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口竜介
3 are following
17 articles
SAMPLE

在《Drive My Car》中,卡式錄音帶為何重要?

電影序章過後,家福帶着傷痛,在夜裡駕駛紅色的Saab 900,畫面上亮出「二年後」的字樣,載着妻子聲音的錄音帶開始播放,鏡頭切向中鏡,拍攝車輛側面,兩個車輪向前滾動,然後淡入錄音帶播放的畫面,帶上的兩個捲軸與車輪重合,隨之切入阿音深夜在桌前為家福宣讀劇本的場景,最後以阿音的口的特寫作結。

寂然

癡男怨女,戲夢人生

有女生在場時他們都會顧及面子,裝成正人君子。跟同性一起時他們馬上會露出本來面目:自私、自卑、自大、斤斤計較、猶豫不決、滿口謊言、行為弱智,更重要的當然是好色而不顧後果。

Alfredo

隨筆《在車上》Drive My Car

《在車上》ドライブ・マイ・カー / Drive My Car (2021)導演:濱口竜介 濱口竜介新作《在車上》去年在坎城之後,又乘著北美各大影評人協會獎驚奇地進入奧斯卡最佳影片入圍的行列,隨著導演的名字和作品越來越知名,我對本片的困惑也逐漸加深。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偶然與想像》

關於《偶然與想像》。濱口竜介許多作品的都是關於陷入精神困境的角色如何誠實地挖掘自我的情感,在生活中做出選擇,《暗湧情事》如是,《親密》《歡樂時光》《睡著也好醒來也罷》都是如此。《偶然與想像》啟發自侯麥1995年的短片輯《人約巴黎》,濱口取其偶然巧合的元素寫出三個故事,有人會說像侯...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寝ても覚めても / Asako I & II (2018) 當初上映時有寫過心得和評論,但那時還不太熟悉濱口竜介的題旨和風格,電影也有還沒看明白之處,最近重看後多了點想法,就當做對這次回顧系列的一個總結。《睡著也好醒來也罷》是濱口導演的第一部商業電影,...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離天堂還很遙遠》

《天國尚遠/離天堂還很遙遠》天国はまだ遠い (2016) 本片是在《歡樂時光》(2015)和《睡著也好醒來也罷》(2018)中間發行的短片,片長38分鐘。今年4月和《觸不到的肌膚》一起曾在高雄電影館放映。若要說在這部短片中濱口導演想要實驗什麼,或可以抽象簡述為「透過銀幕召喚出幽靈」。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觸不到的肌膚》

《觸不到的肌膚》不気味なものの肌に触れる / Touching the Skin of Eeriness (2013) 濱口竜介在《親密》之後的短片,似乎是做為預定拍攝長片《FLOOD》的前傳所製作,片長54分鐘。兩位高中生千尋和直也不斷排練一段雙人舞蹈,兩人祼著上身貼近卻不能碰...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親密》

《親密》親密さ/ Imtimacies (2012) 濱口的第三部劇情長片,是受邀至ENBU電影學校指導後,和學員完成的畢業製作。片長4小時15分鐘,分成上下兩部,上半部拍攝劇團青年演員們創作與排練過程中發生的交流與衝突,下半部則是超過兩小時完整呈現劇團公演的劇目。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景深之中》

《景深之中》The Depths (2010) 濱口的第二部正式長片,日韓兩地電影學校的合作企劃,不知道是否因此本片有很多類型片的嘗試,包括請來兩位韓國明星演員搭配日本卡司,以及黑道謀殺、同性愛、懸疑、逃亡的元素,或許是濱口目前少見的路線。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永遠愛著你》

《永遠愛著你》永遠に君を愛す (2009) 這部將近一小時的短片《永遠愛著你》像是之前長片《暗湧情事》概念的延伸,女主角在結婚前夕卻想著要向未婚夫告白她出軌的情事,同時她出軌對象的前男友仍然放不下對女主角的感情,決定參加她的婚禮。這種一女猶疑在兩男之間的結構頗有《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暗湧情事》

《暗湧情事》Passion (2008) 濱口竜介就讀藝術大學時的畢業製作,也是他正式的第一部長片。低成本的預算反應在影片廉價的影像、佈景質感和鏡頭設計。電影內容是三男二女(和兩位戲份較少的女配角)情感交錯的都會愛情故事。基本上包涵了濱口導演之後所有作品的元素,現代男女以追求情感...

Alfredo

濱口竜介作品筆記《假裝沒事》

 《若無其事的樣子/假裝沒事》何食わぬ顔 / Like Nothing Happened (2003)Short Version 這部濱口竜介在東大電影研究社拍攝的8mm短片作品,有98分鐘長版和43分鐘的短版兩種版本。短版是做為片中片而存在的,在長版中角色早逝的兄弟留下了未完成...

Openbook閱讀誌

報導》「楊德昌讓我看到全世界」,日本名導濱口龍介談楊德昌 ft. 「一一重構:楊德昌」特展

國家影視聽中心與臺北市立美術館共同舉辦的「一一重構:楊德昌」回顧展,將於7月22日正式開展。為了展現楊德昌的國際影響力,主辦單位特別邀請近年接連拿下柏林、坎城影展、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等國際獎項的日本新一代導演濱口龍介來台,參與楊德昌紀念展活動。台灣與日本電影人彼此濡染熏陶早已經年,此次濱口龍介為已故的楊德昌訪台,無疑在日台電影交流中,再添一則美談。

EchoAfterEcho

影評 |《Drive My Car》的悼亡之旅

這是一場延後完成的悼亡之旅,映襯著廣島劫難後的小島風情,在在詮釋著如何越過死亡的陰影繼續生活。

Richmond

歡樂時光遮掩了人際關係內在的虛弱

一次精彩的圓桌對談中,多位影評人在「《歡樂時光》到底是贊同、還是否定『對話』的意義?」上意見分歧。對於我來說,電影從開始到結束之間,人們通過事件接觸到對於自己來說真正重要的問題,儘管動盪了生活,卻在真實意義上往前走了。所以我覺得「對話」是有意義的,它持續進行──不管我們是否真正傳遞了想法──讓我們撐出新的自我認識和人際關係。或許,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電影中轉變或被鬆動的是常規,而非個人切身之事。

甜寒

人生也好、劇場也罷——重訪《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天花板有一個拴著玻璃球的燈具,其下有人。許許多多的人們各自吃吃喝喝,多數站著交談。我沒拿相機,在腦中描繪眼前景象變成照片的樣子。若用相機拍攝,就只能拍到視野中心的一小部分,我則想如實拍攝肉眼所見的全部景象。沒有前面的時間、亦沒有後面的時間,就那一瞬間變成照片,若能印在那一張扁平相紙的表面上就好了。

黃以曦

睡美人的夢境,魔性迴路:《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濱口竜介的新片《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女主角朝子曾遇到一名讓她一見鍾情的男子麥﹙Baku﹚,交往半年後麥卻不告而別了,兩年後,朝子遇到長得一模一樣的亮平﹙Ryohei﹚,她和亮平穩定交往數年,論及婚嫁,可此時,麥又出現了,現在的麥,成為了大明星,突然出現在朝子面前,想要復合。像是部少女漫畫,就算有苦澀,也必定甜美吧。或者似乎並非如此?幽緩的電影中,似乎貫穿著如刀子般銳利而殘酷的自私,以及對這...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