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雅明
Matty
maintainer
12 Followers
15 Articles

淺談班雅明《說故事的人——論尼古拉·列斯克夫的作品》

Cross

說故事者從死亡那裡借來權威,而他們所能敘述的一切也都已經過死亡的核可。換言之,他們都知道,應該讓自己所敘述的故事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演變過程裡。

1

初讀《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班雅明精選集》談些不成體系的想法

Cross

靈光的褪去起因於兩種情況,它們都和大眾在現代生活中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有關。換言之:現在的大眾對於「拉近」自己和藝術品的空間距離和情感距離所投注的關切,就和本身那種以接受複製品來壓制藝術原作的唯一性的傾向,同樣地強烈。

1

AI時代的藝術品:藝術可以不是由「人」創作嗎? (二之二)

鄧正健

左圖:《智能叛侶》(Ex Machina);右圖:《茲瑪藍》(Zima Blue)【前文提要】 (二之一)借班雅明的思路,AI藝術進一步令藝術(及藝術家)的靈光消逝,並這場「科技解放藝術」的現代性過程。(續前)我們可以先問一個問題:以顏料畫布繪畫、用繪圖軟件繪畫和用AI繪畫,三者有何分別?

AI時代的藝術品:藝術可以不是由「人」創作嗎? (二之一)

鄧正健

海德格將「技術」理解為一個「揭示」(revealing)的過程。意思是說,事物有其原本、美好的樣子,卻被掩蓋了,而技術則是把這個被遮蔽的本原面貌呈現出來。例如,雕刻家運用他的雕刻刀和手藝,把一塊大理石雕刻成一副精美雕像,就是要將被大理石掩蔽了的雕像「揭示」出來,這才是作為藝術品的本來面貌。

1
Back to All

故事與敘事的力量:電影《三千年的渴望》

Arstin Chen

根據A.S. 拜厄特短篇故事《夜鶯眼中的惡靈》改編而成的電影《三千年的渴望》,是由喬治米勒執導,蒂妲史雲頓和伊卓瑞斯艾巴主演。電影講述一名研究世界神話的敘事學家艾莉西亞,在前往伊斯坦堡演講時,意外獲得一只裝有精靈的瓶子。當艾莉西亞無意間將精靈釋放後,故事也就此開展⋯⋯。​

價值or價格?Web3奇幻之旅~ft. NFT 和 NFT 社群之我見

Jeffrey

只有爆倉之後才能體會人生的美好

2

歷史與記憶的矛盾 - - 讀班雅明《歷史哲學論綱》

藍玉雍

對班雅明來說,歷史從來就不是紀錄,而是關係的展現和詮釋。它總是當下對過往的滲透,或者過往對當下的滲入。因此一個真正的歷史學家不會像一個枯燥的編年史學家一樣,依照年代去記錄不同的事件,相反的他們在描繪過去時,「並不按照它本來的樣子去描繪,而是從中去捕捉一種記憶。」

2

藝術價值與審美經驗

近墨

日常討論的藝術價值與康德判斷力批判中的審美經驗是否具有必然性?

地下文學

數位時代的理想國——讀《區塊鏈社會學》

Jennifer話很多

讀完《區塊鏈社會學》都想加入後援會(大誤

8

影評|《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鬪》(歷史篇)

Arstin Chen

昨晚(11/25)是三島由紀夫自決的日子,很榮幸受邀出席《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鬪》紀錄片的紀念特映會,擔任映後講堂的主講人。關於片中三島與全共鬪成員你來我往的話語,極具思辨,也發人深省。因此,想與大家分享,我看《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鬪》的一些所思所想,以及從中得到的種種收穫!

讓事情悄悄起變化?:朱利安談和平革命的可能性

傅元罄

根據法國漢學家朱利安(François Jullien)的說法:西方人比較重視「突發事件」,強調人怎麼樣運用和規劃自己手中的自由,希望以行動改變自己的生活環境;東方人則期待變化「不知不覺」的達成,事先預備好各項條件,隱身幕後,誘發出自己想要的情況。

地下文學

第四週:疫情之後,靈光消逝的美術館?

Jennifer話很多

珍愛圍爐第一期:班雅明系列這週結束囉:) 感謝圍爐內的大家參與討論,我受益良多🥰 也希望大家喜歡第一期的內容,任何指教都歡迎留言讓我知道,感謝。

1
地下文學

第三週:班雅明眼中的電影

Jennifer話很多

再探「你喜歡舞台劇/劇場還是電影呢?」 (話說這篇竟然寫到4000多字哈哈哈,希望朋友們不覺得我太囉嗦,但很好看啦,班雅明真的很跩,允許我老王賣瓜哈哈哈哈)

2
地下文學

第二週:班雅明與他的時代

Jennifer話很多

"[portret van Karl Marx]" is marked under CC PDM 1.0. To view the terms, visit http://creativecommons.org/publicdomain/mark/1.0/開始前,建議朋友們可以先看第一週:你喜歡看舞台劇/劇場還是電影?

5
地下文學

第一週:你喜歡看舞台劇/劇場還是電影?

Jennifer話很多

為什麼要讀班雅明?說真的,除了每個月薪資單的細條和總和,我想不到什麼東西是非得讀、非得讀懂的,沒有一定要讀班雅明。我接觸班雅明的理由非常直接,大四的課堂上。當時我完全沒聽懂教授在說什麼,明明課堂名稱叫<西洋文學批評導讀>,理當該從定義文本、作品、論述開始,一路從新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