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新詩
古塵
maintainer
28 Followers
271 Articles

【詩】漂

毛毳

人群中 容易被遺忘 心 居無定所 不是浮萍 卻總在漂蕩 是命運 不是命運 是 存在感 弱了些

【詩】月色

毛毳

夜中 兩人 並肩 左看 右看 就是不看雙眼 一句話 一字 一字 就是不完全 直白 不存在 膽怯 又熱烈 含蓄又直接 吞吞吐吐中 月色真美

【詩】信心

毛毳

看起來很沒信心的文字XD

《子緣新詩集》之《限期》

馮子緣

沒有逃避你的身影曾投射於各事各物上, 反倒是我給了自己一個期限, 在限期前, 我要好好地把我們的點點滴滴, 仔細地回憶一遍, 好讓我把所有事情無遺地刻在內心深處。在限期以後, 我會在內心深處挖下一個很深很深的洞, 把我們一起度過的的珍貴片段埋藏起來。

Back to All

【詩】黴菌

毛毳

一旦出現 就會開始蔓延 眼不見的 暫時擺脫 似有似無的 霉味發散 還在持續擴張 所有一切 回不到從前 根已紮深 窺探潛伏在四周 只等待 下一次 更加猛烈的 爆發

【詩】強烈

毛毳

強烈的話語在彈跳 像油鍋裡 掉入的一滴滴水珠 霹哩啪啦地 四散著展開攻擊 越是想降溫 倒入的水 更像添把柴火 更加猛烈

碩星

溫宇

關心,是我對他的最好的陪伴

《子緣新詩集》之《恐怖》

馮子緣

《恐怖》 有種恐怖的感覺一直籠罩着, 周遭的一切跟平日沒有兩樣, 彷彿甚麼事也不曾發生過。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 每天必須繼續營營役役, 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生活!稚子懵懂,日子久了也會明瞭。成年人嗎?哭過訴過感慨過,然後 還得繼續日常的工作, 這就是所謂「成熟」!

【詩】緣分

毛毳

沒有特意去追尋 在交叉口轉身之後 分別 某天卻在起始點碰面 依稀記得容顏 卻深刻記著名 在叫出口後 毫不遲疑地回頭

【詩】暫歇

毛毳

喘息的窗口 是躺在文中 自我消解 懂不懂就一人 無所謂 偶時的低谷 喊出聲 來的是石子 默默無語地 向上爬 默默無語地 寫下一字一句 也就好些了

【詩】尖銳

毛毳

尖隨地可見 還未磨平的稜角 碰了會痛 卻又得一腳踏上 許願一路平坦 望眼卻都荊棘 想找一處祥和 卻都把寬容留給自己

【文生新詩】不變的日常

文生

自由跨越了日常 轟炸了神經一番 日寐夜癲 細胞螯合了大量酒精 敢情是 練狂喜的丹 獻給天空 下 一場離經叛道的雨 來洗 滲入中樞神經的哀傷

【詩】水

毛毳

在乾涸沙漠中 渴望著水 偶時一陣風吹 帶來沙塵 帶來混沌 還捲來了一場美夢 是綠洲 是水源 醒來就是夢 醒不來就是奇蹟 而已

【詩】小船

毛毳

還在苦苦尋找 停泊的港灣 海浪在前頭 無情的拍打 敲擊 起伏不定的小船 即將沉沒的小船 無依無靠地 還想再努力一次

【詩】相信

毛毳

靜下心 把起伏不定的思緒 下沉到池底 選擇喜歡的事情前進 別擔心 日子雖然過去 做想做的事情 不要放棄 不被看見 有些心急 都知道 事情不是總如意 跌跌撞撞的自己 或許 還是可以相信

日常小記:夜遊校園

柑子

...

【詩】完美

毛毳

不完美中的完美 存在著輾壓一切的自信 瑕疵也能當作 刻意有為 淡然地淡定 從容的本就該如此 如此地 找不到第二份相同 就會是獨一無二地 完美

【詩】上鉤

毛毳

垂釣不分時辰 區別在等 釣竿不收回 誘餌持續扔 總會有一個 激起漣漪的時分 出現

【詩】電波

毛毳

天外的線路 時常滋滋短路 偶然地連接 傳來清晰回應 這裡這裡 在這裡 隨後像火光熄滅般斷裂 以為傳出的呼喊 只有空洞的嘶啞 短暫的相會 只為了下刻錯開

【詩】和氏璧

毛毳

會被人看見 在頑石褪去地霎那間 相信著 縱使平白無據 定要這麼相信 現實很薄涼寡義 若醒了 就再也無法自信

【詩】錯誤

毛毳

撕掉了開口 弄錯了步驟 在錯誤中奔走 佔據了笑聲的源頭 卻笑不出口

1

【詩】回血

毛毳

等待回血的時間 就抹了把臉 愣神了一會 停留在當初 什麼也沒變 默默地站起 默默地收拾 所有的一切 在回血之後 還是要進行

農藥與蜜蜂

蛋頭

這次我不會再迷路 農藥,將引領我飛往真正的家鄉

【詩】同溫

毛毳

在同樣的地方相互取暖 似乎得到了安慰 在恍惚中 覺得還有人能理解 圈住的圈 我們就是一起的小圈圈 怎麼能離開呢 外面的世界很難懂 受了傷 也不敢跨出冰冷的圈外 就當還眷戀著爐火 眷戀著火光的溫度吧

【文生新詩】重複句子的練習

文生

別等我了 我不知道我在等什麼

溫宇

一場轉瞬即逝的雨

1

【詩】忘了

毛毳

在坑底久了 忘了外頭生做什麼模樣 丟失的那點勇氣 連試著上跳也不願意 被泥巴裹得太厚 掙脫不開 就以為本生作這般 所有的蕭然頹敗 都認為是 理所當然

忘笑

溫宇

忘了當初 發自內心的微笑 忘了以前 曾經持有的純真 從心裡 感到快樂的日子 好像 早就忘了 懷疑 是不是 自己在 虛假的笑著 這一切 只是 一個人 強顏歡笑

神魔

溫宇

如果可以選擇,你想成神?還是成魔呢?

似是而非的粉紅泡泡

冬郎

我們的兩臂碰到一起 也分開了 我那佈滿摺痕的手指 也曾與她的細長皮肉 拉出閃電 手臂之間 兩個五指之間 透出了前面事物 的一絲微光 那光,忽明忽暗 時而並排,時而走開 她的眼裏 我的眼裏 也烙印過對方的面龐 可是,一瞬即逝,即便留下過也沒有刻畫出記錄 血肉的腦袋 之間亦連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