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吉士代代子
maintainer
44 Followers
363 Articles

【Spideypool】Casting couch〈七〉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當二人重新回到Wade住處時已是深夜時分,相較於輕鬆的哼著不知名曲調正在開門的男人,被對方一手牢牢環抱住身軀的Peter已經醉到連站都站不穩,眼前層層重疊的影像就像是萬花筒般令他頭暈目炫,在感覺自己被打橫了抱起時Peter只記得一個念頭--未來絕對該死的不能跟Wade這傢伙喝酒。

【Spiderio】Morbid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寫在前頭提醒:此篇為腦洞,人設為離家日的神秘法師x荷蘭蛛,與我另外熱愛的Spideypool的人設不相衝突(在Spideypool系列篇有特別備註過是電影版死侍RRx二代加菲蛛,不接受混配謝謝)※大概就是一條小蜘蛛成功被陷害的身敗名裂被通緝還被神秘法師擄走調教PUA斷腳筋之類的...

【Quilldu】I need a Doctor〈4〉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看來今天不是Peter的幸運日。在經歷了起床發現自己已經遲到二個小時,被經理罵了個狗血淋頭,又因為各種恍神送錯貨接到二通客訴後Peter覺得自己因為宿醉而不適的頭更痛了--托了前一天Rocket說要幫自己辦個慶生派對而弄來了各式各樣的酒類之福。

【ツイステ |All監】 溫柔(中)

涼麵

他在好起來的路上走得很慢很慢,慢到他能理解每份溫柔,慢到他開始重新學會怎麼成為自己,慢到他明白在某些人眼裡,自己遠比想像得更加重要。

Back to All

嗚嗚嗚我永遠喜歡大副艦長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不管是AOS還是TOS都喜歡啦QuQ大副艦長不可拆不可逆。

【Arthurm】和魚說話的男人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聽說你能和魚說話。」 打從一踏入酒吧就像聚光燈般吸引眾人目光的紅髮女郎幾乎沒有任何考慮地直接坐到了Arthur身邊的空位,就在後者正思考要用什麼樣的詞彙與其作搭訕開場時忽然地就被對方丟了這麼一句話過來。明明是詢問句卻用肯定句的語氣,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Arthur將目光移向正...

【老九門】化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真要說起來,其實解靖遠對那位齊家少爺的第一印像是很複雜的。從在解家出生落地開始,各式各樣作為繼承者的壓力就不斷落在解靖遠的身上,這倒也罷了,畢竟解家的一切未來都得要掌在他手上,為此多付出些也是應該,但一個毫不相甘的外人都能對自己比手劃腳算什麼呢?

【老九門】命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或許是與那幾位爺們糾纏得太久,久到齊研偶爾會忘了自己的命。獨自緩步行走在空蕩蕩的家中,心裡想著聽從自己命令離開,此刻應該已經在吳家某個角落裡沉沉睡去的小滿,齊研忍不住扯動嘴角輕笑。好歹最後不算辜負了主僕一場,小滿跟著滿叔當年在父親逝世後遣散所有家僕後硬是留下來繼續照料自己,即使滿...

【老九門】仨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每個月裡總有那麼幾天,下九門的三人會應約聚在紅府裡與二月紅打麻將。與其說是閒暇之餘的消遣,不如說是藉機交流各自手頭上的消息與情報,往往事後得到的利益都能遠超過牌桌上輸掉的籌碼,所以一般來說都不會有人缺席。這日齊研是與解九爺一同到的,才剛坐定不久就聽見進門的二月紅說霍三娘府內臨時有事來不了了的消息。

【老九門】還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齊研雖然沒辦法替自己算卦,但一些感知危險的本能還是有的。那日走在街上時明明是正午的大熱天,齊研卻突然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這通常代表的都不是什麼好事。果然還沒來得及躲呢,一台車子就這麼直接停在齊研面前,從副駕位置裡走下的不就是近半月沒見的張日山嗎。

【老九門】討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比起先前在紅府裡同二爺喝茶打了半天太極,一樣從商的解九就直接了當許多,解語樓裡椅子都還沒坐熱就聽到面前西裝筆挺的男人開口問道「所以五爺覺得您要多少才肯放手?」結果當然是不歡而散。吳茍摟著懷裡的三吋釘走在街上,眉心間滿聚著久久不散的怒意,幸而張家那二位短時間內還沒辦法回城,要不連續幾天文攻利誘下來接著恐怕就得碰上武嚇了。

【老九門】劫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吳茍邊牽著頭大狗一面拎著食盒風風火火的跑進齊家時,正好碰上了送老醫生出來的小滿,絲毫不顧慮對狗毛過敏的老者目光,還硬是扯著人家叨撈了半天確認齊研的傷勢情況後才放人離開。儘管如此,當他走進齊研房裡看到頭臉身上纏繞著繃帶,一隻手更是給布巾裹著吊在胸前的少年,吳茍還是忍不住一股怒氣直往...

