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美術
7 are following
31 articles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閃靈樂團新單曲中的陳澄波畫作

比起反覆提及他們的死,甚至當成批鬥或炒作的工具,我更希望能了解他們活著時的故事

俊儀

莊彩琴個展《如是說》

白色記憶藝術空間 高雄 2022.11.27 – 2023.01.08.

俊儀

胡采炘個展《Trail 小徑》

白色記憶藝術空間 Art Space2019/11/03~2019/12/06 什麼是直覺?談談每一個人內在的小徑。一個人最隱秘幽微,卻又不經意彰顯出的獨特性。我們先走進胡采炘畫裡的神密路徑,與她一同遇見心中的那棵樹。樹木,是一種生命的表徵,從根部汲取養分後,開花結果,它使人們看見生命的不同環節。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誰的八〇,誰的兩百年:評論對一檔展覽與一套書的評論

「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再過數十年,如今以為的經典也將改變。但過去所有的編纂與嘗試,都能讓我們未來的精神資產更加豐富。

俊儀

未命名

邱亞才 (1949-2013) 邱亞才的肖像畫在觀看之下散發出素樸,內斂的氣質,底下卻暗藏著詭異,矛盾的精神狀態。他所描繪的是生活周遭所觀察到的人,然而總以內心的想像來構形,甚至也投射到文學裡的經典人物。. 如他所述,自己是在「畫尪仔」。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典藏的顏水龍裝幀書籍

這本書的特殊之處在於,顏水龍採取較寫實的手法,而非其在其他廣告插畫慣用的機械美、幾何簡化,且成書時間是目前研究對顏水龍生平掌握較模糊的1940年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寫在「蘭千山館」以前:臺灣美術視野下的林柏壽與板橋林家

本文以「作為日治時期臺灣仕紳的林柏壽」為中心,略述其與臺灣美術間的關聯,包含他作為當時藝術贊助者的角色,或是與當時在臺日籍收藏家間的往來等,如此一來,或能將他的收藏與同時代的臺灣美術史加以連結,也希望更多民眾投入關心此議題。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梨泰院悲劇——256雙等待主人的鞋🇰🇷

1102晚報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臺北市立美術館「掘光而行:洪瑞麟」專輯

雖說展覽結束了,但對洪瑞麟的研究才正要展開。正因為有美術館的展覽,才得以集結畫家身後留下的大量史料,並通過研究還原其人其事與其時代,推展藝術史後續的書寫論述。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臺北市立美術館「旅途:新進典藏作品展」

我喜歡拍攝「人」/肖像是我透過鏡頭對「人」的一種詮釋/我拍攝「人」不在於紀錄「他」的外貌/而在於呈現「他」的個性

Clear Day

《閱讀心得》陳澄波密碼 - 柯宗明

曾被歷史課本消聲匿跡的台灣重要畫家-陳澄波,對台灣藝術貢獻有著卓越的影響力。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柚子、貓、沒有月亮的中秋節與林玉山

每年的中秋節,新聞都會報導,千萬不要給貓咪戴上自製的柚子皮帽,因為柚子皮上的柑橘油成分很可能對貓有害,林玉山知道這點嗎?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周杰倫《最偉大的作品》背後缺席的臺灣留法畫家身影

我們固然讚嘆他機敏的創作策略,與二十年如一日的認同跟自我追求,但同時也必須省思,在這過程中被缺席的「臺灣」形象,如何在全球(不只是音樂市場)錨定自己定位與獨特性?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在玉山與新高山之間:臺灣第一高峰差點被叫做大南山?

不管是大南山、鎮南山還是明治山,它都是臺灣的第一高峰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有關北美館「掘光而行:洪瑞麟」的史料展示與「重要作品」

這幾天看到藝術家吳季璁對北美館一樓李義弘展覽、二樓「掘光而行:洪瑞麟」的評論,以及後續洪瑞麟策展人的回覆。受到感召,五丁目也想提供自己的觀點,以及對於洪瑞麟展覽的看法。

文生

【文生藝術】鬼王達之一

這是我從讀輔大開始就想畫的一部漫畫,名【應美武道館】裡的一個人物 這個人物是我擷取我一個學長而畫成,他打籃球時抄截的能力很強,故於此漫畫中名"鬼王達",絕招是鬼影擒拿手 這部漫畫大概就是一直打架、跟一堆搞笑橋段。希望有一天真的能畫出來~

文生

【文生藝術】來義一景

後來到了不管高中、大學、退伍,我們還是很喜歡往那邊跑。

文生

【文生藝術】原始人

複合媒材 20F 60.5x72.5cm 「創作」是一種原始慾望, 人類的生火、製作獵具都是創作。我在思考,當一個原始人獨自漫步蒼茫天地時, 他的腦中是否想著什麼創作?

文生

【文生藝術】韻

26x36cm 「韻」為山水創作之要點,氣勢與清息,總是在我獨身佇立山水之時,流入我體內。以半抽象手法描繪山水之韻,除了是我對山水描繪之尋求突破、亦是投身其韻之全心呈現。"atmosphere" is the main point of landscape creation.

文生

【文生藝術】動物性的無法分離

油畫 20F 60.5x72.5cm 我在2018的10月陷入一場狂戀,那份瘋狂又迷亂的感官接觸非常重拳地擊中了我,她好像點燃了我身體裡的什麼,暫時分開後我回家瘋狂地塗抹這幅畫,想將那份狂戀記錄下來。與愛人的接觸會讓人整個陷進去,那份不可磨滅的激戀感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