方然被捕

中国劳工论坛

在网络上,由于信息封锁,方然被捕的事件仅仅在小范围内被人了解和讨论,但越来越多的镇压行动已经不再是秘密抓捕可以掩盖的。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讹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日益高压的政策(尤其是对工人运动的镇压)暴露了他们的真正面目。

台湾:疫情下饱受煎熬的劳工阶级

中国劳工论坛

我们必须把那些被资本权贵私藏的社会财富收归公有,并且民主管理,包括医疗系统、药剂企业、防疫用品以至食品生产等,才能克服为财团利益而牺牲大众的市场制度。抗疫需要组织劳动力和实行计划生产,才可以迅速改变经济生产的模式,以应付疫症下的社会需要。

劳工|拥抱自由或困在系统中?当零工谈论自由时(上)

多数派Masses

本文尝试从零工自身的角度出发,解构零工经济“自由”、“灵活”的迷思。零工劳动者们如何理解和体验零工经济的“自由”、“灵活”?这与他们投入零工经济之间的关系如何?自由的背后又隐含着怎样的困境?

转载|无故被公司告知“不能胜任”后,我是如何正面刚到底的

多数派Masses

编者按:多数派一直尝试分析当下社会的劳工问题,然而从分析到行动并不经常是自然而然的,实际的反抗会遇到资本大大小小的反扑、忽悠、威胁。就像以下故事的主角,从拉锯到下定决心跟公司撕破脸,老板会PUA、公司会用各种话术贬低你,这些都是资本到最微观层面的力量。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聆听他人的维权历程,学习如何走出来自我解放,这样的豚骨拉面真香。

2

人類無意義的研究與探索正中撒但詭計,進而一步一步走向深淵,走向死亡!

Mary9428

【撒但就是以科學的名義滿足人的好奇心,滿足人對科學的探索、對奥秘的探索,也以科學的名義滿足人的物質需求,滿足人對生活品質不斷地提高的要求,撒但就是以這個名義來用科學這樣的方式敗壞人。撒但用科學這種方式敗壞的僅僅是人的思想、人的頭腦嗎?從我們看到的、我們接觸到的周圍的人事物中看,撒但還用科學敗壞了什麽?

锐评|墨茶的离世绝非个人悲剧 3个社会保障痛点亟需关注

多数派Masses

文|辛时弃 最近两天,B站up主@墨茶Official 的不幸离世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他生前是B站一位普通的游戏主播,粉丝只有几百人。即使身患糖尿病和癌症,他仍然以积极的态度坚持直播,从不在社交网络上“卖惨”。他去世后,墨茶的好友回忆了墨茶的生平。

韩国“雇佣许可制度”下的劳工问题

罗璐璐

韩国为改善国内劳动力短缺,于2004年启动了雇佣许可制度(Employment Permit System)。这个制度帮助韩国从16个国家(主要来源于东南亚国家)输送廉价劳动力到韩国制造业、农业和渔业等部门的中小型企业。这些低技术含量的工作往往因工作条件差、工资低,韩国工人避之唯恐不及。

危机开始的2020年:全国冻结最低工资,疫情后拥抱用工灵活化|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原文:服务业劳动观察,作者:孙斯 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给新时代的2020年带来巨大的挑战。国际劳工组织在9月23日的第六版全球疫情的工作影响报告中指出,预计第三季度全球工作时间下降12.1%,等同于3.45亿全职工作者失业;第四季度最坏的情况甚至将导致5.15亿全职工作者失业。

2

非劳动关系用工:单一工伤保险解绑扩面,带来几分劳动保障?|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导言:近日,新业态劳动者境况,尤其以外卖骑手为主体的工人群体,得到公众罕有的热议。高热度的关注一方面源于这类新经济模式下对劳动者的算法压迫,颠覆了我们传统上对新技术向善的推崇认知;另一方面是,这些领域的劳动者近年来已不知不觉中疾速占据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或我们自身也成为其中一部分),不再是少数,而是绝对多数。

悲观与行动的2020:十大工人维权行动盘点

Zuowang

来源:服务业劳动观察 导语:2020年很悲观,全世界都被新冠疫情重重笼罩,183万人死于肺炎,超5亿劳动者失业。中国并没有幸免于难,在全球供应链的中断危机下,外贸导向型的经济生产几乎停滞,工厂倒闭,大量工人失业在2020年。在以保经济为核心的政策导向下,政府一方面减税金增补贴为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