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赤兒
花赤兒 hanaakai
maintainer
1 Followers
23 Articles

你有多夠沒有嗅到墨水的氣味了?

花赤兒 hanaakai

「嚓啦」,請問各位有多久沒聽見張開報紙的聲音了? 每當把厚疊疊的一份報章揭開時,總會有一縷輕風拂面,髮蔭搖曳,隨即是一陣紙張受過印刷之後的餘香沖入鼻孔,心頭總是在期待著在沉悶的每一天,能否在紙中找到生活中短暫的知趣彩虹。

寫作人的兩大分類,你是屬於那一種呢?

花赤兒 hanaakai

寫作人也有分類嗎? 小士在這裡想說的並非作品的分類,也不是職業上,或是什麼流派上的區別,寫作從來都是自由的,喜歡怎樣寫、何時、何地、如何寫,當腦袋的創意綻放時,誰都管不著,像山洪般一瀉千里,或如晨曦露水般點滴在心頭,手中筆自然會揮動起來,要控制也找不到該如何制止思潮的方法。

跳蚤短篇| 忘記失戀的記載

花赤兒 hanaakai

我是小明,你好! 這是一個有關忘記失戀的記載,若然你沒有失戀的經驗,這記事大可沒必要讀下去,不過建議可以收藏起來,難估某一天可能用得著,幫上一點忙。

宇宙中有一種愛,叫做Obi-Wan

花赤兒 hanaakai

星戰迷期待已久的Obi-Wan劇集完美落幕,6集中要說的故事,基本上都能讓所有星戰迷所共鳴,觀看前把四十年前的片段重新呼喚,併湊,並組回一個龐大的虛構空間來回應,對新劇是否喜歡,是否收貨是一回事,單單是重組及回味的過程,已經是一種難以言喻的享受。

1
Back to All

寫作之路上巧遇NFT的誘惑

花赤兒 hanaakai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相信大家對九陰真經這一套武學不會陌生吧, 屈指一算,曾經習練的人包括了郭靖、梅超風、周伯通等等,逆練成瘋的還有西毒歐陽鋒,及或多或少被認為有偷練之嫌的王重陽。請讓小士直接跳過開場白式的文字的鋪排,直接入題,經營NFT對創作而言,會否是另一部九陰真經,可令喜歡創作的人攀上筆壇中的四絕顛峰嗎?

【將棋】盤上的勝負覺悟

花赤兒 hanaakai

棋局萬變, 人生如棋,我們的人生就像一盤一盤與命運的對奕,時而佔盡上風,時而進退失據,究竟我們是要向命運俯首稱臣,還是要不斷鑽研人生之棋力,向不斷被改寫的命運鍥而不捨地挑戰,吃掉阻撓我們向前邁進的棋子,從而獲得最終的勝利? 人生真的有勝負之分嗎?

1

懷緬何價? 玩具能彌補生命中的缺失嗎?

花赤兒 hanaakai

不知從何時開始,每隔一段時間不發篇文章,心中便有一種罪惡感在蠢動,不知市內其他朋友有沒有呢? 藉今天勞動假期,外面驟涼驟雨,便來寫一篇無為的隨意文,以解心鬱意悶。

1

創作是為了兌現自己許下的承諾

花赤兒 hanaakai

自小士踏進馬特市的第一天起,便曉得這是一片猶如蒼海遺珠的寫作土壤,沒有商業大氣的入侵,也沒有擾夢傷神的低劣短片,純文字的天空,讓喜愛創作的朋友能聚在一起,找尋回饋文字的路徑,舖出一條屬於自己創作的道路。如當天沒有走進這裡來,或許不會有今天的體會。把自己的文字記錄下來,不是為了被人看見,是為了自清自己。

1

讓創作的心跳伴著故事活下去

花赤兒 hanaakai

以學維生,遵寫為道,讓創作的心跳伴著故事活下去。小士的實驗式小說【我愛的人, 愛上另一個我】的連載在上月底終於劃上了句號。由2021年9月起動筆,歷時十八個月,合共三十一回(字數105877)的短篇小說故事,讓小士如坐上了創作的冒險船,在字海裡找尋寫作的風光,享受了一遍自由的創寫旅程。

1

小士拜年短篇:虎背牛角

花赤兒 hanaakai

大年初一,小明回鄉探望雙親,臨故村里外,獨木橋橫擱兩岸為渡,僅容一行。步至橋中,驟見前方一只大黃牛迎面而來,不禁一愣。心想:“獨木難禦牛人同渡,退還是進?”

