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14 Articles

001 島嶼疫戰--日治初期鼠疫大流行

島嶼索隱 hidden story

近日疫情逐漸升溫,也導致國內人心慌慌,但這樣風雨飄搖的時刻台灣人其實並不陌生,除了近期的SARS、H1N1外,早在日治時代,台灣便面對多種病毒的威脅。其中,包含曾席捲整個歐洲的黑死病,鼠疫。

鼠疫,又如何

Wu Ming

「所有人都認為好正常」「但係其實個社會已經好醜陋 」

盤點人類歷史上致死人數名前10名的流行病

Allen分享什麼毛

近兩年的世界各國被新冠肺炎搞的烏煙瘴氣,我想全體人類皆非常有感,死亡人數更飆升至帳面上的520萬餘人(持續累績中,且依照學者估計其真實數字應該為2-3倍的1221萬餘人),在遭受此疫情衝擊的當下,許多國家、人民仍試圖透過眾人的努力,讓世界的軌道步回正軌。

2

傳說的偏方「四賊醋」

蘭蘭堂

顧名思義,「四賊醋」的起源和四名盜賊有關。相傳在黑死病肆虐的中古歐洲在「黑死病」的影響下,民生系統崩壞,盜賊四起,闖空門、搶奪生病或是已病故的人的錢財,無惡不作四處橫行

Back to All

人終有一死,為何今天不自行了斷?— 卡繆、傳道者、醫者

香港郵戳拾肆號

前排順應潮流,閱讀卡繆的《鼠疫》,居然有意外收穫。小說使筆者明白了舊約聖經《傳道書》所講為何事,也對醫護的工作有所反思 ...... 紅酒的苦澀、病人的痛苦、我的藥物處方、世間百般滋味,同樣地實在。卡繆說得對,人類需要直視當下的境況(苦況)。今天無論你是反抗的薛西弗斯,還是與上帝做夥伴,都希望你能夠找到生存意志與勇氣。

戏剧《鼠疫》揭示“当下”的绝望和挣扎——访导演王翀

張泰格

2021年,春。疫情下的香港,像一个精神和身体都异常疲惫的人,平静而且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很多事情还没回过神,更没什么心思谈文艺。但是香港艺术节还是如期举行了。来自北京的戏剧导演王翀结束了他14天的隔离,随即在香港,与来自中国武汉、美国、英国、巴西、南非、黎巴嫩的六名演员,一起完成一出法国作家加缪小说改编的戏剧《鼠疫》。

香港最嚴重疫情:1894年香港鼠疫

可可與海

疾病是人類的天敵,細數史上最恐怖的疾病,鼠疫必定榜上有名。人類歷史上共發生過三次全球大流行鼠疫,其中一次正正是在香港發生,並持續多年影響香港。第一次全球大流行鼠疫是541-542年拜占庭帝國的查士丁尼大瘟疫,每天超過5000人死亡,帝國失去超過1/3人口。

《鼠疫》读书笔记: 你大悲大悯,但你不英雄主义

盖比徐

周日,搬运一篇2月23日写的读书笔记来Matters。疫情期间读《鼠疫》。故事就像现实,并未有太多曲折和夸张——一座城里突然出现了许多死老鼠,越来越多,开始有患鼠疫的人,后来患病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自觉要封城。《鼠疫》侧重描写了封城后不同人的反应与心态,如医生里厄,外城来的记者朗...

瘟疫与防疫:历史之假与现实之假地魔幻交替 | 专访曹树基(存档)

曾梦龙

2020年2月19日,新京报删去一些内容后,发布了这篇文章。2月26日,衢州日报发文驳斥曹树基,称其为“惊悚”言论。随后,微博上一片讨伐之声,比如@思想火炬(认证信息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质疑说”这种虚无历史的文章居然有报刊公开刊登出来了?

殺傷力比核爆還可怕的瘟疫

鐵塔人【vaigoup1906】

房子中央的桌上放著一盞油燈,在微弱的燈光下,遠處坐著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他那雙無望眼神,定睛躺在床上一個年約十八歲的青年,男人左手掩著自己正在滴血的鼻子,右手擦著淚水,痛心兒子身上佈滿如雞蛋般大的淋巴濃瘡而流淚,就這麽的三天時間, 一個強健的體魄竟然變成一具全身腐爛的軀殼,他明白...

1894年香港鼠疫

Winoter

大背景:plague 鼠疫,在发现病菌传播者为老鼠身上的跳蚤之前,称之为黑死病第一次鼠疫大流行在541—542年的拜占庭帝国,超过1/3的人口死亡;第二次大流行在欧洲,近一亿人死亡,导致促使文艺复兴;第三次发生在1855年中国云南,持续到1894年在广东大爆发,而本文谈到的189...

因为我关心活着之人的命运,而不是静观永世长存的天空

冰岛有棵树

抗疫时期读《鼠疫》 加缪说,要了解一座城市,较简便的方式是探索那里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恋爱、如何死亡。在小说《鼠疫》中,他虚构了一座位于阿尔及利亚滨海的法属城市阿赫兰,用一种非虚构的写作方式全景式地展现了这座城市从一场瘟疫降临、蔓延到撤退的全过程,从城中人的生活、官僚机构的运作...

洗地時間到了

JeanLuc

「大地上充滿著各種各樣的細菌和病毒。有一種細菌的名字叫人。」尼采。歌舞場、迪場、球場、宴會場、色情場...所有公開的半公開半私人的各類場地會定時洗地,包括這片地表上的土地。不說十四世紀把歐洲人口減了三分二,死了8500萬人的鼠疫黑死病。單說十九世紀在雲南爆發的腺鼠疫,經香港擴散到全球。

从北京鼠疫到港島亂局而產生的若干雜想

JV

早晨起床刷FB的時候,看到香港某本土黨派的FB賬號轉發了一則關于北京發現兩例鼠疫事件的英文報導,便點開評論區大致看了一下,與以往不太一致的情況是其中大部分留言者都是以一種幸災樂禍、隔岸觀火的口吻在表達慶祝、報應一類的看法,在一瞬間我感受到曾經熟悉的氛圍——在牆內看微博的穿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