【老九門】藥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床榻上青年白玉般無瑕的面容顯得毫無血色,氣若遊絲叫人心驚,坐在床邊的男人沈默地握著對方微冷的手,因著連日守候神情亦顯出幾分疲憊。娘的,平時防自己就跟防賊一樣,但真正出了事時一個二個倒是都不見人影了,吳茍慶幸自己還記得牽著府裡那條嗅覺特別靈敏的老狗來拜訪才能因此循線救回齊研這條命。

【Quilldu】Lost Stars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放眼望去皆是無邊無際的灰,Peter在原地轉了圈,別說生物了,包圍著自己的只有各式各樣形狀怪異的石頭及風一吹過就割得肌膚發疼的飛沙。但明明自己之前還在與伙伴們一起應付敵人的追擊,只是在偶然發現的情況下他順著敞開的密道一路滑落到了神秘的地下宮殿之中,看環境應該是久未有人造訪的祭壇,...

【Quilldu】I need a Doctor〈3〉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無論有多早熟世故,讓幾個正值十八、九歲的大男孩們聚在一起時往往可以惹出許多麻煩與意外。這日碰巧都休假不用工作的Peter與Rocket在後者神秘兮兮地示意下聚到了兄弟倆在三樓的房間裡,還把原本正在一樓整理醫療記錄的Groot也硬拖了上去,說是需要他幫忙把風。

【Quilldu】I need a Doctor〈2〉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要說Peter與Rocket這段接近十年的孽緣友誼是怎麼發生的,那還真是不打不相識。起因其實有點莫名,純屬孩子間的拌嘴不知怎麼的就變成了掀椅子翻桌子打在一塊,還有不嫌事大的小伙伴在旁邊么喝助陣的場面,最後二個臉上身上佈滿小擦傷的男孩就這麼被老師留了下來等待家長們到校處理。

【Quilldu】I need a Doctor〈一〉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冰冷的雨水滴落在灰色墓碑,上頭只有簡單的一行名字與生卒年月,Meredith生前僅有的幾位同事朋友已經離去,那道小小的身影依舊固執的佇立在母親的墓碑前不肯移動,一身黑衣的Yondu邁著無聲的步伐將男孩納入自己傘下。「我們該走了。」說完後也不管Peter臉上的錯愕,Yondu直接單...

【Quilldu】I need a Doctor〈0〉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把短短的雙腿踩在門框上,六歲的Peter Quill小朋友正在診所大門前奮力抵抗著。「乖,媽咪只是帶你來做個檢查而已嘛,不會疼的好不好?」Meredith柔聲安撫著懷裡不停掙扎的小兒子,一面伸手試圖拉開Peter的腿。「不要、我不要看醫生--」Peter因為緊張和恐懼而急得漲紅的...

【Quilldu】Drunk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由於Yondu從來就沒有任何未成年人士不應該接觸酒精的觀念,Peter的酒量從少年時期就訓練的很好,也許亦得歸功於身體裡一半的外星血統,當Peter才開始感到有些暈眩時身旁一起喝的伙伴往往早就醉得不醒人事了。踩著歪歪扭扭的步伐,帶著滿身濃厚酒氣Peter推開房門就直接往床上撲去,被重量直襲而上的被單下發出一聲悶哼。

【Quilldu】Love Me Like You Do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從哭哭啼啼的小男孩成長到可以拿起槍械跟在眾人身後參予行動的少年似乎只是一眨眼的事。或許是正值成長期的緣故,Peter十五歲時身高已經隱約來到了Yondu肩膀的高度,相對的也表示他沒辦法再像從前一樣僅幹些偷竊之流的簡單任務,畢竟那些狹窄的管道對於體格骨架本就不算纖細的少年來說顯得有些過於困難了。

【Quilldu】Something Just Like This〈3〉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是巨大的碰撞聲將Peter吵醒,他一張眼就看見一顆大眼球被飛箭刺穿釘在旁邊牆上的畫面。如此驚悚的狀態當然讓Peter一邊慘叫一邊試圖往旁邊躲開,但才撐起身一陣酸麻的抽搐感就快速地從身體裡漫延開來,讓Peter下意識的抽了口氣,更別提稍微張開雙腿就緩緩自根部流溢出的那股黏滑感。

【Quilldu】Something Just Like This〈2〉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不得不說Yondu當年的對打訓練還是很有成果的,如果不是大約還記得對方出手的攻擊模式和習慣,Peter覺得自己應該至少會死個五次左右。半人馬星人一直是驍勇善戰的種族,就算不靠武器自身就已極具破壞力了,看見男人朝自己臉上襲來的直拳,緊貼著牆避無可避的Peter反射性的直接一個下滑蹲...

