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
49 are following
175 articles
刘紫旭

無病呻吟——幾首蘇維埃音樂推薦

豐碑不壹定都是光明 “弱小和無知不是人類的障礙,傲慢才是。”劉慈欣在《三體》中用這樣告誡的宣示了人類的終結。而這份“傲慢”,在人類歷史的各處都以各種形式廣泛存在,有人高呼“Veni Vidi Vici”;有人吶喊“Велика Россия, аотступать некуда - позади Москва!

厭然別居

安德烈·維辛斯基的另一面

1937年2月23日-3月5日聯共(布)中央在莫斯科召開全會,開啟又一輪規模空前的大鎮壓。雖然蘇聯檢察院成功進行了一場又一場“政治審判秀”,但國家領導人始終讓檢察機關在揭露“人民公敵”方面屈居第二,內務人民委員部才是主力。1935-1939年擔任蘇聯總檢察長的安德烈·維辛斯基積極...

厭然別居

索洛烏欣筆下的蘇聯七十年代社會

蘇聯詩人、作家弗拉基米爾·阿列克謝耶維奇·索洛烏欣活躍在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他1924年生於弗拉基米爾省弗拉基米爾縣阿列皮諾村(今弗拉基米爾州索賓斯基地區)農民家庭,是第十個孩子(老么)。俄羅斯農村始終是索洛烏欣文學作品的主題。蘇共中央刊物《共產主義》雜誌1982年第二期登載了...

厭然別居

KGB怎樣糾纏沙卡洛夫院士

安德烈·沙卡洛夫院士生前是蘇聯持不同政見群體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雖然居住莫斯科(1980年被驅逐到高爾基市),卻是全國異議人士的榜樣(亦是KGB的眼中釘)。許多人從各地給院士寄信、打電話、呈送手稿、諮詢意見,所以沙卡洛夫的名字經常出現在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文件中。

Giang Hồ Viễn Nhân

吉尔吉斯斯坦国旗小识录

一段历史

舒嫚

精通蘇聯料理藝術:包裹在布林餅裡的悲歡離合

「我依然強烈地感覺到流亡的疏離感──就與第一個淒涼的費城冬日無異。資本主義者正在替鴨去骨,張羅佳節盛宴,而我卻未被邀請。在充斥開心果青醬和嫩煎磨菇醬的八○年代「美食」世界裡, 我不過是個早已出局的輸家,說不定還是個階級敵人。」──安妮亞‧馮‧布連姆森 布連姆森為著名的美食專欄作家,生長在蘇聯時期物資十分短缺的莫斯科。

胡瘋

《人民的悲劇》:1996年版序

俄國革命,至少就其影響力而言,是世界歷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胡瘋

《人民的悲劇》:一百周年紀念版導言

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即將來臨之際,我們應該怎樣紀念它呢?

Toshi Tantei

Kosmos 127—全月球探索聯邦航天計劃

本文內容純屬虛構,100%由Midjourney+ChatGPT生產製作。試問AI如果蘇聯在20世紀中期贏得了太空競賽,世界將迎來何種局面的架空歷史。文中包含真實歷史場景,但所有提及單位與人名皆為杜撰特此聲明。

厭然別居

1980年代初的“古姆”總經理腐敗案

“特維列季諾夫案/古姆案”在蘇聯時代報導宣傳不多,解體後又被其他更惡劣、更惡名昭彰的刑事案件所“遮掩”。然而正是八十年代初期對該案及類似案件的偵查,揭穿了蘇聯社會從上到下糟朽透頂的現實。人們發現原來大受吹捧的蘇聯貿易行業早已千瘡百孔,自從1970年代就成了腐敗的“領頭羊”。

厭然別居

莫斯科映像管廠務工趣事

中學畢業,媽媽非常希望我考大學,但這很難,因為我九年級、十年級幾乎沒怎麼念書。我本來拿不到畢業證的,考了三個2分,可當年的人不會把2分寫在畢業證上,要“維護學校聲譽”,所以給我改成3分。媽媽堅持讓我到外語學院上預備班,我確實去了一次,倍感無聊,遂在一家工廠找個鉗工學徒的事。

厭然別居

我印象中的蘇聯食堂

▢ 阿納托利·哈馬耶夫 我是一個曾在蘇聯食堂吃了多年飯的人。起初作為大學生吃學校食堂,上班做了普通工程師吃單位食堂,最後到各地出差考察蘇聯經濟——吃全國的食堂。今天打算寫寫我印象中蘇聯的食堂什麼樣子。本人第一次親身體驗“非家庭餐廚”是在部隊食堂,簡直太可怕。

iyouport

问答:苏联如何成为促成以色列右翼政治的因素之一;支持同性婚姻就是“更文明”吗?

