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王燕北
maintainer
6 Followers
32 Articles

林梢一抹青如画51

斜阳映酒旗

她抱得很用力,温热的呼吸隔着衬衣的料子急促地落在他背上,看来是真的吓着了。也是,她喜欢了时松墨那么久,肯定再也想不到那人会是这个样子。他早习惯了,却忘了她从没见过植物人。陆斯年拍了拍腰间她的手背,柔声道:“不用道歉,是我欠考虑,忘了第一次见他这样子的人都会害怕。

林梢一抹青如画 36

斜阳映酒旗

杨静月点点头,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她起初坚持说要报警,一来是害怕,二来是气不过。她其实只想逼陈祖耀把手机里的东西都删了,然后两人和平分手就算了。“简单来说,他如果跟你要钱,就是敲诈勒索,如果要挟跟你发生关系,就是强奸罪。现在来看,这些都还没有发生,算是万幸。

林梢一抹青如画 35

斜阳映酒旗

相较于方才鸡飞狗跳的外间,小小的办公室里沉默而静寂。杨静月低着头,眼睛盯着面前胡桃木办公桌的桌沿,微微发颤的双手藏在桌下,指节被自己掐成青白的颜色。她靠着心头一口气撑到现在,等傅青淮和裴媛真的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又害怕了。她们俩怎么说也是老师,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太轻浮,不懂得保...

林梢一抹青如画 30

斜阳映酒旗

永宁的夏季总是酷热多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整天,总也下不透,闷热得叫人心烦气躁。花月令里空调开得很足,清凉舒爽,专供客人等候的小花厅布置得古色古香。紫檀茶台上一盏茶泡得正好,飘出一缕幽幽茶香,心旷神怡。裴媛独自一人坐在桌前,手中握着手机,心不在焉地看两眼屏幕,又时不时抬头看看大门。

Back to All

林梢一抹青如画 28

斜阳映酒旗

傅青淮拿起他特意给她准备的东西,洗漱完毕,却没有出去。甜蜜的笑意渐渐消逝,沉静取而代之。她环视了一遍他的世界,靠在凉凉的墙壁上,闭着眼,发了一会儿呆。Distinction,阶级的划分。他们这样一日日越走越近,终将会给她的生活带来怎样的麻烦呢?

林梢一抹青如画 27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的房间漆黑安静,密不透光,温度和湿度都调成最适合睡眠的标准。傅青淮在一片漆黑中缓缓睁开眼,有种说不上来的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睡眠质量这么高了?才睡到半夜,就觉得神清气爽得可以立即起来一口气读八百篇文献。果然高质量的性生活可以缓解压力吗。

林梢一抹青如画26

斜阳映酒旗

最紧迫的任务完成了,而且从院长大人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完成得超出预期。可能今天来的官员们都很满意?傅青淮不是太懂这些关窍。“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可累死我了。”她握着半杯残酒,缩起腿窝在巨大的布沙发上,靠在身边的陆斯年身上。陆斯年没怎么喝酒,侧过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我早上去看你,明明游刃有余得很。

林梢一抹青如画25

斜阳映酒旗

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杨副部长微不可见地侧了侧身,亲切地问:“斯年,你怎么来啦?陆参谋长身体还好?” “杨叔叔客气,我爸挺好,我刚回家陪他住了几天。今天来看看朋友。”他笑看着讲台上的傅青淮,跟着学生们一起鼓掌。杨副部长看了他一眼,也跟着无声地拍了拍手掌,“女朋友?

