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體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 Followers
6 Articles

【運動回顧.和你抗爭我很愉快】這時代一點都不愉快,但我們用溫柔守住彼此僅餘的快樂

書生

每當我們提到反送中,彷彿只有痛苦、創傷、無力、悲傷的記憶與感受,因此我們即使不敢忘記,也難以啟齒,生怕回憶歷史會勾起彼此更大的傷痛。「痛苦」彷彿成為香港人「共同體」的核心要素,正如梁繼平所言,「唯有當我們能夠將他人的痛苦,視之為自己的痛苦;將他人所作的犧牲,視之為是為自己而作的犧牲,並且將每一場抗爭都看作是對前人付出的肯定和追認,真正的共同體才能夠成立」。但連結香港人真的只有「痛苦」嗎?

讀臺灣,思香港 —— 建構共同歷史記憶之必要

慕雲

我就坦白說吧,這是個空虛無力的年代。所以,我們求知若渴地讀世界各地的歷史,尤其是鄰近倍感親切的國家。於是《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臺灣最好的時刻》等講述臺灣故事的讀物,成為香港的暢銷書刊,迫切地想從他們的過去抽取甚麼打倒強權、爭取自由民主的竅門。

1

评J.希利斯·米勒《共同体的焚毁》

王立秋

评J.希利斯·米勒《共同体的焚毁》 阿德里安娜·科尔策/文 王立秋/译 Adrienne Kertzer, “Review: J. Hillis Miller. The Conflagration of Community: Fiction before and after...

瘟疫日記:政府發的口罩一定要這麼花俏嗎?

Zoe

黃色的豹紋愛心口罩,這就算了我家附近藥局發的口罩,最近都是豹紋的,結果現在上菜市場買菜或在路邊攤買麵,隨時都會跟帶著時尚豹紋口罩的歐巴桑或中年人擦肩而過,一個瘟疫搞到我們這個以退休人士居多的小城也時尚了起來,大概也是所有人始料未及。因為都戴著豹紋口罩,原本彼此不相干的陌生人也親近...

Back to All

[作答] 2019問卷:身而為人。

戰地島民KMnese

趕在壓哨前,我來回答這份問卷。我是做藝術創作的,但我又正攻讀一個認知心理學為方法的博士學位,身而為人物質的和想像的意義都是我探詢的命題,我想在這份問卷提出些交會的可能。● 在2019年,獲得了什麼讓你最有力量感?科學心理學一向自外於現實世界,一如《快思慢想》審慎而嚴謹的筆調,但現況是,許多知識成為了當權者的幫兇...。

若不能免於恐懼網絡自由民將退卻於火墻之內|訴求

栽秧

該如何稱呼這一層身份,翻墻者,科學上網使用者,我傾向稱之為,漫遊行走於國際互聯網的自由民。在Mainland China生於斯長於斯,接受紅旗下的愛國主義教育,中國領土主權完整不容侵犯無可置疑,大一統情結情根深種。然而在中國,在我們的身邊,生活向我提出了太多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