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115 are following
269 articles
小鸟文学

不管可以改变什么,“上路吧女司机”!|接力访问050 小镜湖

用自我的日常,对抗看似不可撼动的性别不平等。

🪞

中国微博母权和酷儿主义理论为什么不能兼容?

基于对中国摩梭人的研究,新浪微博女权区的汉族女性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母权”理论,本文将从酷儿主义的视角探讨本土母权理论和酷儿理论是否无法兼容。

喬來

同运与五四运动:大陆同运必须本土化

此文写于2019年 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希望什么样的未来?我们怎么继续我们的旅程?自从台湾同婚投票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围绕着几个问题,我同时也想到了大陆酷儿和跨儿们面临的微博禁言,校园禁声,社会禁谈的现状。台湾的成功有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文化背景;但是和大陆相比,为什么文...

米米亚娜

谷爱凌对比徐州八孩母亲小花梅,女权舆论的左右手互搏 | 兼论精英女权的画地为牢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一个人作为纯粹的个体、其存在本质和自我价值的独立和超脱(也就是被所有人看作“她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特权,也是最被人羡慕的地方。很多普通人没有这种超脱的经验,就像一个普通女性常常被看作女儿、母亲、妻子、员工,而非她自己;她甚至都“没有自己”——没有自己的空间、梦想和价值追求。

野兽爱智慧

588 中国大陆自由主义者为何不支持女权主义?|李思磐

野兽按:今天本来想在自己的个人微信公号上推送李思磐的这篇文章,因应一下昨天推送的覃里雯的评论文章。结果没能推送成功。12月6日和黄秀丽做了一期野兽电台节目,和秀丽聊到了李思磐,她说李思磐是她的好友,当年秀丽还在《南方周末》做法治报道时,李思磐还曾经组织了一次性别教育学习班给南方周末的记者们。

番茄米线

父权制的核心本质是“两性分工”而不是“男性主导”

虽然两种分工同样重要,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只有商品劳动(赚钱养家)是能够拿到钱的;做家务带孩子是无法直接产生经济收益的,不赚钱的

jokerxi

弗洛伊德真的窃取了杰出女性萨宾娜的研究成果吗?

大陆女拳现在掘地三尺诬陷男性偷窃研究成果,确实令人感到很抽象,我感觉这种行为就类似于阿 Q 说的:我祖上也阔过 。她们真以为研究成果就是一本答案之书,放在姐妹的家里,谁走过去都可以偷过来 但是事实上科学研究是很多论文逐渐堆积起来的 ,你大学的时候发了什么论文、读研究生发了什么...

小毛

拿起钩针,女人的手能创造世界

钩织实在是女性友谊的绝佳隐喻:由朋友带我入门,在不同的朋友们家,我们各自创作又互相陪伴着,也常把勾好的东西送给对方。在毛线交织得越来越紧,八卦和垃圾话纷飞的同时,我们也和彼此更近了。

小毛

Everything is about sex,但性的一切全靠自学

小孩知道什么不该问,家长也一如既往拐弯抹角,这一套性教育太极拳,几乎是大部分中国家庭的写照。

小毛

攀岩:向上爬和做女人一样,痛并快乐

垂直向上开辟出一条路。

小毛

那些直到确诊我才去了解的妇科病

和多囊一样“发病率不低但科普程度却不高”的妇科疾病其实不少。

小毛

让体毛在夏日飞舞!

如题。

小毛

自爱,一道“仅限女性”的伪命题

女孩子要自爱?

小毛

我的月经,你好。

给我的月经写一封信。

小毛

来月经的时候,弄“脏”女生裤子的,是经血吗?

本文为2020年受邀在Vagina Project做过的一次关于“月经羞耻”主题分享的文字稿。

小毛

《隐入尘烟》导演「票房千万女制片裸奔」不妥在哪?

本文写于2022年7月,电影《隐入尘烟》上映后,发表于“野马青年”公众号。

小毛

你学到的关于"处女膜"的一切都错的

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健康和感受放在第一位来思考处女膜的存在及其意义,一定会得出这个结论:这层膜,真的没那么重要。

小毛

化妆是工具,她才是目的

拒绝化妆是值得尝试的选项,挪用这个工具并重新定义它,也是。

小毛

每次去妇科,都是过山车

女性用肉身直面来自庞大医疗系统的查验,我们的肉身即是证据,见证我们的遭遇,也让我们有勇气 ask for better。

小毛

头发决定了我是谁,吗?

头发,并不只是头发,但你的头发你说了算。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