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伦特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8 Articles

188 | 纪念阿伦特 | 我们必须思考(上)

结绳志TyingKnots

做最坏的打算 / 抱最好的期待 / 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

1

理解与叙事真空

Raymond

关于人类事务,不要笑,不要哭;不要愤怒,要去理解。

造梦的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与这个世界

Xa

前言新冠疫情发展到今天,千禧一代熟悉的那个和平,全球化,新自由主义经济主导世界秩序已经濒临崩塌,不同思想的争锋愈发激烈,试图在此复杂事件中掌控于己有利的素材。最初,在言论打压,官僚怠慢和疫情预警系统失效的情况下,似乎是自由派对权力的批评暂时得势。

2

阿倫特的平庸之惡

Lijie

無論是作為流亡者,還是作為極權主義的受害者和不妥協的反抗者,我與阿倫特的立場都沒有什麽不同。區別僅在於面對的極權者有別,但其極權的本質是一樣的。阿倫特從政治學家角度提出平庸之惡,可以理解。但假如將這一說法轉換到哲學角度,有必要進一步探討。

Back to All

《讀愛》/《為愛朗讀》:無知是罪嗎?

I AM NOT A CAT

說漢娜(Hanna Schmitz)是一個大罪人,是不以為過的。她在電影《讀愛》/《為愛朗讀》(The Reader)裡,先勾引未成年少男,雙雙陷入情慾之中;又曾為納粹德軍效力,看管猶太人集中營,把他們一批接一批的送上開往奧斯維辛的「死亡列車」;更試過見死不救,讓受押猶太人被困火場,堅拒開門放生。

漢娜.鄂蘭《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書摘

I AM NOT A CAT

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著,施奕如 譯: 《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台北:玉山社,2013。「因為這些兇手都不是天生的虐待狂或殺手。

阿伦特:犹太人问题与身份认同困境

子扉我

1975年12月8日,在纽约的一座教堂里,汉娜·阿伦特·布吕歇尔的葬礼如期举行。根据亲友们商讨的结果,与会者先后用希伯来语与英语诵读了《圣经》的《旧约·诗篇》。[1]这是对她一生的总结:这位逝去的政治理论家,是一名具有犹太血统的美国公民。然而,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他们忘记了她的另...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测试卷

子扉我

夏似乎流行用“没有……,只有……”造句,比如最著名的例句“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响彻全世界。那么我也见样学样,造个句试试,还是加花的: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测试卷。这句句子是什么意思?这就要从墙内著名的文艺青年聚集地逗ban说起。逗ban是一家墙内网站,简单说来就是Good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