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
2 are following
5 articles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字遊行.德國】猜想巴赫

「不能單憑封面就評估一本書。」這句西諺用在人身也頗合尺碼,心念的是巴赫。從萊比錫火車站步行到巴赫紀念館,沿途碰口碰面都是巴赫晚年的肖像,在書店、在廣場、在聖湯瑪斯教堂的彩色玻璃窗,假髮下一張圓臉,生命的最後二十七年巴赫在萊比錫工作,這城市似乎只想記著他好好先生的容顏,我們卻不能只用肚滿腸肥概括他的形象。

waterflow流水帳

【專訪】首度挑戰巴赫名作 張緯晴修練曲

//十三歲時未是時候,此刻可有信心駕馭這首著名樂章?她苦笑說,沒有所謂真正準備好的一刻,又言《哥德堡變奏曲》可以彈到九十歲,「我可以窮一生的時間去彈這曲,《巴赫——光影與變奏》會是我的第一次,也是一次很小的起步。」//

積塵

記念現世代逐漸失去的專注──對巴赫的聯想

今天(注:已是13年舊事)出席了一個音樂講座,對小子最喜愛的作曲家J.S.巴赫(1685-1750)有多一分的認識,亦因之有所聯想。我最喜愛的作曲家,應該不會沒見過吧?講者胡銘堯提出了一個問題:J.S.巴赫在現世代被稱為「音樂之父」,因由何在?

積塵

享受音樂,做一回巴赫吧──介紹Google Doodle「紀念巴赫」

三月二十一日是音樂之父巴赫的誕日,所以以創意和玩味聞名的GOOGLE公司,當天起在其搜尋器封面推出了「紀念巴赫」的DOODLE(由於不知此Doodle會運作到哪天,讀者可直接按此連結一試,兼可回顧昔日的Doodle)。正在彈奏管風琴的巴赫木偶。

夜間巡航

巡禮|【萊比錫】巴赫

二戰結束已逾七十載,20世紀歐洲文學裡那座顯赫的帝國城市,如相片一般在記錄中死去。巴赫遺骨幾經易地,最終安放於此亦是大戰之後的事情,小教堂在沈默的守護中卻顯露出一種無怨艾的衰敗,樸素得可憐。Thomaskirchhof 18, 04109 Leipzig 隔著後殿閒人免進的圍欄,望向巴赫的墓碑,實在傷了朝聖者的心。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