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
8 are following
39 articles
張少貞

較外國對手優勝的港產食店

若來香港,多試本地飲食小店,即使是西式食品,本地出品毫不遜色。

張少貞

在廟街尋著慈悲

香港人的自由逐一強遭剝奪,尚有運用金錢的自由,我一個人在外覓食,只光顧三類:良心良知店、社企和街坊店,藉消費實踐信念。

張少貞

他們出來後,記掛的是善良。

王逸戰在九七年後出世,不曾經歷香港的無憂年代,年紀輕輕,較大人吃了更多苦,反倒為大人打氣,給大人力量: 保持內心善良,活得真誠,挺直腰骨企好!

張少貞

香港人 同路人 可做的事

疫後全面通關後大批人由香港北上,除了家庭原因和公幹,很多人因人民幣轉弱而去大陸玩樂,覺得在深圳河以北可以花小錢而換來大享受,另有眾多港人去日本、台灣或泰國,緊守香港的小店叫苦連天。北上是否有優質、高級享受我不知,我只肯定香港有眾多重視質素、不隨波逐流的店舖和餐廳,我情願支持他們。

張少貞

移民潮HONGrill請人難 主廚盼藉教煮助海外香港人

互相扶持、守護的方法多著,低調的香港人在其崗位發揮所長,希望流徙在外的香港人感到心意。

張少貞

香港叉燒 飛出香港

XG特苦打壓黃色經濟圈,不同部門的官員特別「眷顧」黃店,以不同名義巡查,本年七月拘捕介紹黃店的平台負責人。然而,有良心良知的香港人堅持信念,相濡而沫,在逆境中盡力而為。

張少貞

網媒的一盤數

《法庭線》和《庭刊》是後國安新香港最重要的網上新聞媒體,填補傳統傳媒的缺失,回應時代的需求;不能親身去法庭旁聽的人,能透過這兩個由記者創立、專報道法庭新聞的網媒,認識香港司法制度的運作。全球各地的中文人,趁公義完全消失前一齊目睹腐朽的過程,勿忘付費支持優秀的香港記者。

張少貞

16%香港人付費看網上新聞,七年來最低

後國安年代,強烈感覺資訊自由、言論自由是公民權力的基石,黎智英先生創辦傳媒,高瞻遠矚。頑強的香港記者,明知環境惡化,仍執意逆風而行,創立獨立網媒,報道香港日漸消失的新聞。訂閱網媒不受地域限制,付費支持有質素的網媒,同時也是傳承香港人的身份。

張少貞

【拾黃】改衣店老闆:懲罰Mee帶來八成街客

香港人以消費力支持信念相近的商店,二零一九年發起黃色經濟圈,自己人幫襯自己人,結合眾志抵抗大集團、紅藍色資本。推動黃色經濟圈,首要資訊自由,資料可靠,懲罰Mee是黃圈app,黃店指南,「和你查」Charley Wong是查核黃店的網站之一。

張少貞

願榮光咖啡館:記住我們曾經許下的承諾

香港人支持黃店,當初想養成習慣,習慣地有選擇下盡量幫助和自己理念相同的人,但超看見堅持的人愈來愈少。「我不奢求一日三餐去黃店,一個禮拜有七日,兩日放假時揀一餐得啩?一個月一次得啩?三個月一次好無?」香港人的權力剩下消費能力,更要善用,支持同道。

張少貞

【拾黃】西多,讓同路人看見彼此

2019年,選舉素人令香港人感覺前所未有的清新,九十後的前西貢區議員陳嘉琳是其中一人。 辭職後,她將原來的議員辦事處改為「西多」,做西貢居民的社區空間,部分居民曾每月捐助付店租,活出香港人的美麗。然而,離開香港的移民者大多是黃店支持者,她要用正職薪金補貼營運,怕無法支撐下去,明年年初租約滿,就是她決定是否忍痛結束「西多」的死線。

張少貞

我的訪寫計劃——黃色經濟圈

「黃色經濟圈」構思曾申請「在場」非虛構寫作獎學金計劃,落選了,但我深信這題目的價值。在大時代,焦點往往落在觸目的大人物,但我以為,普通人不應當作歷史巨浪的泡沫,歷史沒有記下他們的名字,不代表沒有他們的份兒,他們同時構建歷史,普通人不等如是平凡人。我只懂寫,就以字為刀,刻下他們在香港歷史的軌跡。

張少貞

樹洞髮型屋

八三一改變了阿Wing的人生,他一個人去石門開私人髮型屋,成為自己、客人和朋友的樹洞。「離開(香港)的好勇敢,但留低都是好勇敢,要用的心機、精神,可能比離開的多。」

蒟蒻魚

今晚食咩好之二 記我的大埔食堂

這一篇,想分享我和我深愛的食堂之間的點滴

天馬先生

2019年香港真的發起了一場顏色革命

香港在紅盤高開既時候,指數股九成係綠色,因為香港係國際金融中心,所以使用既顏色與氟7歐美世界同步,升市係用代表安全既綠色,而跌係代表危險的紅色(Red Alert) 。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街頭之外的抗爭(3):黃色經濟圈

本章分作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介紹「黃圈」的形成;第二部分介紹「黃圈」的實踐,包括對抗爭者網絡的支援、日常生活中的消費抗爭、疫情下的資源共享和互助;第三部分則介紹「黃圈」實踐的意義和限制。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反修例」運動的發展軌跡(3):抗疫即抗爭 —— 不同戰線的發展和交織

在11月的大學佔領中,持續激進化的街頭行動達至高峰,面對難以升級的困境。萌芽於運動中的區議會、國際線、工會、「黃色經濟圈」成為延續抗爭的重要陣地。2020年1月底,香港出現首宗新冠肺炎案例,疫情成為社會運動的重要背景。政府藉抗疫之名打壓集會遊行自由;抗爭者陣營則變作「自救抗疫」的主體,維繫網絡和延續抗爭。2020年6月,中央政府強行通過《國安法》。「反修例」運動面對嚴峻的政治打壓。

一個人

關於香港黃藍藝人的討論

黃圈要壯大,一定要突破黃色經濟圈的內循環,其中一個方法就係賺取藍營錢。

李斯

專訪: 社工 Helen – 與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同行

在大角咀的天橋底,角落中有個男人跟我說: 『是聖誕嗎? 我還不知道呢。』我給他禮物,但他沒有收下。於是我學到一件事: 原來真正的社工服務並不是送東西給有需要的人士,而是與他們同行。

天馬先生

參考猶太宗教在極權下存活的特質,及解讀30年前香港天主教教區為國安法壓境的對策

簡介:有心做可以試下攪小團體生活,而前人試過Work既,同埋共產黨好驚呢種野,知work所以自己都做,你唔係唔做?如果對推論冇興趣,想立刻試下,可以跳去睇小團體的特性點解講宗教?2020年12月4日 陳端洪在港府舉辦的「國家憲法日」網上座談會主講嘉賓,提到除非將憲法變成人民宗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