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are following
125 articles
DuncanLau

移民生活:處處為家

這幾年,從香港移居外地的人漸多,面對種種生活習慣改變,大家都七嘴八舌,最大的感慨,可能就是沒有了家的感覺!

Etta Lee

乩子的誕生

上次與表弟見面時,他提醒我,「出關的文章還沒有發齁~」。我這才發現,自6月17日表弟結束49天的坐禁訓練後,已過了好一陣子,也才意識到,表弟大概是期待我的觀察與紀錄的,畢竟王爺辦事的過程中,被附身的他什麼也不會記得。01 序曲上午八點左右,於家附近的德勝宮開始了當天的儀式。

CHAO YI

朝好聽〉一桌菜

CHAO YI

朝有趣〉蟾蜍,會帶財嗎?

還是青蛙!?

妙蓮殿

娘媽 嘉言錄

CHAO YI

朝聊聊〉代表「初夏」的照片

今年主軸是「離開」

天洛卡

聲聲入耳(家庭關係)

烈日當空,晴空萬里,是個難熬的日子。惟對唐樓天台上的一眾警員、消防員而言,企圖自殺者的靜默,才是真正的要命。危坐天台邊緣的中年女,久久沒有進一步行動,呆望腳下那癱瘓的大馬路。

妙蓮殿

與 天神 的對話

如何安好自己的心 家的平和快樂

一隻會彈琴的貓

心境上的轉變,現在只想好好陪陪她們

也許真的是距離拉近美感吧,這次的過年團聚,讓我在心態上對長輩們的態度轉變很多,我只希望趁她們身體康健、有活力時,能好好看著她們臉上露出開心幸福的樣子;畢竟這幾年疫情教會了我們人類:病毒和時間是不等人的,好好善待身旁關心和在乎你的人。

天洛卡

家門後的女人(家庭 / 生活)

這是一扇門。門上沒有刻畫任何圖案,甚至連最簡單的一豎一橫也沒有。它,只是一扇平實的門。門後的客飯廳也是平實非常,不講究甚麼室內設計,只是桌、椅、櫃等等基本傢俱。再深入一點兒,是睡房。曾經,那兒有一個嬰孩,天天躺在床上,接受眾人的祝福。睡房旁的主人房,有一對深愛著對方的夫妻……

大風

過年了,卻也不像過年

沒錯,隨著年紀增長,總是覺得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又到了農曆春節。

Storm

有家难回:来自乌克兰的Alina

而像我这种,三年多来,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的,和Alina相比,怎么感觉自己更像难民?

猫哥

流放:第七十三章

升任助理之后东南北参加了很多会议,除了正常会议外,有些许美慧不愿意参加的会议尤其是需要出差到外地的会议都推给他。东南北在会上很少发言,坐在不起眼的位置,边听边在笔记本上画速写,随后将有关会议内容传达给许美慧和部门。业务工作更加繁忙,平时经常加班到九、十点钟,有时周末也要加班,总是和朱珠错过。

ale

我的姐姐

我在河北的一家酒店,她在米兰的一套一室一厅。

ale

Antonio的境外电话

白天,他会有大量的时间去滋养自己的疑病症,想象出各种自己没有患上的病。

ale

摘不完的罗勒叶

我用实实在在的金钱去买感觉。

方凱莉

日劇分享《魔法翻新》

翻新房子,就能翻新人生。藉由重新翻修老房子,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生活裡最在乎的事是什麼。

CHAO YI

朝有趣〉畫上什麼是「家」,直擊「弱點」

結果有點犀利啊!

Magenta

蟬聲

進入八月後,蟬聲忽然很盛大。語言在這裡太平凡。事實上,我想說的是,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盛大。只要屋子裡安靜下來,哪怕一秒鐘,你的耳朵會立刻為蟬聲全部覆蓋。它密密麻麻,密密麻麻,比樹上的葉子還要濃密,一層一層,一層一層,一直加上天去。就是這樣,它擋在你和天之間。

Benson‘s note

流浪在都市之內,流連於人群之間,只為一個家。

從宜蘭、台南、泰國、基隆、桃園、再到迄今落腳於台北,這些遷移可不是旅遊形式,都是扎扎實實地都居住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每個地方都有一抹屬於記憶中的自己、朋友、飲食還有那時候的「家」。每次的書寫都像是在探索未知的自己,更加擁抱自己,對於那些過去的,未來一切倘若能各自安好,如此就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