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連載
正文
maintainer
13 Followers
79 Articles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三十《笑着道別》(連載小說)

馮子緣

阿晴最近看過的兩齣韓劇,都是劇中人物身患絕症,於是邀請友好的親戚朋友相聚一起,提前舉行告別派對,期望能在有生之年笑着道別。阿晴覺得雖然沒辦法扭轉現實,沒辦法突然出現奇蹟把病治好了,但趁着仍有機會對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說出心底話,彼此仍有機會聚首,有機會笑着道別,是一種福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九   工人姐姐(1)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九 工人姐姐(1) 早上,阿晴帶兒子乘地鐵上學,聽見月台有把生氣的聲音說着「半鹹淡廣東話」:「星期六日你不做功課,現在才做!」,聲音的主人應該是一位外籍家傭。阿晴再朝家傭注視着的方向望過去,見到有個貌似五、六年級的男孩,正坐在長椅上做功課。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八   兒童廁所

馮子緣

自從阿陶辭掉工作,工人姐姐約滿離職後,她便全天候照顧三歲的兒子。從起初的戰戰兢兢,到現在的從容,都引證了熟能生巧的定律。這天,阿陶帶兒子到商場用餐。餐後,她的兒子說要上廁所,於是,阿陶便帶她到女廁,等候女廁內附設的母子廁所。女廁內的母子廁所只有一個,每次阿陶帶着兒子打算使...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七   孕婦 

馮子緣

阿晶今天休假,想到銅鑼灣閒逛,於是乘坐地鐵外出。地鐵到達北角站月台的時候,阿晶看見一位女士左手拖着一名穿着校服的幼童,目測大概是一、二年級的學生,而女士的右手則拖着一架手推車,他們正打算下車。當車門打開之際,月台上的一名孕婦,站在車門中間,阻擋着那名女士和幼童的去路,急不及待地衝入車廂。

Back to All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六   扶手電梯與升降機

馮子緣

星期一至五,阿晴帶兒子上學都會乘坐地鐵,因為丈夫上班的時間比較早,所以無法乘坐丈夫駕駛的車子。由於兒子的書包實在太重了,最少都有四公斤,有時甚至有五公斤,經過累月的肩膀疼痛,阿晴終於覺得需要購買一部小型手推車來承載書包。自從,阿晴每次搭車,左手拖着兒子,右手拉着手推車。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二十五   年輕有罪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五 野蠻大嬸 今天是星期六,阿晴跟丈夫和兒子到平日不常到的商場用膳和閒逛。「我要去洗手間。」阿晴的丈夫說。「我也想去。阿Bi你要去洗手間嗎?」阿晴對兒子說。「好呀!」阿晴的兒子回答說。「那你跟爸爸去洗手間啦!

愛過以後 <之 一>

尿急的老文青

哇哈哈!!果然是差一點開天窗... 這個故事之後...可能真的要休息一下子了...最近有點空虛啊... N年之前,楊海薇與周秉鈞的[無怨的青春]專輯...到現在還深印我腦海裡...其中,第一支舞是最有名的,那是各個團康/迎新必播的歌曲。愛過以後,是其中的一首歌...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三   瓜田李下

馮子緣

早上,阿晴帶兒子上學後,便乘坐地鐵回家。在車廂內,阿晴習慣拿手機出來看網上新聞。其中一則新聞寫道:「網民於社交平台上載相片,指乘搭巴士時發現有男子行為古怪,在車廂內有多行空位下,仍選擇坐在一名年輕妹妹身旁,他感覺有異,於是質問對方為何特意坐在女孩隔鄰,卻被男子以粗言辱罵,之後男子便瞌上眼睛裝睡。

1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二十三   頑劣

馮子緣

阿晴與兒子乘坐地鐵回家,在車廂內,有兩個大概五、六年級的男生在你推我擠的玩耍。「同學,不要在車廂裏玩,會騷擾到別人的。」旁邊一個中年女人以溫和的語氣對他們說。這兩個男生完全沒有理會,繼續在動手動腳、推推撞撞的。阿晴見狀,把手袋擋在前面,盡量保護左手拖着的兒子。

觀眾

Vernaaaaaaa

2122/5/30

夢:vol22 狗仔隊衝衝衝

憤世蛋糕日誌

在韓國當狗仔怎麼能夠這麼刺激啊?

