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21 are following
47 articles
瑪力再說MariosBB

我解決了李佳琦悖論|知識的詛咒|六四悖論|瑪力再說

前几天李佳琦的事情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我记得王局曾经在他的节目中说过,李佳琦团队居然无法意识到他们的做法触犯了政治红线,是一种很大的失误。我相信很多人的第一感觉跟王局差不多,是李佳琦团队没有订阅你王局的节目吗?当然不是了!有网友提出了「李佳琦悖论」的说法,也就是所谓****你必须了解所有政治禁区才能不触碰政治禁区。

Elementary

来自1989的余响

1989年,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主编了一套“社会学者对社会的警告”丛书,由中国妇女出版社编辑出版、《夭津新华书店》负责发行的。该“丛书”首批出版了11本书,从社会学的角度,直指当时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1989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年份,这一年,是中共建政40周年,是改革开放10周年。事实上这套丛书是在1988年就陆续出版了,以社会学家的敏锐度,直支当时存在的种种社会性的尖锐矛盾。

KayKwan

【由美國 到香港 到台灣 六四33年 人在燈不熄】

2022年6月4日,香港警察再次獨佔維園,空蕩蕩的足球場提醒著香港人這裡發生過的事。維園的悼念燭光,已連續兩年無法被點亮。不過,三十年的「行禮如儀」,令悼念已內化成部分香港人的習慣。離散各地的港人帶著這個習慣來到不同的新天地,點起燭光,在每年約定好的日子重聚。

牆外

六四33:維園這三年

從反送中到限聚令,從遍地開花到海外戰線。很多紀念碑被消失了,然而我們的記憶並沒有。不用「說甚麼再平反」,「埃辛克,這是麥丟替」(I think, it's my duty)。

The WELL

【人物】莊梅岩:這兩三年,我日日都懷着六四的心情

莊梅岩去年在訪問中說過,六四會在窗邊放個燭台,今年笑着說「沒有呀,其實我也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不知為何那時會這樣做。我比較喜歡用文字表達。」她今年六四的行程,是在家招呼朋友,然後到書店作新書分享。分享會日子也不是有意揀六四,「本來係 6 月 5 日的,怎知新書早了印好,其他人也夾到。

梔子榴槤

每天都是淪陷日、偏要在這一天紀念

不管怎麼樣,父輩以他們可行的方式活了下來,並給了我他們能給的最好的,讓我今天可以在牆外大放厥詞,值得感恩。

黃雅文 Stella Wong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在IG構建一個自由思辯的「北方廣場」

一直面對一種情緒,就是甚麼都做不了。『北方廣場』是一個自我救贖,告訴自己我沒有旁觀,我有做一些(事情),我心裡會好受一點。 IG 帳戶「北方廣場」版主

MohenJodaro

海朋森,一个坚持写广场的乐队

国家比爱情更远,广场比舞蹈更远,旗帜比景色更远,花园最远。

中国劳工论坛

邓小平南巡30周年 中国资本主义复辟过程的另一转折点

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并不是“改革”,而是资本主义反革命:一系列对于旧有计划经济的攻击,来为今天中国的超级富豪资产阶级的出现扫除障碍。这个过程当中不只一个转折点。如果1989镇压、扫除群众抵抗威胁是一个转折点,则1992年乃是另一个转折点——邓小平清洗党内仅余的反对声音,确立了中共在专制政权框架下急速发展资本主义、而没有向自由资本主义政治改革作出妥协的路线。

古塵

【主題解剖】專題放大鏡#02|兩岸末代學運

關於學運,指的就是「學生運動」,尤其是以大學學生為主要發起核心,對於國家或社會出現重大問題時,或是出現政策瑕疵缺乏制衡機制之時,這些未來社會與國家的支撐主力,具備知識分子的熱血與判斷,發起「學生運動」號召全國有志青年人士參與制衡政府不當作為的反省,成為審視與監督國家與社會的民主制衡管道。

吳郭義

【轉載】國民黨青年部 勿忘六四

而在1989年之所以會有數以萬計學生參加對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耀邦的紀念,絕非是少數學生與知識份子,對西方式民主抱有錯誤的幻想和認知,受到歐美鼓動而起的行動,而是一場以人民為主體、以自由為載體的理念匯聚。人民,無論在哪一段歷史、在哪一個文化、在哪一個國家、在哪一個地方、在哪一個領導者之下,都有權對共同體的命運置喙。

Travelogger#77

小度小度 1989年6月4日发生了什么事件?

