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6 Followers
68 Articles

有点忙,有点累

奇妙趣事

大学生活就是如此

内耗中的自救

逆流而上

自从考上大学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回到以前高中时期的状态。高中时期目标是明确的,我要在大考考好成绩,申请自己想要的科系。我在高中也算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我考上了自己想去的科系。那时候的我好开心,觉得目标达成了,终于可以迈入大学阶段。我就告诉自己,大学是新开始,我仍然需要继续努力,往自己感兴趣得领域发展。

回忆Monday Blue

奇妙趣事

虽然有点迟了,但还是想记下来。。。

我回来啦 XD

奇妙趣事

不知不觉已经一个多月没投稿了,连Matters都没打开,哈哈哈。。。

Back to All

「生活」往事只能回味

mrspointm

昨天和大学闺蜜通了三个小时的电话,好多回忆涌上心头,一起聊了事业,家庭,爱情,就好像我们才毕业不久的样子,仔细一算都毕业10年了,时间能不能慢些走啊。大学那段时光应该是我整个学生时代最最开心和难忘的时间段,遇到了一群知心的朋友,还有一些感情上的傻傻的事情。

台湾学生真的要来大陆上大学吗?

李方寸

看看大陆学生的选择

《致谢》

ansturm

在不知所往的夜路上,我突然双脚驻地,刹车回望,我回望的,仅仅是“致谢”吗?哈哈哈哈……

终于有水果吃了

奇妙趣事

来大学这么久,终于吃上水果了。

阿格尼丝·赫勒:大学的过去、当下和未来

王立秋

匈牙利哲学家、布达佩斯学派思想家阿格尼丝·赫勒(1929-2019)关于大学的一次演说。5月12日是赫勒的生日。

1

从自己wechat搬的废文(其二

Koffrea,Y,Z.

象牙塔与安全套(写文时沪城尚未封锁

大学校园赏花 | The flowers in University campus

omega

我住的小区不远处有一座大学城,大学给人的印象是幽静,文艺。并且大学里的植被,风景都很好。尤其现在是初夏,各种花草树木都开的很漂亮,上周末趁着天气不错,我和老婆带着孩子去附近的大学里赏花。来到一处校内网红景点,茂密的树叶把整个凉亭包的严严实实,上面点缀着一些白色的小花。

少年维特之烦恼与我之烦恼

黎波柔

最近一点感情问题,又看了一次少年维特。记录一下幼稚的想法。随便写点,反正也没人看。

理解自由(3)大学时代

解颜

无法独立的人总是会渴望着找到一个群体来抱团、找到某个肩膀来倚靠,这样就省去了他独自面对世界的恐惧。所以我努力去依附于那个群体,以委曲求全的方式。我是在与母亲的相处中习惯了委曲求全的 – 这似乎是在她那里唯一可能生存下来的行为方式。我依附于同学们的尝试并不成功。我不知道问题的症结是:不了解自己的心性而去依附于他人,就丢失了自己,而丢失了自己也就丢失了平安。与他们的任何交流也不可能是触动内心的交流。

返回大学

奇妙趣事

又是回大学上课的时候了。。。

风把火堆吹向我

不是Rez

差一点就和SU一起走完的1460天

没有疫情的大学生活

mrpointp

从2019年开始念大学的孩子可能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大学生活,因为从那时起他们就一直生活和学习在疫情之下,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让学生们感到苦恼,这是我认识的几乎全部的大学生的共鸣。还记得没有疫情的大学生活吗?我记得。我们那几年只要是课余时间来去自如,去哪里都不用戴口罩,也不会担心哪天校园封闭式管理连门都不能出。

「生活」怀念我的大学时光

mrspointm

今天中午我收到已毕业学生的微信(现在大一),说她最近特别苦恼,一是在大学找不到什么朋友或者说找不到愿意和她一起努力的人,由于读的是警校,因此全班也就是仅有7个女生,如果她上课认真或者周末去图书馆,寝室的那些人就会觉得她在内卷。看着室友们在寝室打游戏,她也跟着沉不下心来,但又想做些什么改变,问我以前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

结 拜 兄 妹(三)

lovelingling

结拜兄妹胜似亲兄妹,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回归线下教学杂记

学徒

学校因为疫情改为线上教学已经两年了。虽然这段时间里有部分课程改回线下,我带的tutorial都还是线上。直到这周一学校才全面改成线下授课,我也在两年后第一次站在讲台上。上课前在走廊里可以观察到像是刚开学一样的情景,有人问是不是在对的教学楼,有人问洗手间在哪。

中国教育改革究竟利谁?

中国劳工论坛

随着中国发布新的教育改革,基层家庭的学生、甚至无产阶级中较为富裕的家庭,也将被官僚和富人的子女“甩在身后”。我们主张一个民主的公有制计划经济,大力增加公共教育支出,取消学费及一切学校杂费,适当地延长学制,来保证每一名学生无论家庭条件如何都能享受免费公平的教育。只有这样才能消灭畸形的教育系统和社会不平等。

一个月1000块生活费够吗

pengson

我看到的是家庭环境的失败。至于一千块够不够,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为了性别平等可以“歧视”男性吗?

荷谓自由

在男性占据绝对多数的领域是否需要“别样的”行动

来港第八日

日落时分的部队

一个普通大陆人的一点点感想罢了...

和自己的对话【1】

小王

好不容易坐了下来想要好好和自己对话,想对自己说声 辛苦了。

大学时的一些感悟

Epictetus

一些大学时的感悟--日常生活的感悟。

对话《我的二本学生》作者黄灯:看见他们,看见自己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看见他们”。这是那本教学礼记的序言。那些年轻的奔走的身影大多在瞬息万变中被湮没,却成为了这个社会的基层主干。黄灯以一场教学经历的真实回顾,带我们走入二本学生的成长世界,也隐隐揭开了背后平凡中国家庭的烟火百态,和更多可能性。生存,教育,财富,梦想。

恶法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当权者,某985任副院长兼省重点实验室主任不敢直说而已,但也算是明白之人,至少比某些院士强。

pekjack

2021 年 6 月 7 日,上海复旦大学发生持刀伤人案件,高校教师姜文华将党委书记割喉,后者当场死亡。对于杀人动机,他给出的解释是“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一直延续到现在……”。某些知识分子的快意恩仇,不报复社会,不懦弱自弃,也许认定恶法就是一张废纸,那就凭着自己的本能来行动。

陈小姐堕落的人生

我 有點蠢,很笨,不夠聰明,所以,還請“您”手下留情,起碼不會留下太多滄桑。

对话校园自媒体博主雪糕:相遇、陪伴与成长 | 围炉 · RUC

围炉weiluflame

“有时候,我觉得世界像一本书,而每一个人都是字。不同的字相遇,组成了不同的语段,谱写了不同的故事。” 这是雪糕在哔哩哔哩平台发布的第一条视频。“这是我第一堂影像技术课的作业。现在看来,拍摄和内容都略显稚嫩,大家多多包涵。”虽然当时这条视频并未迅速获得大批关注,但“相遇”、“陪伴”与“成长”成为了她的核心创作理念。

《希望领导多说可爱的中文》

小华华·小凯

突然发现我的学生会会长也是个可爱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