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勢
3 are following
10 articles
舒嫚

台中客家故事館

勳說要帶大家去她家後山賞櫻兼野餐。想到來回彎曲山路,打退堂鼓,跟嵐她們去東勢逛逛, 有人要去排名店吃牛肉麵,有人要去吃肉圓, 有人帶小孩去客家園區做戶外教學作業, 吃牛肉麵,肉圓跟我沒關係,客家園區參觀過了, 沒有新的展覽不去看了,也不想人擠人逛街。

知秋

長豆乾炆排骨有陽光及時間釀出的香氣

經過日曬及時間轉化,長豆乾散發獨特香味,和著排骨肉香,湯喝起來有著酸香氣,順口不油膩。

舒嫚

東勢客家文化園區

「東勢客家文化園區」是由東勢舊火車站改建而成, 這裡也是東豐自行車綠廊的騎乘終點或起點。園區內陳列許多與客家文化中的食、衣、住、行、育、樂相關的文物, 並舉辦不定期的展覽,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能將客家文化完整保留。↑ 以上文字取自官網。元宵節前去參觀活動時,拍了很多照片, 分成5次PO過了,終於要來看看園區外觀了。

鄭立明

魯班廟的鋸子和斧頭|走過九二一|12

天翻地覆一場之後,關於它的認識,也在重整,921,地震,7.1、7.3,集集、九份二山,逆斷層,林林總總隨著時間推移,資訊也跟著變化,或者推翻之前,或者更新、校準,在科學上,地震形貌是趨於精確,然日常中,波及程度少的大部分人逐漸淡減,甚趨無感。

鄭立明

再見小鰲|走過921系列|10

再訪東勢 兩年後的清明,我趁著彰化老家掃墓之便,又往東勢跑了一趟。下了車,腳卻找不著落點,不再爬滿帳篷,倒是塞滿了車輛廣場、改建了的國小,依然停業的戲院……我自然而然信步走到了鎮上的本街,繞了一圈,「他們到哪裡去了?」心裡嘀咕著。小小的一個東勢鎮,到底當初那些人都到哪去了呢?

鄭立明

遇見小敖|走過九二一地震|04

比起廣場上的其他小孩們,這男孩個頭、年紀都明顯大號了些,不過,講起話卻又一個樣,甚至還小了些的感覺,總沒頭沒腦地出口,愛發怪問題,很不得人緣的那種。小敖頂著光滑小平頭,一張被太陽烤得黝黑黝黑的臉,然而,他懷裡一直抱著的那隻狗,比他更黑。小黑狗胖胖地,不時可以從微張的嘴裡,看到那短短鈍鈍還沒長全的小犬齒。

鄭立明

遇見小敖|走過九二一地震|04

比起廣場上的其他小孩們,這男孩個頭、年紀都明顯大號了些,不過,講起話卻又一個樣,甚至還小了些的感覺,總沒頭沒腦地出口,愛發怪問題,很不得人緣的那種。小敖頂著光滑小平頭,一張被太陽烤得黝黑黝黑的臉,然而,他懷裡一直抱著的那隻狗,比他更黑。小黑狗胖胖地,不時可以從微張的嘴裡,看到那短短鈍鈍還沒長全的小犬齒。

鄭立明

塵沙斑駁的作業簿|走過921地震|03

地上躺著一本塵沙斑駁的作業簿,上頭的姓名、年級、學校仍清晰可辨此時,已過了急難救援期的東勢,倒像是考古隊開挖了的情況,不同的是考古人員用的是鏟子,而天災之力伴隨著的則是怪手,工程器械迅速收拾了地牛肆虐後的殘局。對這座山城變形而扭曲的臉卻莫可奈何。

鄭立明

斷層線上的蘋果在跳舞|走過921系列

進入東勢十一月了,黃澄澄湧動的巾幡拂不去南台灣太陽灑下的熱刺,正午的陽光仍能螫得人皮肉發疼,大甲溪溪水孱弱地流經東勢鎮。921大地震後的七七四十九天,為死難者舉辦的水陸超渡法會在大甲溪河濱地上舉行。砂石灘上臨時搭起藍白相間的棚帳,三幅大佛彩像居中高懸,法壇兩側一個又一個姓氏與人名...

鄭立明

從此,一切堅固的都煙消雲散了

「一切堅固的都煙消雲散了」那個日子以後雖不是末日,但至此之後,之於某些人,之於我,這種感覺是確確實實的。1999年9月21日凌晨,超級大震來襲的時候,我才剛剛回到家,和往常一樣地停好機車,上了三樓住處,打開大門,循線摸進自己房間,一邊推門一邊側過肩頭脫下背包,突然間,整個門框晃動起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