【Quilldu】Something Just Like This〈1〉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Peter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船艦裡的。躺在漆黑的房間中,Peter十指緊緊交握望著上方發愣,即使自己的人生一路走來已經歷過許多事,他仍然無法從先前遇到應該死去多日的養父--而且對方居然不認得自己,更別提可能,不,應該是肯定在這星球上從事賣淫維生的種種衝擊裡回過神來,Peter無法區分出哪個事實對他的打擊來說更大。

【Quilldu】Something Just Like This〈0〉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Peter坐在街頭一角,看著眼前的人群不斷交錯而過。自Yondu的葬禮之後,對於Peter這樣時不時找個地方獨自放空的行為同伴們已經見怪不怪了,每到達一個星球暫作停留時,Peter就會找個人潮最多的地方,將自己默默的投置在一個角落隱沒在群眾裡頭,雖然無法填補內心的空虛,但他就是無法不這麼作。

【Quilldu】Little trouble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Peter瞪大雙眼,一只染血的箭尖正在他面前緩緩轉動。被箭矢穿出眉心的醜陋男人臉上還是先前維持著獰笑的表情,甚至連按在Peter大腿上的手都沒有移動,但立刻就被一只黑色皮靴從後方猛力踹到了床下。靴子的主人手插在風衣口袋裡居高臨下凝視著Peter微微顫抖的模樣,血紅色目光從少年身上...

【Quilldu】箭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暗色長箭在半空中隨著不太流利的哨音歪歪扭扭的旋轉著前進。Peter趴在椅背上看著Kraglin一邊擦著冷汗一邊控制著箭矢試圖往遠處的目標射去,只聽見一聲銳利的長音劃過耳際,原先像醉漢般四處晃蕩的箭立刻破空往前將標靶射穿,連同被擊破的靶心一起回到了Peter身邊的Yondu手上。

【Rogue One】Razor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武器就像Baze與生俱來的一部份,只有他還沒開發過的,沒有他用不上的。而不只是槍械砲火,他對刀具亦相當的拿手。認識Chirrut不久之後,Baze終於知道對方的頭髮為何總像狗啃過一般的參差不齊,再看到那下巴上泛紅的小擦傷和遺漏不少的鬍渣,他重重的嘆了口氣,然後從背包中掏翻出一把許久未用的剃刀後開始磨了起來。

【Scamander】Present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第一次親眼見到那頭龍時,被深深震懾住的Newt只能站在原地凝望著牠。雖然早就被領他入門的前輩先行警告過龍是種多麼危險的生物,但Newt仍然被那雙紅寶石般的眸子吸引,夕陽灑落在灰色的鱗片上,讓巨大的烏克蘭鐵腹龍彷彿散發著光,接著他便注意到將對方牢牢束縛住的特制鐐銬,長期掙扎留下的傷口浮著一片暗紅濁綠交錯的濃液。

【Newdence】Portkey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那是一只極富年代感的懷錶,銀色外殼邊雕琢著精細的螺旋紋路,正中央浮著立體的S字樣。在黑暗的小房間內,銀懷錶就這麼懸吊在壁紙略微剝落的牆上,與周遭堆積蒙塵的雜物不同,光潔亮滑的錶身隱隱散發出一股神秘的氣息。一同旅行過數個國家後,二人的生活模式也大致抵定了下來,當Newt外出添置雜物...

【Newdence】Dreamland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Credence做了一個夢,關於救贖和重生的夢。他夢見自己和那個會使用魔法的男人四處旅行,對方佈著雀斑的臉龐總是笑容燦爛宛如春日裡溫暖的陽光。夢裡他不需再害怕隨時會爆發失控的黑暗力量,被各種奇獸環繞著的生活每天都過的充實且驚奇。直到他張開眼睛,發現自己穿著純白的束衣,孤身躺在冰冷的牢房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