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
FerryBridge
maintainer
52 Followers
185 Articles

【書中教我的五件事】ep3.儒家文明最強大的統治工具

小短老師

中華文化五千多年來,推崇儒家的思想,中華民族更是將「孔孟」二人送進了宮廟之中,將其二人的地位提升到神祇的位階。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是儒家?

1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一夫

思想像是個皮囊,皮囊有著眾人的希望,人氣吹起了氣球,鼓起的氣球隔開了你我,充滿壓抑的希望皮囊,不知何時會爆破? 儒家思想吹起的氣球,撐大的氣球像是穩固了中華,皮囊阻止了個人發展的自由,東方之龍一直沉睡著。

儒與法

維民所止

雖然披上了儒家這層外衣,但歷朝歷代極權主義背後的幽靈其實都是法家。

1

邓晓芒批判儒家——奸诈的诡辩和自甘堕落的集体无意识

Rafael Cao

邓晓芒批判儒家主要是两点,a.当代新儒家很鸡贼,老是玩“小学”考据,就是从古代典籍坑出来点只言片语玩文字游戏来证明西方的普世价值中国人老祖宗早就玩过了,比如西周那个什么“共和”,从而误导人们不要去深刻思考东西方思想的深层次差异,b. 儒家三观是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比方讲犬儒,圆滑...

Back to All

做善事仅仅是为了利ta吗?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发心很重要,但却常常模糊不清

凡人呓语-22.8.5-赡养与孝道

米高的树洞

子女不得不面对的终极命题~

对“彼此相爱”的一个解读

吉他加蛋挞

换言之,在儒家那里,很可能并没有可以开出民主的思想根源。而对比起来,约翰福音这一句“彼此相爱”,超越了人在社会中的种种附加,从而呼唤起一种更为激进的平等意识。这样的思想资源,也许在今天是更加适用的。

春蚕

溪细无声

春蚕的一生实际上就是中华民族最低层民众的一生,被政权夸大着功能,实际上没有任何选择的一生。

论语漫读(100):“井有仁焉!”—宰我提了个刁钻的问题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雍也第六)。井,不能狭义地仅理解为井,而是比喻危险的境地。逝,去;罔,迷惑。宰我有很强的独立思考能力,有怀疑精神,不人云亦云,不盲从权威。

论语漫读(99):“鲁一变,至于道”—孔子一心想复辟礼制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雍也第六)。孔子的“变”,是变回去,变到他推崇的先王之道时代;正好与法家的“变法”相反。孔子之时,“礼乐崩坏”。但相对而言,鲁国沿袭下来的礼制多些。而齐国相对于鲁国,有管仲废旧立新、富国强兵的变法,于是离先王之道更远。

论语漫读(98):知者乐水,仁者乐水—智者仁者的不同特性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雍也第六)。孔子多次将智与仁并论,如“择不处仁,焉得知?”(里仁第四)。这里讲智者和仁者的一些不同特质。三句话,三个层次。首先是表象,智者喜爱如水一样,仁者喜爱如山一样。乐水乐山,并不是说智者仁者喜爱水喜爱山,而是喜爱如它们一样。

论语漫读(97):“樊迟问知”—樊迟是个爱追究的学生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雍也第六)。《论语》中,共记载樊迟两次向孔子问知,三次问仁。樊迟向孔子问智,孔子说:“以道义为准则来处理民事;同时敬重老百姓迷信的鬼神而远离之,可以说是智了。

论语漫读(96):“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孔子的“因材施教”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这同样是孔子教学中的经验之谈。天资在中等以上,可以和他谈论深奥的学问。如子贡和子夏,“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学而第一),“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八佾第三)。天资在中等以下者,就不可以教他深奥的道理,教了也理解不了,白费劲。

论语漫读(95):文胜于质—儒家用礼乐驯服人的野性导致奴性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雍也第六)。史,负责文书的史官。引伸为丧失活力,文绉绉的迂腐之辈。彬彬,物相杂之状。孔子的意思,质实多于文采,疏于礼乐,就像未进化的野人。而文采多于质实,就像史官一样循规蹈矩和文绉绉的了。

论语漫读(94):不有祝鮀之佞—孔子不满世道的悲愤之言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雍也第六) 。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善辩,与宋朝那样美貌,那就很难免害于今天这个世道”。而,与;祝鮀(tuó),卫国大夫,能言善辩,受到卫灵公重用;宋朝:宋国的公子,名朝,因长得帅受卫灵公宠幸。

论语漫读(93):“女得人焉尔乎?”—孔子非常重视荐举人才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雍也第六)。武城是鲁国的一个小城邑。子游去那里担任城宰,也就是最高行政长官。可能回到孔子身边时,孔子很重视举才,就问他,“你在那里发现作用了什么人才吗?

