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詩社
1 are following
16 articles
阿怪

<INTERESTING -- I AM TALKING, YOU ARE NOT LISTENING>

記香港中文大學上周一推出新校徽, 簡化版使用僅一星期。

阿怪

霧 안개 ◎阿怪

霧 안개 ◎阿怪 曖昧是霧中的路 看不清 於是便 眨巴眨巴 霧即汽 從海來 晃動 神經神經 遇山降 留?選擇 做水?還是做霧?藍綠藍綠 長鏡頭為瞳 車廂 呼吸 吸呼 吸呼 ... ... Good morning Ice cream smoke 咔擦 相?

阿怪

《牆》

你必須接受和認清 這是一幅牆 開始時是牆 變化中是牆 每一天都是牆 你可以問 牆是什麼時候建成的 為何堵在跟前 這塊磚你有份放下嗎?投擲嗎?或者可以放行三個 兩個 就一個 不可以 誰說!沒有人說 但不可以 可以,可以去想 誰建 每一天一點點的耗損 可以,可辯 不是同一幅 真的...

阿怪

《因》

她知道所有的名字和細節 他知道星期和天和小時的事,但不知道五年、七年 又或是五月、七月 他不知道很多事,卻有年 他知道所有的事,去除身份,有年 河流 從前面流到今生 像浮木 漂流 又滋養出葉 (阿怪,2021-10-11) (阿怪,2021-10-11)

Related Tags

Back to All
阿怪

《在家散步》

在家散步◎阿怪 我是一個編輯大叔 不論武肺還是不武肺 在家工作已經廿年 給大家一個秘訣在獨居和亂世都不變膠不變痴線 早上consume明治朱古力 咖啡喝即沖便好 不必講究 記得淋浴 記得做三個鐘 然後在家散步十分鐘 中午和晚飯簡單吃便好 要種綠色的小植物 案上要有朋友寄的明信...

阿怪

《前戲》

我從不知道 一支好聽電結他需要預熱 而且燈光是橙色的 光管在升溫中躁動低吟 然後在臨界點前發出警告 在還未作出反應前比你更早一步 上 下 是關 是重開 我告訴你我是主人 我告訴你我是主人 (2013)

阿怪

疲倦

寫一首關於疲倦的詩反正每天都疲倦體會是否等於觀察?每天疲倦的人是否真的理解什麼是疲倦 她挽著橄欖綠longchamp手袋很舊 有點髒因為她總是每天都用一樣的手袋穿過奇怪而躁動的人群在地鐵裏呼吸不能前方的路人吐出了一口煙 或咳嗽她閉氣快步衝前反對我反對反對我反對她心裏突然出現這樣的句子反對什麼?

阿怪

《天台樹》

在圖書館的窗戶看出去 看到兩棵樹在對面大廈天台 只有人快樂的時候 這兩棵樹才是快樂的 只有人自由的時候 這兩棵樹才是自由的 只有人心安的時候 這兩棵樹才是令人心安的 對於失望悲憤痛苦的人來說 樹是失望悲憤痛苦的 其實一切只是人 不要怪樹 其實一切只是因 不要怪果 圓...

阿怪

《肥皂泡,二男子,在二零一五年》

北面吹來了一個肥皂泡既說是泡 就是在說那種虛空的泡 就像那些炒股人說的泡沫爆破的泡不是在說那些劇毒在降雨後焦黑土地上混濁的白泡 儘管那也是在北面的 凡是北面的 剛好都會爆炸 這肥皂泡是從去年十月吹到南來的從那北面的一男子口中吹出 過了一年竟然沒有爆掉不 這裏也不是在說那種孩童無聊...

阿怪

《記得》

有一些歌 是spotify 找不到的 一些舊歌 一些不出名沒有上過金曲榜但你記住了的舊歌 在夜裏想聽的時候 你不斷把你記得的歌詞打在google 「翻開了寂寞的舊抽屜,我又看到了你寫的詩」 開頭是這樣的 有130個result 這首歌還不會被忘記 叫飛鳥與冬天 直到有一天 你真的忘記

阿怪

《凌晨一點的電車》

凌晨一點的電車 停在了某站 燈還亮著 無論何時 對面的大廈總有幾扇亮著的燈 對面的對面 想必也是這樣 穿著紅黃相間反光背心的維修員 提著電筒照著 仿似在《小王子》星球上的人物 夜了 螢幕傳來訊息 「Call this a night」 Call this a day (阿怪,2018年7月)

阿怪

《我們每一天都投進灰色的深海中》

我們每一天都投進灰色的深海中 波濤洶湧 沒有意志的語言成劍 剖開年輕的皮膚 鮮血直流 但我們還是一次又一次地 向前游去 總相信不會被溺死 看我們是張出翅膀還是鰓 一代又一代的外星人以為覓得安居 卻只是成為圈養的食糧 有些不小心長了肥肉 竟又變得人模人樣

阿怪

《一些》

有些費用一個月交一次 有些合約簽了是一年 有些緍約簽了是一世 有些散工只有一星期 有些事只是一次 有些念頭縈繞一輩子 (阿怪, 2018年7月)

阿怪

〈住在一間體面的灣仔劏房〉

我在厠所站著喝蜜糖水 自己調的 因為我生病了 喉嚨痛 三天前發作的 同事說﹕「你女仔自己一個人住要識得錫住自己呀」 是的 住在一間體面的 在灣仔的劏房內 在床邊挨著窗看軒尼詩道 在雪櫃頂靠著寫字 在廚房鋅盤前脫光衣服 沒有 沒有什麼色情香艷的情節 就只因為迷你洗衣機在鋅盤...

阿怪

《現在的凌晨》

有時候覺得 若果半夜睡不著或者就是為了聽一場凌晨四點的暴雨 最近自己和深夜的朋友發明了兩個新詞「真晚安」和「假晚安」先在一點半時分send 一個假的大約隔三兩小時 再道一個真的不敢說「我睡了」只可說「我試著」 我搞不清朋友問我昨夜如何是問我剛剛的昨夜 還是昨天的昨夜只是突然今夜想...

阿怪

在大會堂圖書館用電腦用jobsdb找工作

沒有工作的第三個月我了解了一些人生的道理在遇到真正珍重你的人之前 總要經歷無數次的無視糟蹋貶抑抵諉愛情如是 找工作如是 抗爭如是在這漫長的未知終點的過程中你必須冷靜 對自己有信心 不要敗給恐懼而折服 一路在午飯時間過後的烈日中走到大會堂圖書館我看到許多上班一族他們的恤衫或裙...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