魔音樂土

《1314》#19 有趣的女人

浩川

手上拿著以數碼技術放大成原有大小,給安放在畫架內的油畫相片,我大刺刺的穿過滿是員工的走廊,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內。「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你是部門總經理,這些工作不用自己做的。」我的秘書先生,總覺得他娘娘腔的文奇像教訓頑劣小孩的長輩般跟我說。我總是裝不出一副威嚴的模樣來,是個一點階級觀念也沒有的上司吧。「奇少,你是部門秘書,是否應該由你開始給我一點上級下屬的觀念?」

5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一   夢想(連載小說)

馮子緣

今天是星期二,是阿晶的公司補假。她的朋友都要上班或帶孩子,她又沒有男朋友,於是獨個兒在家中發呆。閒極無聊,阿晶上網觀看YouTube,見到名為「台灣演義:夢‧搖滾‧五月天」的影片,由於阿晶都是五月天的歌迷,於是便感到興趣,決定看看。

魔音樂土

《1314》#11 遊子杰

浩川

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本來全無感覺的身體開始有點兒痛楚了。然後我看到了很多兒時友伴。茵在跟鳴林追逐中,還有很久沒見面雪瑤的弟弟雪靈;我12歲那年從曼克頓回來後,便和連伯伯一起消聲匿跡的在橋和鳴林的兩個可愛的妹妹。這是我們小學時的片段。『Jin!Jin!』茵嘻嘻笑著的跑向我,為何那時她總是叫我Jin?『雷姐姐又找幫手!』鳴林的大妹思敏抗議著,然後小妹思慧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魔音樂土

《1314》#10 意外

浩川

茵看來真的走了,但很奇怪地,雖然她沒再跟我說什麼,也沒有再現眼前,然而我卻感到她仍伴在我身旁。或者她會一直待在我的心裡?永遠永遠的守護著我?這恐怕沒有人可以答到我吧。為著延續對她的思念,我把那三顆小水晶球拿到了立碑的工場去,要求那裡的技工師傅幫我把它們鑲進副碑的碑石中…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澄音

浩川

數年過去,澄音終被亞當(樂團當時團長)找著,並在其要求下歸來!她也隨之得知自己擁有強大的魔力MagicVoice,能夠治癒病患,同時可讓人得病或傷痛,能夠喚醒人的魔力,同時可使魔力沉睡,她的歌聲可影響任何人的情緒,同時能夠感受別人所思所想,亦可將自己的思想意願投放他人身上。是具有魔力者之中最強大的存在!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蕭邦造

浩川

魔音樂團(MagicVoice)及 影子樂團(ShadowRythrm)的創始者。其音樂造詣跟年紀絕對不成正比。擁有Fortuneteller魔力。初期被認為是七個人之一。是樂團中的腦袋,付予樂團使命的人。不喜歡與任何人有身體和眼神的接觸,澄音是唯一的例外。自遇上澄音之後,一生都為澄音拚命,不願澄音被囚禁於命運裡被利用一輩子。他背負重責,也背負多不勝數的秘密,有口難言。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你還有選擇的機會。」

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第二十九章 如今才明白這是一場戀愛 上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9 直至妳忘掉我之前

浩川

貝盈立即讀出樂熙的回應。同時,也學著樂熙,望向鏡頭,說著無聲的話。後來,貝盈索性甚麼也不說,只用眼神和手勢示意。無聊的玩意,聽不見的說話,卻伴隨聽得見的笑聲。其實,我有個秘密,想告訴妳。貝盈點點頭,示意樂熙說下去。我看來……「看不懂呀!你在說甚麼?」我看來,重新…「看不懂。韓樂熙,你直接說吧!」貝盈抗議。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7 大哥

浩川

沒有誰不喜歡被關愛,沒有哪個人不想被寵。尤其付出那些的,是韓樂熙。才不過一星期,貝盈已愈來愈能夠感受到,樂熙對她有多重視。訊息當然可以同時發給不同的人,亦可能是空餘沒事幹的另類娛樂。可貝盈願意相信,每則來自樂熙的訊息,都裝載著他出自肺腑的關懷。因為,只不過重遇了一天,那個晚上,她便親眼目賭樂熙不單只是發訊息…也因為,他跟她,已認識快半輩子。多年的書信來往,還有最初的認識,讓她很願意,也樂意信任他。

魔音樂土

《1314》#06 1994結束了?