跳蚤短篇 | 獎罰分明神殿

花赤兒 hanaakai

小明經過一年奮進式努力工作,勤感動天,終於在芸芸人海中,贏得了一次進入獎罰分明神殿的機會。

讓2021年,完結在"初窺馬拉松的跑步機體5.0完結篇"

花赤兒 hanaakai

當看見前方沒有盡頭的時候,後方留下的是不能回頭的足印。在2021年12月5 日,八時半的晨光及暖和的大氣,見證了花赤兒人生上第一個半馬拉松衝線,花了147分鐘來完成21公里的路程,恰好在法定時間150分鐘的限時前完成,沒有公式的歡呼,也沒有鼓舞的掌聲,半癱瘓的身軀被疲累征服,只有心中明白,自始,精神上從一個境界,"跨越了"到達另一個境界。(圖中的是記念獎牌,並非真的獎牌)

初窺馬拉松的跑步機體4.0

花赤兒 hanaakai

噗噗....噗噗....還有14天。從一年前的一個念頭, 一 個決定,轉眼便過了341天,疫情未如想像般褪去,病毒也像沒意識要向人類揮手道別,一切如常得沒有了新聞價值,而由跑步系列的1.0寫至本篇的4.0,小士即將迎來人生的第一次半馬賽事,在12月的5號,早上六時正開跑。

【科玄前線】系列之"光"與"劫"

花赤兒 hanaakai

小士這段時間一直忙於其他創作上的事情,冷待了【科玄前線】這一個重要的創作系列,心感罪過。【科玄前線】系列今天終於能更新一篇小士對"光線"的理解。

初窺馬拉松的跑步機體3.0

花赤兒 hanaakai

踏入9月第二個星期,即在發佈了2.0的三個月後,小士終於可寫出這題目的3.0了,比預期的8月底晚了十多天,在前兩晚的零晨時份,終於踏實地完成了人生第一次跨過15km的階段性目標。經過了三個月炎夏的折磨,當快要抽筋的腿足停在第一萬五千米的一刻,總算可以遙望半馬拉松的終點,尚有6公里的距離給小士去征服。

無言傷害,讓筆下角色離去之痛

花赤兒 hanaakai

沒有寫感想文已有一段時間,有點不知從何入手。剛剛隨意找了間Cafe坐了下來,在沒有太多的思维整理下,開始寫下最近纏繞著創作的糾結,來紓解不為其他人道的鬱悶,便是應否把小說裡的一名角色,判處死刑。

【麵包兵團】創作序 - 美食的代價

花赤兒 hanaakai

懶文了一段時間,主要是為了小士的首次創作四格漫畫【麵包兵團】作初稿及準備。此文作為創作序,希望和大家分享創作此漫畫的初心。這一年裡,除了不停地在寫小說外,小士一直也在構思一套四格漫畫,前後也有兩年多時間吧,除了享受創作自娛的樂趣外,當真正面世前,小士總認為一套漫畫必須有一個中心思想,剛好此漫畫主要是關於小士的最愛食物: 麵包的趣事,故小士考慮再三,便以珍惜食物來作為漫畫的正向思想吧!

善待網上的自己,才能補完缺失的靈魂

花赤兒 hanaakai

讀過武俠小說,或看過古裝片的朋友,對綽號這一詞應該不會陌生吧!很多武功高強的俠士或豪雄,當在江湖上幹了幾件轟動一時的案子後,很快便會傳出一個威風八面,或懾嚇旁人的外號,稱作闖出了萬兒。不論是黑與白的爭鬥,服誅在這些被冠以綽號人物手下的敗將,即使殺他的人有多少個綽號,但殺人的靈魂只有一個,就是本人,血債只會記在兇手的頭上。

跳蚤短篇| 生命重啟登記署

花赤兒 hanaakai

你現在的人生失敗嗎? 你感到絕望無助的時候,有否想過不想再做今天的自己? 在不久的將來,某國政府將容許一項國民的更生計畫,稱為"生命重啟登記",申請人一經批核,政府將消毀該名國民的一切過去,包括姓名、身份、電話號碼、父母資料、稅務號碼、工作履歷及犯罪記錄,所有將會從頭來一次,嚴格來說,除了不能抹煞腦內的記憶,登記後就變成一個過去空白的人。

跳蚤短篇 | 婚約冷靜期生效

花赤兒 hanaakai

不久的將來,鑒於離婚率高企,法院通過了婚約冷靜期法案,所有由雙方自由協簽定之合法婚姻協定,首半年為婚約冷靜期,雙方於簽定協議半年後,婚約才正式生效………

初窺馬拉松的跑步機體2.0

花赤兒 hanaakai

跑步是為了什麼?沒錯,是為了健康,但在烈日當空下,也不知是不是冒著生命危險時在跑,一種覺悟油然而生,原來向馬拉松進發的意義,不止於挑戰自我。

Matter舊人打卡| 還沒弄清楚身在何方?

花赤兒 hanaakai

去年10月份不小心跌入坑內,也不知過了試用期沒有的創作騎士, 小士的創作格言是: "可以錯過了歲月,不可以埋葬了青春。"

1

“一百萬的快樂” - 魔帳武林上線

花赤兒 hanaakai

今天是很值得記念的日子,對小筆來說,真的非常特別,活了一把年紀,竟重拾初次約會時既緊張,又患得患失的心情。因為今天,2021年4月27日,小筆向文字的黃河裡一跳,開展不少於5年的小說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