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話
根叔|已不在穆里
maintainer
1 Followers
10 Articles

鬖絔睩拾|富山駅的 mutant

根叔|已不在穆里

▌2022/二八九Not an easy life being a mutant. This one gets himself so busy on picking noses in the morning.那天是 2019 年的 10 月 16 日。

2

睇唔開|你潑辣,卻也成功了

根叔|已不在穆里

口中的水平,是用哪些砝碼來𧗽量?其水平線是由普世價值裡的客觀量尺,抑或是有自我特色的主觀自忖所訂製?

鬖絔睩拾|不怕生與死

根叔|已不在穆里

在說我妹的貓囝啦,雖然我也豁達看得開。

睇唔開|A Rapid Expansion Might Not Bring A Healthy Growth

根叔|已不在穆里

Not a theory. My ship sank. Definitely would not wish to see anyone else with a good initiation to fail.

Back to All

|鬖絔睩拾|多了一根,也少了一根

根叔|已不在穆里

生理上多長了一根,神經卻少了一根的米妮

|講囫圇肺話|院友解釋上海封城原因

根叔|已不在穆里

別怪我,我不是認真的,我只是在講八塊鴨肉的囫圇肺話。至於怪不怪他,管不了。

刮破皮不是受傷

根叔|已不在穆里

別掹薑亦不需急觴

根叔|已不在穆里

找到新的自慰物,就不再依賴花生醬巧克力,那袋價格波幅比我情緒變化更劇烈更難懂的 m&m。平順剪開袋口,隨惡劣低落心情把マヨ往死裡擠。遇到不是味兒的時候,冰箱裡還有一管わさび幫忙催谷眼淚。盡奶力的捏,直到認為淹死了全部魷魚,直到自我感覺回復良好水平。

紊亂,GRAB n GO

根叔|已不在穆里

情緒再次倏地滑落,徬徨中發現了你。這品牌的花生醬口味是我的靈丹,能令我暫時掃開突然天花亂墜的泛濫蕪雜。謝謝你買了幾包回家藏了起來,要不我早就當零嘴吃光了。五分鐘,就帶來了足夠阻力。I am now hovering in the sky。雖然難受又累,不過已不需去遮蓋由無止境跌宕而揚起的波瀾。

關於獨自

根叔|已不在穆里

靜英英一個人時,不需靜靜雞才能完滿的事。「跟一枝跳舞蘭學跳舞」『駕車與寂寥隨處蕩』「去偷歡」『自摸奶奶以減低寂寞難耐感覺』「不煩二主」『領略秋末落葉離別後的海山風月』「不欲眼前盡是無限的關海山,而憑欄擺個 chok pose」 一定還有很多很多一下子想不出來的可以做 想到了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