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帐
阿布拉赫
maintainer
2 Followers
43 Articles

跑了一场假步

阿布拉赫

昨晚跑步十公里。七点半把老爹推上楼,稍微陪老妈看了一会儿《乞丐皇帝和大脚皇后》。(是的,《隋唐英雄》终于演完了。不过我猜总有一天它还会回来。)再下来,下雨了。雨点刚够降温,要是不管不顾冲进雨里,不会有大问题。看天空,大概率不会持续很久。但我有些犯懒,正好找到借口。

1

疫情和医院

阿布拉赫

我妈的牙和我的血脂

不害臊的龙口粉丝

阿布拉赫

这个粉丝,做为食物却要告诉别人不能空腹食用,脸皮得要多厚才,难怪我都消化不了。

都江堰一日记

阿布拉赫

书店、古城、茶馆

5
Back to All

凛冬将至

阿布拉赫

终于鼓起勇气走出家门,去按了摩,去理了发,去买了菜,还喝了一杯咖啡。舒适圈里毕竟舒适,人很容易限在其中无法自拔。我以前自认为不是个宅男,但现在出门一趟要做许多心理建设。要想按摩店不知道有没有解封,会不会白跑一趟?快剪所在的商场要不要24小时核酸检测报告,会不会被拒之门外?

7

没被荒废的一天

阿布拉赫

天气很好,以为周一都去上班,没多少人抢晾衣绳,早起洗了床单和被套,谁想九点多钟的天台,已经“彩旗”飘扬,挤得水泄不通,最终还是拿下来晾在屋里。心想天台倒是个晒太阳读书的好地方,拿折叠椅上去,躲在谁家的床单被套的荫凉里读读书,想晒了往外挪一些,或者索性一半身子在阳光里,一半藏在阴影里也行。

1

波米回来了

阿布拉赫

"横人永远是让怂人惯的,这个事,只能批判,不能歌颂!"

阴魂不散

阿布拉赫

晚上跑步时,突然想起,就在一个多小时前,把中午吃剩的鸡翅烧豆角放在微波炉里,按下“开始”按键,就端着先它一步加热的米饭和鸡翅回到餐桌,找了一集许久没看的《WTO姐妹会》一边看一边吃。这一集“姐妹会”并没那么好看,但我从此忘了豆角这件事。而下午时分,往咖啡里掺牛奶时,打开冰箱扑了空,可我明明记得上午开了新盒。

2

记一下伟大胜利

阿布拉赫

我们小区,从今天起关了将近一个月的二号门再度开放,外卖也可以送上楼了。

3

饥饿记忆

阿布拉赫

还没起床,看到朋友发在微信群里的雪山照片,他家住在城西,天气好的时候,站在窗前,可遥望几百里外的千秋雪。称重74.8kg。上一次的记录是去年12月份,73.5kg。冬天太凉,赤脚站在体重称上是种考验,所以几个月没称过。没有马拉松可跑,自律不太够,每个月跑量都达不到目标。

3

老妈疫苗接种反应(第二针)

阿布拉赫

因为老妈上次打疫苗的接种点没有无障碍设施,父母的第一针疫苗没有同时进行,我爹迟了几天。到昨天,我爹第一针科兴后整三周,我妈差不多快四周,终于可以凑齐一对,一起打第二针。第一针的时候,社区通知的接种点有三个,到如今,只剩一个了,不知道是不是打得人太少所以撤编,还是上级下达的接种率任务已经完成。

5

解禁

阿布拉赫

传道者的经验: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验的是极重的劳苦。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的以往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而且我心中多经历智慧和知识的事。

2

4月3日,阴,周日,Lamy f

阿布拉赫

笔写的日记

2

父母疫苗

阿布拉赫

两年多来,被一惊一乍的防疫搞得很疲劳。虽然成都没经历过封城,我本人只经历过几小时的封小区。也没经历过一轮接一轮的核酸检测,有两次雷厉风行的楼栋检测,都是一次了事。但封城和半夜排队做核酸,以及其它各种各样冷冰冰的强制措施,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永远高悬在头顶。

4

暴走的老妈

阿布拉赫

一早醒来收到星巴克的促销短信,星杯限时五折。我不收集星杯,不过是每次等咖啡的时候在摆杯子的柜台晃悠一下。有些杯子真的很好看,但价钱也另人却步。听说打折,本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宗旨,赶快打开APP一看究竟。这一看,就看了一个小时,各种选择困难症,几次不果断的放弃,因为确实不是必须...

