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散文随笔
孙李
maintainer
1 Followers
41 Articles

逍遥克里特岛

孙李

这个夏天我在希腊玩了半个月,开头四天在雅典,剩下时间都在克里特岛。雅典的古迹和博物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可是作为现代都市的雅典就相当脏乱乏味了。我用了不到三天就把景点走遍了,接下来只盼着早点离开。当我抵达克里特岛时,精神立即为之一振。蓝天白云,海浪沙滩,这才是假期的样子嘛。

阿维尼翁教皇宫

孙李

五月底的耶稣升天节假期,我南下普罗旺斯旅游,途中在阿维尼翁逗留一天,参观了著名的教皇宫。一般人都知道罗马教庭,但恐怕未必知道十四世纪时另有一个阿维尼翁教廷。其中缘故简单说来,中世纪时基督教势力极大,老百姓都要给教会缴税,罗马教宗的权力甚至超过各国皇帝,这自然造成了王权与教权之间的冲突。

1

谈日剧

孙李

和电影相比,电视剧受成本的限制,制作水准要逊色不少。可是电视剧自有一番独特的魅力。电视剧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优势是篇幅长,能叙述一个更漫长、更复杂的故事。与篇幅相伴而来的是风格上的差异。电影要在短时间内吸引住观众,内容必然更加精炼,戏剧冲突更强烈。

1

业余书评人的自白

孙李

对于爱读书的人,书评几乎是一种必需品。这世上的书早已多到无穷无尽,每年又有海量新书,即使是万分之一也够读几辈子了。为了不浪费时间、捡选出合适的书来读,自然需要参考别人的意见。而且人又往往有社交的需求,读完了一本书,也想听听别人怎么评价。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我过上了「大门不出,...

Back to All

写作闲话

孙李

随便闲聊几句

谈人生意义

孙李

友情提示:本文基于无神论观点。尊重信仰自由,君子和而不同。

谈道德

孙李

群居动物为了集体的利益,需要约束个体的行为。动物是依靠本能来控制个体,比如激素、分泌物等生物信号;人类则是以宗教、道德、法律来制定行为的标准。当今世界中多数人口是信奉宗教的,每种宗教都有一套行为规范。有的只提供了大致的原则,有的则对生活起居的细枝末节都有具体规定。

3

谈科学与实用主义

孙李

我们生活在科学时代。无论你对科学持有怎样的态度,都无法否认科学的威力。不用去想太深奥复杂的科学知识、太遥远的人造卫星和原子弹,就观察一下你的身边吧:化纤衣物、牙膏、防晒霜、止痛片、隐形眼镜、自来水、塑料袋、电视、计算机、智能手机、无线网络、冰箱、洗衣机、空调、汽车……这些我们习以...

谈哲学问题

孙李

哲学向来是与普罗大众有距离的。即便是受过当今高等教育的人士,若非个人喜好或是工作学习中有相关需求,对哲学的了解恐怕也相当有限。我出于对知识的好奇,从小就对哲学有些兴趣,曾读过一些经典著作,大学时选修过哲学课程,算是有过一番肤浅的接触。可实事求是地讲,我从哲学中所得的困惑远多于解答,不敢说有多深的理解。

谈出世与入世

孙李

我以为所有人都需要有一点儿出世的想法。我这样说并不是劝人出家做和尚去,而是以出世作为一剂思想的解药。

2

我的文字分身

孙李

文字中包含了我的人生起伏、喜怒哀乐,化成一个小小的分身。世界广阔无垠,这分身机缘巧合飘落到你身边。读了我的故事,希望你能记得有我这样一个人。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五)[全文完]

孙李

这样事后诸葛地分析下来,不由得感概人生的局限性,以及人的生而不平等。当我还在踌躇迷惘、看不清未来时,命运早已经布好了局,等着我像牵线木偶一样走上确定的道路。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四)

孙李

好山好水好寂寞

1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三)

孙李

书归正传,去上海这件事,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是由于高考的不确定,必然性则是由于中国现阶段的发展状况。中国各地区贫富悬殊,分成明显的层级。北上广深这四大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繁华程度与世界上任何大都市相比都毫不逊色。中国的贫困地区,尤其是西北的一些乡村,艰苦程度比起世界上任何贫民区也是不相上下。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二)

孙李

那时我还不知道,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2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一)

孙李

曾听朋友讲起,他从小到大没搬过家,和街坊邻里的同龄人情同手足。我听过后很是感慨。自打懂事起,我们家就一直搬家,过去的邻居我连姓甚名谁都想不起来了。偶尔在夜深人静辗转难眠的时候,我会假想自己躺在当初睡过的另一张床上,甚至能清晰地记起房间的细节,过去的回忆也一点一滴地涌上来。

1

旧人打卡 | 傻气的自我主义者

孙李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末的东北小镇。现如今网络世代的年轻人恐怕很难想象当年精神生活的贫瘠。在我老家,成年人尚且有烧烤、麻将、卡拉OK,小孩子就只有看电视这一项娱乐。小时候家里的电视还要用天线,只能收到央视和本地电视台的信号;而且动不动就满屏雪花,要摆弄一阵子天线、对着电视一顿拍打才能收...