不好意思 这个问题超纲咯。

葉啟俊

六四真係冇嘢發生過

圖片:https://simpsonswiki.com/wiki/File:Tiananmen_Square.png有點看不起自己很早記覺得今年六四終於進不了維園。以為除此之外,一切會風平浪靜,但心虛的政權總有方法令自己難看。今早在面書上看到〈阿森一族〉諷刺共產黨的一幕,天安門廣...

馬思高

平反六四,不在乎於「能否講」,而在乎於「能否記得」…

尤如過去受共產統治的波蘭般,本土民眾的生存自由與獨立意志,受到外來之壓迫而一步又一步地收緊。但這並不意味自我的終結,相反更能提起民族內的共同團結意識。當下的香港,也許被受限下,不能再集體表達對「平反六四」之意願,不過換來的是這般意志深化於每個人的心中,無須任何活動、儀式,大家心領神會:六月四日所富含的意義。

nuanfeng

今天是个令人悲痛的日子

大家好,今天是五月三十五号、星期五,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其实并没有这么个节目,都是我瞎编的】 今天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日子。32年前的今天,无数的热血青年失去了他们宝贵的生命。直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究竟那天有多少人死去。每当想起这个日子,我都会感到万分的难过。

顯影PhotogStory

【多圖】法國小妮子因學習中文前往北京 偶然成為攝影師後記錄六四事件

法國攝影師Catherine Henriette的名字,很多人未必很熟悉,若你移步Getty Images網站搜尋這名字,便會發覺許多熟悉的六四事件照片,原來都出自她的鏡頭。

kay

蠟淚

民主派議員高喊過「我要真普選」,然後又因為本土思潮冒起而分裂,演變成2016起的「光時五革」、2019初夏標誌性的「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最後,雖然有段時間不想承認,可是2019我們輸了。如此的結局,雖然有設想過,可是當設想成為現實,還是有一絲失望,甚至可以說是絕望。

顯影PhotogStory

1989 vs 2019:餘燼與安魂曲——六四蠟燭與催淚彈

六四蠟燭與催淚彈,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物件,分別代表1989年六四民運及2019年反修例運動,雖然兩件事相隔三十年,但同樣對香港人影響深遠。去年的香港國際攝影節期間,攝影師岑倩衡舉辦攝影展《餘燼與安魂曲——時間站在誰的一邊?》,用象徵性的物件審視歷史與記。在展覽現場,一邊是蠟燭照片,一邊是催淚彈照片,映照香港命運。

顯影PhotogStory

塵封三十年的影像——謝三泰「廣場上的四十天」

現年63歲的謝三泰是台灣資深攝影記者,1987年在《自立晚報》開始攝影記者生涯, 1989年,胡耀邦逝世後兩天,他被公司派往北京採訪,在天安門廣場上拍攝四十天⋯⋯三十載過後,謝三泰在2019年出版《吼叫一九八九》,將埋藏多年的照片重現眼前。「顯影」得到謝三泰老師首肯授權,刊登序文及部份圖片。)

中国劳工论坛

警方打压香港六四集会

镇压不会带来政治或经济稳定,无论中共对治港模式做出什么样的“完善”(即更多的极权控制),民怨都在日益增长。继承自英国殖民时代、现已经被中共当成垃圾丢掉的民主面纱,过去至少为港府提供了一个“安全阀”,以释放体制积累的危险政治压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