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克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5 Followers
11 Articles

我是個殘疾,也是個朋克

李起帆

身為疾人而不憎恨自己就已經是一種深刻的反抗行為

半島行記|馬來甘榜的蚊車黨少年

安叄

生涯第一次這般長時間沒講過半句華語,十二日談。馬來甘榜:kampung / 鄉村

2

史上最昂貴的7英吋朋克唱片

eivin

来源:discogs 作者:Davey Ferchow 朋克的DIY精神激勵著世界各地的樂隊創立自己的廠牌並發行唱片。因為價格低廉且較短的邊補充了該類型的即時性,7英吋的唱片很快變成了理想的格式。許多樂隊自己設計了封套和插頁,然後手工將每張唱片拼裝在一起,所有這些都是為了盡可能便宜地與人們分享他們的音樂。

黑鳥不傳奇——郭達年安那其主義道路的三幕劇(下)

懷火Reignite

第三幕:山谷裡的大抱抱——郭達年的《抱靈賦》1. 不是party animal,而是古典吉他 這是2019年的春天,地點是香港中文大學半山腰上的人類學教室。教室的棗紅座位和幽暗燈光,有點像電影院,但從教室大門的小窗看出去,還是能看到山間一片花開明媚。

Back to All

東德朋克在推倒柏林牆中的核心作用

Anarpunk朋克精神安那其無政府

二戰後,再次淪為戰敗國的德國,首都柏林被分割為東柏林與西柏林,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相繼成立,曾經鐵蹄踏遍歐洲的納粹德國轉眼間 一分為二。在戰後,東西德的經濟都以令人稱奇的速度恢復和發展,但每年都會有幾萬,甚至幾十萬的國民越過國境逃往西德,這其中還有許...

1

黑鳥不傳奇——郭達年安那其主義道路的三幕劇(上)

懷火Reignite

本文為【編輯室社運私藏】之二 前言: 一位走過七〇年代的工運前輩聽說我要訪問郭達年,立刻喜上眉梢:「哦!郭達年!郭達年哦!是我們當年的偶像,簡直是香港的崔健。」 他們說郭達年是香港獨立樂壇傳奇,偏鋒、激進、憤怒、對抗、浪漫、自由、放飛、堅硬、勢不兩立...

黑暗、梦幻的“冰夫人”:Kælan Mikla乐队简介和访谈

PoppelYang

此文部分内容编译自:KEXP.org(2019),Hymn.se(2019)“你从冰柜中拿起一袋冷冻食品,丢入购物车,转身离去,却没看见那堆食品袋下露出的半张脸。那是无家可归的冰雪宁芙,她躺在冰柜中,身着薄霜,头戴冰锥,脸上凝结的微笑比严冬还要惨白。

绿皮车的脏乱差,也许是最早的蒸汽朋克

小记者老油子

技术一次次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一条条高铁线路的铺设,日行千里早已不再是梦想,现代人或许不再需要以梦为马,即可到达远方。伴随着高铁、动车等先进铁路技术的普及,普通快车(绿皮火车)的乘坐人数慢慢减少。但由于并非所有城市都已开设了高铁线路,以及普通快车相对较低的票价,仍然有相当部分民众在...

「音」《Still Not Getting Any...》:只是那一年我还不知道我爱你

斯齊佐飛力尼克

《Still Not Getting Any...》封面你家里的条件比较好,从小就有电脑,在六七年前的初中你已经拥有了当时第一代的MP3,你开始在网络上听歌,然后下载专辑到你的MP3里面,然后在课间和我分享。当时看来,你这样一个小女生也算是一个异类吧。

音乐|Bernard Sumner自传摘翻《Chapter and Verse: New Order, Joy Division and Me》(下)

阿黄

《Chapter and Verse: New Order, Joy Division and Me》New Order是一支从80年代至今仍有活动的英国后朋/合成器流行乐队,其前身是著名后朋乐队Joy Division,然而1980年却因主唱Ian Curtis的自杀而不幸告终。

音乐|Bernard Sumner自传摘翻《Chapter and Verse: New Order, Joy Division and Me》(上)

阿黄

《Chapter and Verse: New Order, Joy Division and Me》New Order是一支从80年代至今仍有活动的英国后朋/合成器流行乐队,其前身是著名后朋乐队Joy Division,然而1980年却因主唱Ian Curtis的自杀而不幸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