林梢一抹青如画24

斜阳映酒旗

每个学期的末尾,都是青年教师们最忙碌的时候。毕竟一个大型组织里,什么人最好用呢?自然是没有资历没有资源,空有精力可供压榨的可怜年轻人。比如,傅青淮。她忙得快疯了,一边要做杜教授交代的事情,一边还要出期末考试题目,教育部又跑出来凑热闹,要作为国家级重点的永宁大学每个学院开一节汇报公开课。

林梢一抹青如画 22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能做顾远书的助手,对于绘画还是懂得不少的,听见熟悉的名字,问道:“《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海浪》?” “都不是。”傅青淮咬着筷子,眼中带着试探的笑意,“他们活着的时候,可不是靠这个吃饭的。” “哦,我明白了。”陆斯年立刻了然一笑,“《章鱼与海女》。

林梢一抹青如画 21

斜阳映酒旗

来人居然是周衍。傅青淮冷不丁被叫住了,愣了一下,“周衍?你怎么在这儿?” “别提了,我约了朋友吃饭,结果打他电话他死活不接。快帮帮忙,带我进去呗。”周衍急急迎上去,“来来来,咱俩跟门卫大哥说一声,我真不是坏人。” 他像是很着急,右手微微拦在傅青淮后腰,把她往门卫室引。

林梢一抹青如画20

斜阳映酒旗

裴媛回来得很晚。她进门的时候,傅青淮还没睡,正在灯下看东西,手边堆着一小叠文件。“你还真在家啊?”她一边脱高跟鞋一边失望地问。她喝得有点儿多,脸颊泛着红,眼睛里亮晶晶的。傅青淮看见她这模样,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过去扶她,“喝得这么高兴?” “高兴,边聊边喝,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1

林梢一抹青如画 19

斜阳映酒旗

两人走过图书馆,往学校后门走去。迎面远远走过来好几个男生,大约是刚从学校后面的小街上喝了酒回来,喧哗着互相推搡。“——胖子,你给我滚过来。” “喝多了吧你,怎么说话呢这是?” “怎么着,你还不服?” ... ... 看着几人吵闹着越走越近,陆斯年微皱起眉头,下意识地轻扯傅青...

林梢一抹青如画 18

斜阳映酒旗

"他要是知道你拿他跟巴赫比,估计高兴得觉都睡不着。"陆斯年想起那场景,笑了笑,"你这未免也太过誉了。" “我一个普通人的意见,他又哪里会当真。" “他会的。其实创作者都会在意的,有时候随便一句还不错,他都能激动半天。他那人性格比较敏感,一幅画儿画出来,且得患得患失一阵子呢。

林梢一抹青如画 17

斜阳映酒旗

果然一转过隔墙,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两人并肩走进来,并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柏拉图之喻》除了艺术价值,尺寸大小也常被好事者拿来作为谈资。“网上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傅青淮压低声音问陆斯年,“他们说时松墨故意用人物画尺寸的画布,画的却是风景,里头其实有什么隐喻?

林梢一抹青如画16

斜阳映酒旗

傅青淮双手抄在西裤口袋里,冷冷地看着赵子西,并不说话。她今天里头穿了一身黑,外头是一件修身格纹长西服,搭配了一条长珍珠链。一截雪白的小臂和手腕从西服袖口里露出来,皮肤的光泽比她颈项的珍珠还要柔润。微卷的长发随意垂在肩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别样锋利的柔美。

林梢一抹青如画 15

斜阳映酒旗

Enjoy the night

林梢一抹青如画14

斜阳映酒旗

地铁里空调开得很足,金属座位在过分明亮的白色灯光下泛着冷冰冰的光泽。傅青淮拿着那把黑伞,独自坐了好一会儿,发热的头脑才算凉下来几分。刚才可真够冲动的,拿了人家的伞,还挽着人家胳膊一路走到地铁站。她摸出手机,飞快地给裴媛发信息。【朋友,我觉得最近水逆好像过去了。

林梢一抹青如画13

斜阳映酒旗

那时候,说是画展,其实不过是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侧面的一个小画廊,谁的画都有。时松墨的那几幅画挂在里面,丝毫不起眼,甚至因为作者栏写着中文名字,直接被人忽略掉。也就是那个时候,傅青淮才买得起其中一副,当然也因此多上了好几个星期的夜班。陆斯年取了笔,打开邀请函来,“邀请函上原本写的是...

林梢一抹青如画12

斜阳映酒旗

傅青淮没想到这么容易,跟着他身后半步往美术馆里走,犹自不放心地问他,“你只看一眼就可以?不是该拿个什么东西扫码么?” “不用,其他场次的门票都是条形码和卡片,只有不对外的那一场才用二维码,所以我一看就知道了。”他从容不迫地在前面带路,随口找个话题,“喜欢时松墨?

