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記
Sinnu
maintainer
11 Followers
48 Articles

懷孕札記 EP04 ∣ 生命力 --- by 阿薯

阿茄與阿薯

看到上帝奇妙的創造

[生活小煩惱]旁分過渡期的瀏海固定方案都幾?!

亞加莎Agatha

要選哪個好呢~

[簡綠]規則、標準,以及正常的世界觀

鹿角森林

後來我才發現,我的情緒根本不是針對「人」的厭惡,而是對於「人的行為與言語」的難以理解。

1

自言自語|用舌頭舔果醬是一種貪婪

Oakie

關於年底要當系花伴娘現在還沒開始正式減肥這件事

Back to All

只是開個窗戶,卻一發不可收拾

技弘

一步錯、步步錯,在我打開窗戶的瞬間,「災難」也順勢的打開

[簡綠] 家常菜成就的日常救贖

鹿角森林

後來想想,每個家庭都有一兩道非常私密的食譜吧。比如說番茄炒蛋、蛋炒飯……,這種家常菜就是獨屬於這個家庭的一道隱藏料理,出了這個餐桌,就沒有地方可以復刻同樣的味道了。

國中畢業旅行- DAY1 啟程

技弘

三天兩夜的畢業旅行,我感受了世界的美好

技弘的自我介紹

技弘

這裡是技弘的第一篇文章 希望大家喜歡

2018陝西&山西旅遊團8天-3(完)

Violet

【石窟皇陵】來西安旅遊,什麼都可以錯過,就是不能錯過秦始皇陵!中國的歷朝各代,最吸引我的就是兩千兩百年前的秦朝,秦始皇大動干戈完成了統一大業,建立大秦帝國,然而強悍的大秦竟在短短十幾年就走向滅亡。也許就因為鼎盛時期太過短暫,才會讓大家如此的好奇這其中發生的每一個故事,生怕錯過什麼能分析導致秦朝滅亡的關鍵原因,而這也是為何秦朝在我心中總是如此深不可測。

[札記] 20151120

Sinnu

今天大夜班下班後又睡過頭了,睡掉了第二場金馬影展。很沮喪阿,很想怒吃或怒什麼的發洩,但太懶,又窮,最後還是整理房間這招, 不會再錯又遲早要做的事,好像很有行動力或生產力一樣安慰自己。這星期很不開心也很高興,其實這種會被小學老師打叉叉的句子才真正能夠反映人生。

[札記] 20151127

Sinnu

爬完畢祿山回來,好像很多事都有點不一樣。先說那個天氣,冷啊。有天下完大夜班,去看黑澤明的亂,回到宿舍本打算去游泳的,但實在太冷了,便窩在被窩裡睡著了。忽然醒來,發現自己一個人在黑漆漆又冷颼颼的宿舍裡,冷啊。把被窩裹緊一點,看能不能把空隙都填滿,依然還是冷啊。

[札記] 20151128

Sinnu

問我狗和貓的不同?最明顯的就是如何面對虛情假意。狗啊,對於虛情假意仍會真誠相待,生悶氣,難過,失落,憂鬱。這時如果一隻貓走過,對牠來說這簡直不可思議,真心真意牠若沒興趣都可能無視了,何況是虛情假意。貓繼續自顧自地走,連嘲笑狗都嫌多。人呢?人就複雜了點,人不甘心像狗這般自虐,又鄉愿...

[札記] 20151207

Sinnu

這兩三個月很常和穿梭陽明大學和台北榮總之間的那一大群狗擦肩而過。觀察下來,我發現幾個有趣的現象。唯一的黑狗被排擠應該是確定的,其他黃狗和白狗會讓她跟著隊伍,但偶爾會回頭把她趕開一段距離,她幾乎都是落單在隊伍後方畏畏縮縮跟著。那隻黑狗有個小寶寶,有次她偷藏小狗崽子的地方被我看見,那...

[札記] 20151221

Sinnu

關於出社會這件事 近期自己和身邊的人,歷經各種情理之內經驗之外的遭遇,原來我也到了出社會的年紀。同學們一個個申請上住院醫師,聽到大家申請的科別,原來這就是社會現實;聽到有人動用了傳說中的BG,原來這就是現實社會。和一個聊起天百無禁忌的朋友見面,他問我最近的遭遇,我說這社會賤人很多,這世界充滿惡意。

【生活札記】回味國中生活

Enoch逸樂趣

你們還記得自己國中時在幹嘛嗎?

[札記] 20151130

Sinnu

今天起床,媽媽說要熱昨天的剩飯給我當早餐,結果端到面前的除了一坨麵線外什麼也沒有,這是什麼新女性的行動藝術嗎?我默默走到冰箱前,撈了兩塊滷豆干,一塊有炸過,一塊沒有炸過,媽媽滷的,都非常好吃。「早上吃這樣可以嗎?」「可以,好吃。」草食男行動藝術。

[札記] 20151228

Sinnu

今天推薦爸媽有空可以看公視的燦爛時光,媽媽回說:「對了,我好想看那個汪森喔!」媽媽回話總是不理別人在說什麼,這次不知道又是哪來的舶來戲劇音譯被念顛倒,汪森?森汪?Want some coffee?「就是那個汪森回家啊,汪森,灣生~~」天啊,這就是傳說中有著文青靈魂,只是缺了文青資訊取得技能的台灣歐巴桑啊!