"说国家就是说战争。不存在‘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和’处于和平状态的国家‘。也并不存在‘想要战争的国家‘和‘想要和平的国家‘。所有的国家,仅鉴于其存在的简单事实,它们都是战争的工具”。—— 阿尔弗雷多·M·博南诺,《走向无政府主义的反军国主义》

厭然別居

談談蘇聯的“票證供應制度”

布爾什維克奪取俄羅斯政權後,為了向人民提供食品和工業消費品,迅速推行“票證供應制度”。這套制度事實上斷斷續續到1991年蘇聯解體才消亡。早在1918年春季的彼得堡,每證發放的每日定量麵包甚至低於後來著名的“大封鎖”125克。蘇聯政府戰後大力宣揚125克,藉此控訴戰爭之殘酷,卻“忘...

厭然別居

衛國戰爭初期紅軍無線電通信狀況

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Реввоенсовет)制定的1933-1938年工農紅軍發展計劃要求國內無線電工業“進一步發展通信設備,為包括步兵連、騎兵連、炮兵、飛機、戰車在內的各軍兵種提供無線電台”。但遺憾的是,該計劃並未如期實現。蘇聯無線電工業的發展速度遠遠低於飛機、戰車的製造速度。

厭然別居

克格勃在軍內反間諜的一個案例

□尼古拉·伊甫柳什金《克格勃:昨天、今天、明天》國際會議上的發言,莫斯科,1994年 克格勃從1978年開始採取協調一致行動,大規模指控義務兵從事“間諜活動”。我本人的案件是這長串案件的第一個…… 正因如此,我將試著以親身經歷來說明他們炮製此類案件的套路和手段。

厭然別居

1961年比斯克警民衝突騷亂

1961年6月25日,阿爾泰邊疆區比斯克地區“五一”村38歲木匠尼古拉·特魯布尼科夫偕妻子瑪麗亞、妹夫阿納托利·普利列普斯基去比斯克市集市(今名“中央集市”)選購二手汽車,隨身攜帶2580盧布(1961年貨幣改革後的“新幣”)。當天他們沒能買到車,特魯布尼科夫和普利列普斯基決定喝酒,瑪麗亞·特魯布尼科娃在附近排隊購物。

厭然別居

赫魯雪夫年間的外匯黑市案

蘇聯法律禁止本國境內使用外國貨幣。雖然刑事處罰很嚴厲,但仍然有著相當規模的外匯地下黑市,其活動在赫魯雪夫“解凍”年間達到高峰。尼基塔·赫魯雪夫1954年上台,1964年下台,即使在同時代人眼裡他的統治也是矛盾的。一方面,赫魯雪夫公開譴責史達林的罪行,推動改革,並實現了人類首次軌道...

厭然別居

布里茲涅夫回憶錄的捉刀人

– 什麼叫低調?– 打贏戰爭、開墾荒地、復興國家,之後二十年對此絕口不提!(布里茲涅夫時代笑話)布里茲涅夫總書記名下著作的印數以百萬計,強行冠以文學之名,列入教學大綱,共青團員和黨員必須閱讀並摘抄要點。可到了八十年代末又被大批搬出書店,當作廢紙銷毀。

厭然別居

阿爾扎馬斯火車站大爆炸

1988年6月4日,一列運載著100多噸炸藥的貨運火車途經阿爾扎馬斯1號車站,突然發生劇烈爆炸,造成91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若非該車因故晚點,後果恐將更加慘重。雖然政府高層進行了詳細調查,但爆炸真實原因一直眾說紛紜。6月4日上午9:32,從捷爾任斯克開出的3115次貨運列車駛入阿爾扎馬斯1號火車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