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
3 are following
12 articles
于立青

结绳丨9月:跳出园丁与花朵的空洞(2022年,总第3期)

教师节、错峰如厕、道德伤害、涉疫客车侧翻、个人尊严。

pekjack

如何在中国疫情中让死亡更有尊严——当事人都在忘却,还是觉得应该发出来(转)

文中信息是4月14日评论区留言的整理。整理时按照亲人讲述和他人讲述、有具体信息(例如地址、姓名)和没有具体信息两种维度做了分类,另外也按照离世情形做了大致的区分。序号是针对信息排列的,由于有些信息元素太少,可能会存在重复的情况,所以序号和人数不能完全一一对应。

pekjack

就像收回公务员“绩效奖金”以及取消教师“寒暑假”一样,对于牺牲医务人员午休和夜间休息时间加班等不合理的要求,医务人员和患者必须勇敢的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我们不妨设想,即使公教文卫警军都像朝阳大妈一样凭理想信念去干活,即使抓贪官罚明星增加财政收入,即使大量金援亚非拉等国使我们看见的有色人种越来越多,我们的社会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糟糕些呢?遗憾的是,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竟然都不知道共同的敌人是谁——谁剥夺了我们的合理权利和尊严?

鹿馬

立志拱大城市白菜的「土猪」不知尊严为何物

拱了城里的大白菜就有尊严了?土猪自以为拱到了白菜,但是其实拱的是韭菜,嘘!后面还有镰刀等着宰杀和收割他们嘞!

pekjack

贪恋权位的人,永远都是给他人制造黑暗,直到黑暗出现在它们自己面前,也许都难以明白无数人间悲剧和惨案的真相。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许多公共议题上,即使是非黑白十分清楚,你也很难真正发声,甚至有时候,你关心它,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在这样的环境下,医务人员转向“小确幸”,将工作生活退回到个人的小世界,追求安全稳定的生活,并对武汉市第四医院公共事务持一种戒惧、怀疑、嘲讽以至漠然的态度,其实都是可以理解。

鹿馬

7月1日——香港人在街头抗争,他们却在为党庆生

就在这个一国两制正式沦为形式的时刻,要我开始我的让爱发电写作计划,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在香港国安法正式实施的第一天,墙外因这个荒诞无比的法条哗然的同时,7月1日——对于中国大陆的大部分人来说这一天与香港无关——这一天是党的生日。我惊讶于有那么多人会真的把党的生日当成一个纪念日一样,在朋友圈表达爱党之情。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公民意识,生命价值以及人的尊严之间的关系

以事实为依据,进行理性分析和判断,揭示医院领导等权力者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不意味着批评医院,更谈不上所谓的出卖医院利益。在一个畏惧于权力者而万马齐喑的社会,敢于直面现实,勇于剖析弊端,直言医疗痼疾,评判当权者得失者,更难能可贵,更值得爱护和尊崇。

FionChan

独立意志的燎原

1991 一块红布 崔健他们以为21世纪终于掀开平庸的没有时代记忆点的幕布,出现一个共同的时代主题,青年人乘上驶向同一个光明目的地的热火朝天的船。“不妨来看看民族主义、分裂主义被煽动到狂热得不能自己后,发生过什么。”有血有肉的年轻人吗?只是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被红布遮眼的行尸罢了。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49)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体制性贪腐却遵循着按官等分红利的潜规则,尤其是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将资源集中在少数既得利益者身上,形成高度集权和制度荒野下的贪腐特权共同体。医院的一些奴才则被拖入了腐败的磁力场,成为大大小小的实际受益者,欲为君子而已无可能。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35)

武汉市第四医院许多公共议题上,即使是非黑白十分清楚,你也很难真正发声,甚至有时候,你关心它,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在这样的环境下,医务人员转向“小确幸”,将生命退回到个人的小世界,追求安全稳定的生活,并对武汉市第四医院公共事务持一种戒惧、怀疑、嘲讽以至漠然的态度,其实都可以理解。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20)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打着维护医院利益旗子的人大多都不正义,正义的人大多不会以医院利益为幌子谋取私利。因为某些医院领导和保护伞的滥权,加上所谓监管制度本身就是医院不公的始作俑者。即使国家扫黑除恶或巡查组手撕某些院领导或消化内科负责人,也许能够收缴一部分财富,但问题在于,...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5)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人被奴役和迫害后,态度和行为上在可选择的情况下,甚至更加认同施暴者并积极配合施暴者,甚至出现以施暴者的前途安危为己任的反常行为。例如还有人担心施暴者如果离开了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普爱医院,武汉骨科医院),会不会影响医院的发展这样愚蠢的问题。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