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
24 are following
40 articles
王立秋

齐泽克:关于泰勒·斯威夫特的深度伪造的恐怖

硬核深度伪造根本就不深。应该感到羞愧的不是它们的受害者,而是那些观看它们的人。

王立秋

齐泽克:说出,沉默和示出

不能说的,该怎么办?

王立秋

齐泽克:怪谁?

拒绝考虑巴以冲突的原委,是一场道德灾难。

王立秋

齐泽克:巴以真正的分界线

虽然我们应该无条件谴责哈马斯令人发指的恐怖主义行径,但我们不能混淆圣地真正的问题。问题不在于选择一个强硬派系还是选择另一个强硬派系,而在于是选择双方的基要主义者,还是选择所有那些依然相信和平共处的可能性的人。

Jh

齐泽克论女权主义

本文写作的目的,最开始是为了以科普性化公式的形式批判激女的死抱着不放许多观念。但是,我发现这可以作为一个引子,去详细介绍一个共产主义者应当对性别议题持何种态度、阐明性别议题和无产阶级革命有何种关系。于是就有了这篇长文。水平有限,随便批判。本文复读了齐泽克论性差异和《论再生产》。

sunne

新政治家丨齐泽克论左翼必须拥抱法律和秩序

左翼必须扛下法律和秩序的口号,视如己出。

王立秋

齐泽克访谈:我们已经在末日中了

等待末日就是末日的一部分。

If Stars,a Sakura

My Favourite Classics † Slavoj Zizek

鼻炎老头谈他喜欢的古典音乐,,,

sunne

报业辛迪加丨齐泽克:中立立场有多下流

向帝国主义投降,既带不来和平,也带不来正义。

王立秋

齐泽克访谈:“去纳粹化应该从俄罗斯国内开始”

齐泽克谈俄乌战争及背后的意识形态与逻辑

王立秋

齐泽克:吃掉最后一个食人者

怎样看待领导人们越来越无耻的倾向

王立秋

齐泽克:伦理的败坏

俄罗斯,伊朗,以色列,觉醒左翼及其他

Zelander

翻译 超越新保守主义的共产主义政权 齐泽克

一个据称是古老的中国诅咒(与中国无关——它可能是某些西方观察家发明的)说:“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有趣的时代是烦恼、困惑和痛苦的时代。似乎在西方“民主”国家,我们最近正在目睹一种奇怪的现象,证明我们生活在有趣的时代。毛泽东最著名的名言之一是:“天下大乱;情况大好。

王立秋

齐泽克:我们必须停止放任俄罗斯定义乌克兰危机的条款了

西方必须坚持自己珍视的东西的普世性,这意味着它必须摆脱对自己区别对待的人民,特别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双标。

思想史沿革

【思想中介】齐泽克 | 哲学,科学,资本主义与真理

作者 / 斯拉沃热·齐泽克 翻译 / Cicero  摘要 由于当代科技正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进步着,以至于今天有些哲学家断然宣称“哲学已经死亡”,自然科学(量子宇宙学、认知科学)可以回答那些曾经被认为是形而上学领域中的问题:我们的宇宙是有限的吗?

王立秋

齐泽克:非再现艺术的政治含意/我会因为在《今日俄罗斯》上发表文章而感到羞耻吗?

奥斯维辛的极端恐怖并没有把它变成一个把它幸存下来的受害者净化为摆脱所有卑鄙的自私自利、有伦理感受力的主体的地方;相反,奥斯维辛的恐怖部分就在于它也让它的许多受害者变得人不像人,把他们变成残酷冷漠的幸存者……“如果权力会让人腐败,那么反过来说也是对的;迫害也会腐化受害者,虽然这个腐化可能更加微妙也更加悲剧。”

王立秋

齐泽克:末世英雄

生在末世,不能怂。满足于悬浮的岁月静好,和冲冠一怒拔刀向弱者的战狼行为都是懦夫之举。

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则的世界中的战争

使普京的战争发动机保持运转的,不只是欧洲用来买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钱,还有与之同谋的、只知道攫取物质财富的“流氓资产阶级”。乌克兰人和其他所有人正在吸取这样一个惨痛的教训:全球资本主义压倒了民主和人权。

王立秋

齐泽克:五个伦理-政治断片

齐泽克论阉割比喻、真假团结、反犹话术的矛盾、人类当前面临的危机与天启四骑士、《创造安娜》与《Tinder诈骗王》和天真的英雄

王立秋

齐泽克:从冷战到热和平

在一个被市场和国家利益的铁律塑造的世界中,弗拉基米尔·普京返祖式的征服战争让那些信奉现实政治的“城府深沉的”战略家们大惑不解。他们的错误在于忘记了在全球资本主义下,政治斗争的形式就只剩下文化、族群和宗教冲突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