驀然回首,孔子在看我……

Jeffrey

從儒家哲學與孔子的教學理念反思一下自己的安分守己

论语漫读(92):君子儒与小人儒—格局大不相同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雍也第六)。孔子的学说被后人称为儒家,但孔子及弟子并没这样自称。《论语》通篇只此一个“儒”字。盖当时儒是一种职业,充当丧葬、婚礼、祭祀等重要活动的司仪。这些都是人之所需,故称之为儒。孔子学习过和熟悉这一套,但却不局限于此。

论语漫读(91):“回也其庶乎,屡空”—颜回不擅理财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雍也第六)。箪(dān),古时盛饭用的竹具。孔子最喜欢颜回,多次称赞他,这次称赞颜回安贫乐道。说,“真是贤德呀!颜回。一箪饭,一瓢水,住在贫民窑的破房子里。

论语漫读(90):“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好人不长命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雍也第六)。伯牛,孔子学生,鲁国人。姓冉名耕,字伯牛。德性好,是孔门德性科四人之一,排名第三。但好人不命长,伯牛生病了,大概还是不治之症。孔子去看望他,与他见最后一面吧!

论语漫读(89):“则吾必在汶上矣”—惹不起躲得起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雍也第六)。闵子骞,孔子弟子,鲁国人。姓闵名损,字子骞。费(mì),季氏的封邑。季氏差人召闵子骞做费邑的总管。闵子骞不想去,对来人说:“请代我婉言谢绝吧!如果再来烦我,我必定就在汶水上边了”。

未命名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论语漫读(88):君子周急不继富—雪中送炭,勿锦上添花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雍也第六)。公西华有外交才能,被派往出使齐国,留下母亲没人照顾,生活没来源。

论语漫读(87):颜回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雍也第六)。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弟子中谁最好学呢?”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特别好学,他不迁怒于人,不重犯同样的过错。可惜不幸很年轻就死了。

论语漫读(86):雍之言然—冉雍善于阐发孔子所言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雍也第六)。这章以孔子与冉雍的对话和评价开头。《论语》篇名皆是取自本篇的第一句。而以人名为题的篇目共计12篇,其中弟子占了六篇,公...

论语漫读(85):各言尔志—孔子与弟子间的闲谈与交心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公冶长第五)。轻裘,轻软的皮衣。皮革处理得轻软,越贵重。伐,夸耀。

论语漫读(84):人之生也直—直是如何丧失的?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公冶长第五)。微生高,姓微生名高,鲁国人。醯(xī),醋。时人认为微生高很直率,但孔子不以为然。举例说,有人来向他讨醋,他没有,却到他邻居家讨了再转给讨醋的。言下之意,孔子认为,微生高没有醋,直说就是了,不应该自己去讨而转给人家,而博得乐于助人的名声。

论语漫读(83):伯夷叔齐—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公冶长第五)。希,同稀。伯夷、叔齐很有名了,商末孤竹国公子。伯夷是老大,叔齐是老三,还有个老二叫亚凭。但他们的父亲孤竹君却指定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以尊长想把君位让给伯夷,结果伯夷不想违父命,又不想让叔齐难处,就出走他国。

怎麼做才是「對別人好」?:陽明談良心與對待他者

傅元罄

近來柯大師又有妙喻。在談到「道德行為應把握到立法的主體,而不應該預設某些原則或目的」時,他問我們說:「如果你交到了男女朋友,什麼才是你對待他的理想方式?」

「儒」的緣起與特性

雷根

關於「儒」的來源,學界有數種不同說法,若從研究方法相異處觀察,可略分為史學、語學、思想史三類,說明「儒」在古代的緣起與特性。對於「儒」的來源,可分為史學、語學、思想史三個角度進行分析。

论语漫读(82):归与!归与!—退尔求其次专心培养弟子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公冶长第五)。陈:陈国,大约在今河南东部和安徽北部一带。孔子在陈国说:“回去吧!回去吧!我在家乡的弟子志向远大,学识简大,像有纹彩的丝绸,但我还不知道怎样来裁剪他们”。孔子周游列国,只带了一部分得力的学生,年纪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