3

阿姆斯特丹游记

孙李

受疫情影响,好久没旅游了。翻了翻旧文,发现自己上一次出国已是将近两年前的事了,发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九年十月,我因为公务去了阿姆斯特丹。这是我第一次造访此地,所以工作结束后请假在城里逛了几天。去之前担心天气寒冷,特意准备了厚外套。抵达后发现虽然气温不高,但是空气湿润,并不觉得特别冷。

1

读书的门槛

孙李

(这个周末NaN变回@張蘊之 ,连发两篇精彩的长文;@fide 回应的文章也很深刻,引发了我的共鸣。作为一个误闯文组的理工人,我也聊聊自己的看法。) 读书是有门槛的。大家想必都遇到过一两本这样的书:读时一头雾水,读完全部忘光。这倒未必是因为书有多高深,或是读者多愚钝,只是没跨过门槛罢了。

3

私房电影十选

孙李

在这篇文章里,我打算聊一聊自己最喜欢的十部电影。从小到大看过的电影足有上千部,要从中挑出十部来实在不是件容易事。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十部电影的名单变来变去,难以定夺。我能轻而易举地挑出另外十部电影来,无论是我对其喜爱程度还是电影自身素质都不遑多让。

2

文字的价值,写作的焦虑

孙李

这篇原本是@fide 的我的奮鬥:What is great about Karl Ove?的一条评论,可是没想到越写越长,涉及的内容也超出了原本的想法,后面完全大跑题,所以还是单独发出来。我读了这篇和伯格曼那一篇,暂时还是没有打消对这套书文学价值的怀疑。

5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自出版电子书

孙李

免费繁体中文版已在Readmoo读墨上架,欢迎阅读

5

散文连载 |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8)[完结]

孙李

完结,撒花!

散文连载 |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7)

孙李

读书应该是单纯快乐的事,自然而然所得到的结果,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1

散文连载 |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6)

孙李

读过《卡拉马佐夫兄弟》和《红楼梦》之后,很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对其它小说的兴趣都淡了。从大学后期到留学法国这几年,我很少认真研读严肃文学,多数时候是读通俗小说来消遣。更重要的是,这几年是我踏入社会的重要转折,现实也不允许我寄居在象牙塔里了。

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孙李

罗曼·罗兰曾说过,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在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不敢自诩看清了所有真相,但我对生活有着深沉理性的爱,所以我甘心做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5

散文连载 |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5)

孙李

高考顺利考入一所上海名校,离家去上海的情形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临走时最惦记的还是家里的一柜书。我把书细心整理好,撒上樟脑丸,叮嘱家人注意不要让书籍受潮。未曾料到,好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这些书。我到上海后,父母随即搬到唐山,书籍难搬,都留在了东北老家。

1

散文连载 |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4)

孙李

从初中升入高中,第一件事就是文理分科。我初中成绩最好的科目是物理和数学,老师家长们的普遍看法也是男生就要选理科,所以我高中就选择了理科。之后好多年,我偶尔会跟父母、朋友们谈起,既然我的爱好集中在文学、哲学方面,如果当初选择文科也许会更适合我。

散文连载 | 当我谈论读书时,我谈些什么(3)

孙李

升入初中之后,我开始阅读哲学书籍。两本起到入门引荐作用的书是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和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这两本书深入浅出,是极好的启蒙书。同时这两位又都是大哲学家,自然不会满足于简单的介绍,借由评判各家,也间接地阐释了自己的思想。以此为指南,我陆续读了一些哲学著作。

豆瓣阅读: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孙李

港台的朋友们也许知道豆瓣是大陆文青的圣地,可是大家知不知道豆瓣阅读呢?豆瓣阅读曾经是一个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写作网站,最后跌落现实,一地鸡毛。这次恰逢社区活动「那些年我玩过的Internet」,借机聊一聊我在豆瓣阅读的经历。写作网站中的清流在青春年少、懵懂无知的时候,我怀揣着纯真的...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