浩川

我和遊子的關係在1994年的聖誕節來臨時,由我所深愛的人作媒之下開始了。那天之後,茵的聲音也再沒有出現。儘管我如何呼喚她,如何禱告,如何許願,她也沒有一聲回應。但我知道她仍在我心內活著的,直到遊子完全能夠代替她,成為我生命中另一個唯一用得著我傳呼機的女人。然而,我一直也沒有把傳呼機號碼告訴遊子,也沒有這打算。我暫時也不願意接受茵以外的女生傳呼我。我甚至把那1314傳呼機留在家中,不帶在身上。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五 魔法聲音

浩川

樂蓁的動作,就似一聲沉重的嘆氣,刺痛星蔭心扉。星蔭向仍飄在半空的便當招手,讓便當高速回到他手上。這是他為樂蓁造的。他一直喜歡下廚,卻自覺這是娘娘腔的興趣,所以一直故意擺出一副臭臉。而無論是不笑,或是下廚,全都應該歸功於,在他小時候便拋夫棄子的媽媽……這些,連樂蓁也不知道。然而,此刻,他卻很想讓她清楚自己的一切……有些事,要直接親手做才有意思。星蔭拿著便當,奔向樂蓁。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四 意外侯選

浩川

樂蓁的家門前,有個一眼便能認出的名人。電視報章經常也會看見,那是聲舞唱片的人,是MagicVoice的經理人。怎會在這裡?怎會找樂蓁?星蔭故意走到三樓往四樓的樓梯轉角處,假裝手機有來電,多走半步似乎也會接收不良的模樣,只好滯留在那不上不下的位置。他扮作不斷查看手機,透過屏幕的倒影,留意著樂蓁家門前的男人。樂蓁似乎不在家。那男人按過門鈴,再等一會便離開。星蔭保持一貫臭臉,若無其事地跟在那男人身後。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5 第一時間

浩川

在樂熙的所知範圍裡,會正式舉行訂婚儀式的,除了非富則貴,就是背景傳統,遵從一切習俗的家庭。看那些照片的排場,樂熙確信貝盈的情況兩者皆是。再細看照片中她的笑靨,不難感受到她的幸福。貝盈的畢業,應該是上一年吧!那她理應已是凌太太,為何現在卻在這地方獨居?又為何,她如此不快樂,卻沒有未婚夫在身邊?

魔音樂土

《1314》#04 我的一生一世

浩川

「我三年來的夢魘就是她終於也離去。直到半年前,噩夢成真了。」我記得很清楚當日知道她已離開後,所有過去日子中的感覺像全給倒瀉出來一樣,使我幾乎沒頂,也願意絕對給淹沒。但我始終仍是順從了她的遺願…「那時我收到了雷叔叔代她寄給我的信,她直到離開前也沒有忘掉我,要我振作。我從來不會逆她意的,這點沒有人會不知道。」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浩川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你行!你寫!

浩川

大作家甲滿心期待。因為作為他最忠實的讀者,好友的感想對大作家甲來說,也蠻重要的。然而,他沒有等到拍案叫絕的歡呼讚嘆,卻只見好友不斷皺眉搖頭,說了一句「你寫死她,讀者會殺死你。」然後洋洋灑灑……不對,該說是滔滔不絕才對。總之好友就是說個不停,把大作家甲的心血評得個體無完膚!大作家甲面子掛不住,就拋了句「你行,你寫!」便把好友掃出家門!

魔音樂土

《1314》#03 夢魘

浩川

我們一群由少到大一起成長的友伴中,自少茵和我便給拉在一起。我和她小時候根本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就只是我跟她也很喜歡和對方一起,每天也想見到對方。到後來,大家一個接一個各散東西後,我和她才開始明白我倆之間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終於,我們走在一起了。但之後她向我提出分手,初時她裝得很決絕,然而後來始終被我打動了,重新接受我。其後一星期也絕口不提分過手的事。可是一星期後她始終走了,一聲不響的去了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