[札記] 20160103

Sinnu

昨夜在山屋,隔壁團有人不舒服,我以剛取得執照的合格醫師身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像剛小完便一樣抖了一下),診斷了生平第一起急性高山症,懷疑高山腦水腫。團裡還有一個剛取得護理師執照的夥伴,一起替病患做了初步的處理。好險出發前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複習了一遍高山症,還突發奇想在手機裡存了一張藥物使用劑量表,不然藥量誰記得清楚。

北京|密雲|古北水鎮

kaya

司馬台長城下的仿古小鎮。

北京|門頭溝|爨底下村

kaya

明清古鎮,京西古道上的驛站,也是電影《投名狀》的拍攝地。

[札記] 20160122

Sinnu

在黑手那卡西的最後一夜瞥見了幾個朋友。有一位,第一眼沒認出來,覺得好像認識卻也很乾脆地放棄回想,好在她主動和我打了招呼。另一位我是認出來了,但已形同陌路,便當作沒看見轉頭離開。這一兩年,無論在台中還是剛回台北,頻繁地發生也很容易接受和人形同陌路。

[札記] 20160407

Sinnu

前陣子剛看完島國殺人事紀第一集(蘇建和案),過沒幾天發生了女童命案,接著社會開始出現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廢死稻草人,不久有精神病患被自願強制送醫。有人說現在的氛圍讓他想到馬奎斯的《我只是來借個電話》,但我覺得不像。《我只是來借個電話》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是在這無心卻本質惡意的世界中,所...

[札記] 20160412

Sinnu

今天去紅石攀岩,空檔和朋友閒聊,他們說神奇寶貝世界裡的人都吃神奇寶貝,官方設定中大蔥鴨因為相當美味,被捕到快要絕種。我起初覺得他們在唬爛,不過他們反問我有看過神奇寶貝裡出現正常世界的動物嗎?仔細一想還真的沒有,我瞪大眼睛看著我朋友,他繼續說:「除非裡面的人都吃素啦,不然......不過吃素也是滿多神奇寶貝可以吃的。

[札記] 20160615

Sinnu

如果同一件事,別人做起來或許熱血澎拜,或許憂鬱假掰,或許愛恨情仇狂,你卻怎麼做,都落得荒謬收場,旁人嘴巴說著好可憐,卻止不住發自內心狂笑。恭喜你,你和我一樣,命犯諧星,實屬百年難得一見的命格。今天我的罄竹難書的諧星事蹟又添了一筆。睡前,我叼著一根菸,上衣口袋插著打火機,緩步往寢室外走去。

[札記] 20160503

Sinnu

今天練先鋒攀登練到故意墜落的環節,心魔啊。一如以往對跳躍的恐懼,溯溪跳深潭、溯攀、乃至於一般的游泳池跳水,總是扭捏很久,磨蹭多時,躊躇不前。每次跳之前總有人和我說,你跳過一次就會想跳第二次了!我每次跳完都想說,你他媽的放屁,我再也不跳了。「你爬到上一個bolt不要掛快扣,直接fall下來。

[札記] 20160504

Sinnu

今日回家時心血來潮,想說騎個ubike回家吧,然後就出車禍了。沒什麼大礙,一堆小擦傷罷了,倒是對後來撞到路中間的ubike而雷殘的機車騎士感到心疼。要謝謝很多人啊,像是路過停下來幫忙,竟然還認得出我的物理實驗助教,熱心幫忙指揮交通的大叔,和警察北北。

[札記] 20160512

Sinnu

地震好可怕,我沒收到地震通知。是被國家給遺棄了嗎?開什麼玩笑,被這個國家遺棄,隨時都可以被殺掉啊!打電話去投訴要求補發?「晚了就是晚了。」可能會得到這樣的回應。「然後他就死掉了。」可預期這樣的宣告。「自己錯了還怪人。」如果有機會留下遺言,或許會被這樣反擊。

[札記] 20160608

Sinnu

捐血休息室旁邊坐了一個陽光正妹,可惜她一眼都沒看我這個滿腔熱血,為國為民為榮為譽為假的替代役青年。人正心地好就算了,竟然還準備好便當捐完血來吃,如此兼具智慧。這世界如果有現世報,我的福報怎就這麼轉身走了勒?身心俱瘡,肚子好餓,只好怒吃八包餅乾怒喝十罐飲料聊以慰藉。

[札記] 20160621

Sinnu

什麼草莓月亮和戀愛之夏都是騙人的。今天原本計畫要在房間宅著,為了這個都市傳說或是網路謠言,晚餐時間還是出門了。都市人喜歡順便,吃個飯順便看個46年難得一見的天文景象,想起來CP值就很高。走出宿舍,認真評估了方位,一路向東騎。什麼也沒看到,穿梭在高樓之間,除了在充滿夾縫的天際線上看見漸漸變暗的天空,什麼也看不到。

[札記] 20160630

Sinnu

這三個星期真累,每天晚上和周末都滿滿的,一下班就趕快小睡一小時,好讓當晚可以熬夜到兩點,最大化時間利用。每當陷入這種窘境,都怨嘆太不自量力,記得去年這個時節也是如此。說句陳腔濫調,很多事選了也只能默默承受;都這把年紀了,選了的事情就算沒辦法自己弄到好,也只能盡力了,早就不能拿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