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 Followers
5 Articles

【04】我也想问香港政府,为什么轮候公屋那么久

香港不是大商场

「香港不是大商场」电台第四期

活在香港:日常對付環境干擾之道

青兒說

啊~~~!(讓我想起正鄭嘉穎的food panda廣告哈哈哈)我是一個對聲音很敏感的人。裝修聲、車聲對我的影響還好,起碼他們都是一些沒有多大意義的聲音;但如果那是人說話的聲音,儘管微小,我的耳朵還是會豎起來,自動去關注別人在講什麼。閒來無事時,這還不算什麼問題;可如果我想專心做事,甚至是睡覺,那就頗為困擾。

吉普賽人「上車」

Hecate

我曾經一度當自己是這個城市的吉普賽人。那時剛從學校宿舍搬出來,一邊縱容自己在練習瑜伽上的追求,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寫著畢業論文。因爲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別處兼職做和瑜伽相關的工作,當然也是爲了省錢,我選擇了放棄長租的打算。閒中回港時,我住過月租酒店、朋友公司宿舍的單人間、個人運營或酒店式管理的 Airbnb、太空艙。

〈住在一間體面的灣仔劏房〉

阿怪

我在厠所站著喝蜜糖水 自己調的 因為我生病了 喉嚨痛 三天前發作的 同事說﹕「你女仔自己一個人住要識得錫住自己呀」 是的 住在一間體面的 在灣仔的劏房內 在床邊挨著窗看軒尼詩道 在雪櫃頂靠著寫字 在廚房鋅盤前脫光衣服 沒有 沒有什麼色情香艷的情節 就只因為迷你洗衣機在鋅盤...

Back to All

香港劏房

阿怪

“7k for a house like a cell and you really think we out here scared of jail?” Drew in Aug 2018, 1 year ago. Model: my sn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