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
21 are following
41 articles
小乙

性骚扰,一次或很多

豆瓣曾经有条广播,请曾经遭受过性骚扰的女性回复数字1,从未经历性骚扰的回复数字0。结果,上百条的回复里几乎全部是1。我也是其中一员。

forjusticeonly123

曝光陈纯性骚扰【新增七位受害者】

【本文可随意转载】 【文末有更新,内容为七位女性对陈纯的指控】 【欢迎大家继续向我投稿,如有新情况出现,我会继续更新】 这是一篇对我与陈纯交往过程的描述。这些事情大多发生于四年前,彼时,我刚满21岁,陈纯34岁。之所以现在写出来,是因为我越是接近对方的年龄,就越感到不安。

马屿人

反抗性骚扰,印度女摔跤手正在塑造更伟大的传奇

这几天,网络上有很多关于史航性骚扰女性的消息。男性利用优势地位骚扰、霸凌女性是屡见不鲜的事情,然而勇于站出来揭发的勇敢女性是少之又少,一方面是因为最终成功维护自己权益的案例很少,另一方面是因为那些好不容易站出来的女性基本上都要再经历一遍网络360度无死角审视乃至网暴。

犸奇

我经历的职场性骚扰

看上野千鹤子和铃木凉美对谈的《始于极限》的时候突然有了顿悟:原来我也经历过职场性骚扰。

中國女工。記錄

她走过愤怒和羞耻铺就的道路 | 女性记忆摄影【城中“姓”事 05】

“难道妇女安全问题的存在还需要调查吗?”

结绳志TyingKnots

86 | 反高校性骚扰:如何将“网络风暴”变为“制度性防范”?

2018年春,一系列事涉多位知名教授、学者的性骚扰或疑似性侵事件被曝光,在网络公共空间激起持续而强烈的反响。本文由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郦菁在2018年4月8日投书发布至澎湃“思想市场”栏目。本文发表的二十天之后,人类学系内的教师性骚扰行为亦引起广泛关注。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性骚扰行为发生在田野调查期间。

椰子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Lily

弦子与“米兔”在中国

初识弦子,是在成都的一个活动中。她和其它朋友坐在台阶边,不注意可能还真发现不了。弦子给人的感觉,友善可亲,单薄瘦弱——与她内心的坚定与散发的巨大的能量,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说我是做中国的MeToo研究的,能否加一个微信。她说好呀,有需要可以找她。我给了她一个拥抱,谢谢她所做的一切。

ravendavid

Series Report on Xianzi’s litigation 01

Background Information and simple timeline for Xianzi's case

Blockflote

2021年9月14日弦子在庭审后与大家的沟通

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当然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样,你是不会给这个事情改变的。

椰子

我们在校园里对性骚扰说“不” | 温州中学讲座实录

2021年8月22日,陈老师在八百人会议室为全体温中新生开展“对性骚扰说不”主题讲座,从定义、迷思、应对等角度给同学们科普了反性骚扰知识,辅以身边事例(如“壁咚”“阿鲁巴”等),现场笑声、掌声不断。讲座实录如下,后附校友实务组制作的反性骚扰手册,欢迎领取、传播。

Shyrz

Shyrism.News #2 每一个声音都很重要

从本期开始,我将尝试采用更简洁更结构化的写作方式,尽量缩减冗长的篇幅,给大家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

多数派Masses

互联网公司成性骚扰的“重灾区”?

互联网公司成了性骚扰“重灾区”的论调由来已久,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在互联网公司曾发生过的、或引起热议的涉及性骚扰的事件。

xuxiemituzhi20-21

《中国米兔志(2018.1-2019.7)》后续进展更新

续写中国反性骚扰档案,记录公共记忆

多数派Masses

如果阿里有防治性骚扰机制,受害者根本不需要在饭堂自挖伤疤

既然阿里时常自诩是互联网第一带头大哥,那么请在建立企业预防性骚扰机制上也做好带头大哥的作用吧。

椰子

吴亦凡事件:“顶流”的权力与新时代的荡妇羞辱|性别新闻简报10

‘想红’就是新时代的荡妇羞辱。本期简报聚焦吴亦凡事件与“女权男”周玄毅翻车事件。

Kasy_Jaelei

猪圈观察笔记3|表白

“我好喜欢你,你很温柔,很适合结婚。”

多数派Masses

南大招生宣传:官方主导的性骚扰,畸形的高考宣传文化

这几天,比高考语文题目、数学题目讨论热度更高的无疑是南京大学的招生宣传照片:一位女同学站在南京大学大门前,举着一张上面写着“你想不想让我成为你的青春”的白纸。我们想要指出的是,这次的宣传是一次堂而皇之的官方主导下的性骚扰,还夹杂着灌输强者逻辑和成功学叙事有关的“高考”与“青春”的畸形文化形态的强烈意图。

柴路得

我們正在成為未來的某種“先例”

目前這個結果我們都有預料,畢竟要勝訴本來就無比困難。只是我還是很難過,這樣他們等於在告訴我們,只要你沒報警取證,就是死路一條,要永遠閉嘴;弦子的案子則在告訴我們,就算報警取證了,究竟又能怎樣......我不希望我們的一次“敗訴”會影響到弦子以及更多有相似情形的案子。

围炉weiluflame

青书馆X围炉:有关女性主义的三个议题

本期围炉是由青书馆Y-talk与复旦围炉的合作夜话,以最近的女性主义事件为议题,邀请各位来自不同学院、不同专业与不同性别的同学,就个人经历和学习经验进行自己的想法分享。陈 = 陈唯伊 张 = 张树鹏 纪 = 纪昊楠 徐 = 徐雪 魏 = 魏政 林 = 林欣欣1.卫生巾互助:月经羞耻or生理隐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