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
19 are following
29 articles
Min

是夏天,卻很溫柔

只要是溫柔的比喻都值得讚賞。

純粹寫

人生專屬禮物

人生應該是怎樣的?是好好讀書,完成學位,打份有穩定收入的工,再買樓,結婚,生小孩,照顧供養小朋友,然後退休,弄孫為樂,最終安祥地離去?那麼萬一,你的人生沒有跟隨這個劇本進展下去呢?你根本不喜歡課堂,不期待亦不覺得自己會完成學位;你每天埋頭苦幹的在工作,卻突然失業了;你辛苦賺錢儲錢...

舒嫚

布魯克林有棵樹〈A Tree Grows in Brooklyn〉

紐約的布魯克林有一種樹,有人稱它為天堂樹, 它是唯一一種能在水泥叢林成長的大樹, 不論種子落在何處,都會長出一棵樹來, 無論是在圍滿木籬的空地上,或是棄置的垃圾堆裡, 它都能向著天空,努力生長。故事在一九一二年的夏天展開, 十一歲的法蘭西‧諾蘭住在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一棟公寓三樓, 院子裡就有一顆天堂樹。

直樹的流浪之歌

<我並沒有收到這樣的信>-歌舞伎之夜(有雷)

經過了時間的醞釀,所有溫馨與冷酷的時刻,彷彿都被揉進了記憶中的隧道,化作一架架的紙飛機,卻怎麼也飛不進心裡,因為更亮眼光彩奪目的,仍是戰事中(劇場上)的一切無常。

衷零|觀劇觀影與原創

不用懂莎士比亞也能享受其中,歡樂愛情音樂劇《第十二夜》

台南人劇團的《第十二夜》,改編自英國文豪莎士比亞的著名喜劇劇作《Twelfth Night》,劇作名得名於西方基督教傳統節日聖誕假期中的最後一夜,做為整假期中第十二夜的狂歡之夜,取其"歡樂嘉年華"的意味,有"美好快樂得不實際"的隱喻,所以《第十二夜》又名《隨心所欲》(What You Will),故事中的情節也此得到了可以脫離現實、不合常理之下情境而成立的註解。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中學生導讀)西方文學的「聖母峰」:莎士比亞

蘇格蘭歷史學家、前愛丁堡大學(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校長凱萊爾(Thomas Carlyle)如此推崇:「這裡我要說,有一個英國的國王,是任何議會不能把他趕下台的,他就是『莎士比亞國王』!」

衷零|觀劇觀影與原創

耋耄了又如何,熱情熱愛永不落幕的《Ian McKellen On Stage》,英國演員伊恩麥克連的個人脫口秀。

2019年12月24日的下午,我站在一位身姿挺拔的男士身邊,有點恍惚,依舊不敢置信,在我身邊、僅一拳頭之距的人是Ian McKellen、伊恩麥克連爵士。儘管我不是教徒,這絕對是我最印象的平安夜。

舒嫚

重返查令十字路84號〈The Duchess of Bloomsbury Street〉

1949年住紐約從事修審舞台劇劇本及寫電視劇本的窮作家海蓮, 偶然看見一則位在倫敦查令十字路84號「馬克與柯恩」二手書店的廣告, 這家書店專營絕版書,為了閱讀幾本遍尋不著的古書, 海蓮開始寫信給書店經理法蘭克.鐸爾,幫忙找書訂書。雙方沒見過面,卻因書信往來二十年,發展出深厚友誼。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全球最長壽奶奶每天都要喝一杯🍷

0427晚報

ReReLifeBook

[雙語對照]莎士比亞花園的花

圖書推薦【Flowers from Shakespeare's Garden】

ReReLifeBook

【雙語對照】八幅莎士比亞《暴風雨》的插圖

這也是我出的書,本書內容較少,價格低廉,歡迎在Apple Books購買

大蝸牛

059|一個人住的小日子 – 橫越美國 (蒙哥馬利郡-2)

充其量只能是一個「愛情俗辣」,舉足不前的暗戀者。或是,仍然沒有搞懂自己要的是甚麼,自己能夠為一份真切的愛情付出些甚麼......

嗶嗶糖 | Bibliotaph

初讀莎翁的困擾

舉世聞名的大文豪莎士比亞在英文文學世界有著至高無上、不可動搖的地位。身為外文系學生,只看過幾篇十四行詩,卻還沒有讀過莎士比亞的劇本,實在是有點慚愧,於是我挖出了收藏多年的原文莎翁悲劇集,嘗試閱讀篇幅較短的《馬克白》。一翻開看到每一頁下方密密麻麻的註解時還差點臨陣脫逃,但既然都把書從箱子裡拿出來了,也只好硬著頭皮看下去。

Liliane

巴黎】渡過疫情寒冬的莎士比亞書店

在這波疫情之下…巴黎許許多多的老字號企業都沒能挺過這場寒冬,紛紛吹起了熄燈號。

waterflow流水帳

【專訪】莎翁十四行詩聯想曲

//坊間劇團把莎士比亞詩作寫成劇作未算普遍,較著名有Robert Wilson的《Shakespeare's Sonnets》等等。黃俊達不掩飾自己的偏好,「我常常形容莎士比亞詩作猶如寶典,讓你內省、觀照。」//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海邊的李爾王》,莎翁擲下的漣漪。

或許,如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所言:「世上無人可以寫出比《李爾王》更加悲慘的戲劇了。」,但回想當年身為倫敦瘟疫肆虐時的倖存者,莎士比亞筆下的既視感(Déjà vu)好像穿越到了今日的已知世界,也更像個老頑童般,順手拾起湖畔的小石子,輕輕地擲向遠方,但漣漪,卻在我們身邊擴散。

waterflow流水帳

【專訪】愛麗絲劇作放映室 重繹莎翁卡夫卡史特林堡名著

//近年受到各地藝術節邀約,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時有拍攝劇作,製成錄像,保送外地,好像去年11月演繹莎士比亞的《暴風雨》,還有今年4月把史特林堡作品搬上舞台的《一齣如夢幻的戲劇》。後來MCL Cinemas跟陳恆輝洽談劇作放映,為了促成重塑經典文學的題旨,除了近作《暴風雨》和《一齣如夢幻的戲劇》,他還想到贏得「香港舞台劇獎」及「香港小劇場獎」多個獎項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Maonjiang

你有喝過「莎士比亞」嗎?

我相信,我的朋友應該沒有幾個人喝過「莎士比亞」。「莎士比亞」是甚麼?其實就是=維士比+莎莎亞。聽起來是不是很有文化?我從小五開始就要跟著王阿舍跑工地,看多了工地的生態。記得以前一個打球的小老弟,後來去工地打工後跟我說: 「喝阿比仔,扛重的真的會比較有力氣耶。

津轻海峡

莎士比亚翻译的技术与伦理问题

中國的翻譯界有一種嚴重的、致命性的流行病,這就是譯者遇到容易懂的外文文句就要逞能耍把戲,不肯好好翻譯,而是要千方百計地展示炫耀自己多牛逼,多會玩弄辭藻。因此,法國作家司湯達在他的著名小說《紅與黑》中簡單地寫了一句“Elle mourut / 她死了”,某國就會有譯者翻譯為“她魂歸離恨天”,還會有大量的糊塗人為這種扯蛋的翻譯叫好。

神秘学讲堂

身体、心灵、灵魂、精神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小我高我对照

人有两种心灵,称之为小我与高我;再加上神圣的灵魂,组成人的三个原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