林梢一抹青如画 11

斜阳映酒旗

来不及也得去,这两个人谁都不可能憋到第二天。裴媛仗着自己爸妈是镇校之宝,谁都给她几分面子,自告奋勇替她去开行政大会;傅青淮则是一下课,衣服都没换,就直奔汇昭路。汇昭路一带,跟她父母住的南屏一样,以前也是老工厂区,甚至还要更老一些。好多厂房都是解放前的了。

林梢一抹青如画10

斜阳映酒旗

吃了早饭,傅青淮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没想到她妈也跟着出了门,“走,难得回来,我送送你。” 是有话要跟她说的意思。果然两人下了楼,她妈说道:“你别生你爸的气。你也知道你三叔,一辈子跟你爸较劲,当年从他家生了儿子,咱们家生了女儿,就整天没事儿找事儿的说什么他家的是长子长孙。

林梢一抹青如画09

斜阳映酒旗

从小家里管得严,即使都工作了,傅青淮在家还是不太敢睡懒觉。第二天一早,听见她爸妈起床,她也跟着起来,主动下楼去买早饭。老居民区就是这点好,楼下小摊点多得很,热热闹闹地蒸腾起一片白色氤氲,带着食物的香气飘散在梧桐树青绿的树叶里。“老板,来三根油条。

林梢一抹青如画08

斜阳映酒旗

空荡荡的楼道里,昏黄的感应灯随着铁门关闭的声音亮起,又随着傅青淮的脚步声,一层层往上,亮了又灭。她爬到三楼,站在自家门前停下,微喘着气打开了门。幸亏是三楼。这种老单元楼,再住高点儿,他爸妈这岁数天天爬楼梯,可就要受罪了。其实他们家本来是要买房子的。

林梢一抹青如画07

斜阳映酒旗

周衍是建筑师,对艺术设计多有涉猎,的确听说时松墨。他知道的不多,只晓得这人很神秘。以前没什么水花,这几年突然在美国那边火起来,好几个拍卖行都在抢他的画。“《柏拉图之喻》是他的吧,我记得没错的话,听说只展不卖?” “是,算是他最有名的一副作品了。

林梢一抹青如画06

斜阳映酒旗

几个人聊得差不多了,两个主持人满意地收了工,问傅青淮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不了,今天得回家,太晚了我爸又该不高兴了。你们去吧,我打个车回去就行。”她说,起身往后头大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青淮你住哪里?要不我送你吧,我车在楼下。”周衍也起了身,“你一个女孩子晚上自己回去多不安全。

小故事,大伤心14

陈小姐堕落的人生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不干脆在一起算了,也好解决两个人的绝缘体体质。

恐怖直播

风雪夜归人

第六章 小心背后

差一點|第二章(7)

韬韬步爵

掩蓋一個秘密,需要一個謊言;逃避一個秘密,需要生命的代價;當秘密暴露時,卻發現一切皆荒唐。曉東有一個秘密。告訴她秘密的人已经死去,寫著秘密的白紙黑字也已化為灰燼。她帶著秘密来到荷蘭,在這個田園國家開始平靜的新生活。然而,靜好的歲月未能維持多久,經濟危機和文化衝突讓她成為一個負債累累、無家可歸的單親母親。困境中她向曾經急於逃離的人求救,換取解救的代價則是不得不重新面對秘密即將被發現的危險……

差一点|第二章(6)

韬韬步爵

掩蓋一個秘密,需要一個謊言;逃避一個秘密,需要生命的代價;當秘密暴露時,卻發現一切皆荒唐。曉東有一個秘密。告訴她秘密的人已经死去,寫著秘密的白紙黑字也已化為灰燼。她帶著秘密来到荷蘭,在這個田園國家開始平靜的新生活。然而,靜好的歲月未能維持多久,經濟危機和文化衝突讓她成為一個負債累累、無家可歸的單親母親。困境中她向曾經急於逃離的人求救,換取解救的代價則是不得不重新面對秘密即將被發現的危險……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