1

天河撩亂

阿布拉赫

三月的第一天,读完了阿线送我的《天河撩亂》。这是我读完的第六本繁体竖排,依然没法做到“信眼瞥来”。但是,我会继续努力,像学英语一样,不断精进。我相信,每多读一行,便多习惯一分。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版,台湾那时刚结束戒严。但台湾社会对于性少数群体的包容,好像和戒严也没关系。

2

倒春寒

阿布拉赫

随笔、流水帐

体质不同

阿布拉赫

昨天上午大扫除,把床单和被罩洗了。阴天唯一的好处是,楼顶没人和我抢晾衣绳。上去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高塔隐没在浓雾中,有毛毛雨在下。但管它呢,洗都洗了。中午我做饭,冰箱里剩的熟菜和生菜一组合,生造出来四菜一汤。我二姐半溜须半真心地赞叹:老弟真能干,要是我,可弄不出来这些花样。

1

春节·2022

阿布拉赫

没什么空写正经文章,就真的写日记了。

邻居

阿布拉赫

前天在楼下碰到邻居,他在搬家,一个人拖个拖车,要搬六个人的家当。说是这边的房子卖了,换了个对面小区,面积扩展了十平米。我说当然,这是当然的事,早在预料之中。问他要不要帮忙,说快搬完了。他老婆前年生的龙凤胎,按讲是十分喜庆的事。但是,过去两年,夫妻、父子和父女便聚少离多。

3

蛾眉

阿布拉赫

昨下下午和朋友一起跑步,中途一度饥肠辘辘,眼看低血糖。给小N说,你赶快扫一辆共享单车,从前面的桥头右拐下去是花市,那里什么都有,帮我买一碗凉面。他二话不说,拔腿就走。他曾经历过我低血糖的时刻,是10年前骑行川藏线的路上,在新都桥,眼看要到了,突然发作,汗如雨下,一步也走不动,只能停下来等待救援。

1

农历十三

阿布拉赫

早上起床前看完了后半部《东京物语》,躺着默默流泪的同时,顺便决定今天要对父母好一些。中午喊了外卖,重庆老坛酸菜鱼。趁我进厨房拿汤勺的时候,我妈把我夹她碗里的鱼又夹给了我爹。(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最近一直读圣经,耶和华可能给了我神力)我没忍住,凶她了。

闲话当年

阿布拉赫

昨晚读《小津安二郎全日记》,他在1933年5月8日写下的一句话说:每当听到卖豆腐脑的喇叭声,总觉得日落时分令人寂寥。便想起我小时候,有些日子,在小姨家里,每当暮色四合,麻雀从各处来,落在核桃树上唧唧喳喳吵闹不休,我就特别伤感,坐在门槛上掉眼泪。

2

祝有马可跑

阿布拉赫

几周前,朋友说想要恢复跑步,让我带他,我说好,周末约起来。但那个周末,气温骤降,甚至一度下了雨加雪,约会便化为泡影。再一个周末,问他,说已有了其它安排。对我来讲,跑步跟读书一样,是很私人的事。也因其私人,所以自由,才能长久坚持下去。不需要找搭档,也不太挑场地,自己有时间,想好了换衣服便可以出门跑上几公里。

2

情绪先行的

阿布拉赫

今天白天几乎没有开电脑,都在读书,只在傍晚跑步前等待消食的时候,才上来读几篇文章,回几则留言。有时候对事件的某种感受是在特定的语境下产生的,比如王力宏的这事,每天刷屏,不光是微博,甚至连聊天群都躲不过。你看着很多人激动地小脸通红,一则一则地搬更新到你面前,正义感爆棚地道德审判,有些害怕。

1

换牙

阿布拉赫

昨晚在伊藤超市花了72元,买了一堆正常时间其码100以上的东西。一盘配料齐整的鱼头,原价29,一个鲫鱼,原价9.9元,都是五折到手。一个三色便当,原价17,六折到手。还有两小盘熟食,也都至少6折。回家往地上一坐,小太阳往面前一摆,就着B站的《康熙来了》,小熟食和啤酒一起下肚,很愉快。

恍若中奖

阿布拉赫

京东的三年换新,类似于一个损坏险。产品挺过这三年,保费便归了保险公司。否则,便是消费者赚了。但有一个问题,当时不知道,似乎服务条款里也未注明,那就是换新产品的价格不能高于当初购买时的损坏产品。我一年多前买的Beatspower pro只花了不到一千块,当时应该是618的促销。

为你好

阿布拉赫

Powerbeats pro再次罢工,印象中似乎用了很久,打算放弃它,束之高阁,等某天再扫入垃圾堆。其实我还有个airpods2,但戴着跑步总觉得会掉,尤其跑前高抬腿的热身动作,很容易把它晃到下水道里。而且没有个备品好像没有安全感,万一哪天它也罢工,会产生空窗期。

一段对话

阿布拉赫

和父母的一段聊天记录,录音,然后转文字。

重回暖气房

阿布拉赫

今天老妈身体抱恙,我在他们这边照顾一整天,晚上也睡在这里。我都不记得上次睡在自己的房子里是什么时候了,搬走之前,刚买了新床垫,很厚很软的那种,没睡几天。今天把暖气也开了,之前都开的空调。对老妈来说,开空调还方便些。白天两个人整天都在客厅,就只开客厅,晚上回卧室睡觉,再开卧室,都只是按一下遥控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