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歷史月
2 are following
1 article
Awkward Penguin

世界上沒有什麼必去的地方|住在 Brixton 的 Sarah Everard

離開Brixton之後常惦念在那裡發生的零星對話與交流,與人接觸的機會在疫情期間尤其珍稀,於是想記錄下來,心裡有點自以為是的,想用我們都看過的那種口吻,說這裡不如人口中的可怕,反而因著文化差異偶爾閃現出獨特的耀眼。但幾乎是敲下鍵盤的同一天,我看到Sarah Everard的名字出現在新聞上,腦海中開始長出不同的念頭。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