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取向
6 are following
9 articles
無色炎

最近有班天才和一個瘋子上演了一場廿一世紀版《唐吉訶德》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無色炎

人生最大的困惑?如何選最大的一個?

為何這個人這樣,為何那個人那樣,但我自己又怎樣?第一個能改變的,不就是我自己?與其問「為甚麼是我?」⋯⋯「宇宙最終會怎樣?」「宇宙的盡頭在哪裏?」「如果連宇宙有日都終結的話現在這一切又有何意藝?」「藝術是甚麼?」

炙式化

認識性別、性別認同、性取向

性別、性別認同、性取向

cone

small talk with fds

封面和內容無關🤗

Pennyfu

特稿|「酷」女孩与她们的恋人

Lynn的性别意识出现的很早,3-4岁的时候就因为自己的裙子不能佩剑,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个女孩。幼儿园,一场「骑士与公主」的游戏,她第一次在「爬爬梯」内被同性亲吻了脸颊。从那之后,她时常幻想一觉醒来会变成男孩。

围炉weiluflame

对话慕残者: 我们从来都不是怪物 | 围炉 · CityU

残疾人最吸引慕残群体的特征慕残是指一个人迷恋残疾人或热衷于变为残疾人。按照慕残行为一般分为慕残者(devotee),扮残者(pretender)和自残者(wannabe),慕残所“慕”的残疾类型有截肢者、小儿麻痹症患者、截瘫者、盲人、聋哑人等。

玥餅SherryYue

從二元到光譜,從光譜到四象,聊聊傳統的二元遇到如多元性別性向時如何擴充、理解(一)

從二元到光譜,從光譜到四象,聊聊傳統的二元遇到如多元性別性向時如何擴充、理解(一)這一次將以無性戀的角度來詮釋多元。透過是非、對錯這種二元的想法,我們能夠快速的辨別敵我,也方便在不瞭解的情況下很方便的處理事情,只是最近幾年出現了光譜的概念,試著為似乎跳脫了二元的事物作解釋。

喬來

同运与五四运动:大陆同运必须本土化

此文写于2019年 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希望什么样的未来?我们怎么继续我们的旅程?自从台湾同婚投票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围绕着几个问题,我同时也想到了大陆酷儿和跨儿们面临的微博禁言,校园禁声,社会禁谈的现状。台湾的成功有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文化背景;但是和大陆相比,为什么文...

Sun

性别与同性恋:如何定义性取向

这是长讨论的一部分。讨论的文章包括:《性别、身体、跨性别:到底谁才是女人》(《跨性别女性是不是“女人”,到底什么才能决定?》)h.c的《首先,我们不认为存在生理性别》《澄清与回应:如果不存在sex,那同性恋怎么办?》Aphra的《即使不存在sex,同性恋也没有问题》《在性别中追求...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