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0 Followers
56 Articles
讀寫咖啡角

世情短打:荒謬的「被遺忘權」

陶樂思

一幫賊匪洗劫了村莊,屠殺男丁,強暴婦女。事後毀滅所有證據,還恐嚇倖存者對事件只字不能提起。他們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他們的「被遺忘權」不能被剝奪。對於區塊鍊永久保存內容這件事,曾經看過一個爭議,就是說永久保存內容的技術會剝奪人的被遺忘權。

被召要「敬拜/事奉」 - Doing篇

亂語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憐憫勸你們,要把身體作為活祭獻上,這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歡的;這是你們理當獻上的敬拜/事奉。《羅12:1》 21:1我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和先前的地都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 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從神那裏自天上降下來…22:3以後再也沒有任何詛咒。

從電影《被消失的公義》剖析「仇恨」的本質

小信差

近月因著上主關係,看了一套電影《被消失的公義》。筆者想承接之前《上主如何轉化我枯乾的靈魂(lll)》再探討「仇恨」,分析造成「仇恨」的原因、被「仇恨」束縛的代價,帶出人類根本無法依靠自己終極處理「仇恨」。

時代革命的意義

慕雲

末了,《時代革命》不過是一個載體,承載我們對香港抗爭的看法,對自身有何參與、如何參與的看法。

Back to All

誰來撐起真相?

慕雲

昨日,《誌》傳媒發出文章,坦誠經營困難的局面。一年前,《誌》傳媒推出會員制,賭香港人對新聞、獨立記者的支持。撐了一年,開始撐不住了。眼見《誌》一直以來的努力和成績,著實於心不忍,在此呼籲大家訂閱會員,一同撐起真相:https://hkfeature.com/joinus

《追擊黑水真相》:雞蛋撼動高牆的意義

慕雲

即使是遲來的公義,也比公義的缺席要好。即使贏不過高牆,至少要在牆身上留下雞蛋的痕跡,也比高牆繼續潔白無瑕要好。

2

網上寫信班(4):獄中處境(娛樂篇)

慕雲

本節想從另一角度切入去了解牆內朋友的情況,嘗試想像牆內處境。一來可以讓各位大概認識獄中狀況,增強理解筆友的能力;二來可以減輕對未知的恐懼,更堅強地支援身邊人。本文將重點介紹牢內有何娛樂,獄中確實有很多限制,但也不乏替代品,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讓大家知道可以用哪些方法去豐富手足的生活。

世情短打:沒有公義免談寬恕

陶樂思

這是《叮噹故事的變奏:話說大雄在學校裡經常被技安欺負。技安不但經常毆打大雄來出氣,還強逼他把所有零用錢都交出來。這故事裡沒有法寶多多的叮噹來替大雄解難。於是大雄只能像一般遇到欺負的小孩一樣,求助於老師。但當大雄向老師投訴技安毆打他,以及搶去他的零用錢時,老師卻說寬恕是人的美德,人人都應該學會。

網上寫信班(3):書信內容

慕雲

談過寫信的基本事項及溝通技巧後,可能有些朋友仍會感到無從入手,不知道該寫甚麼內容。撇除懲教人員的審查外,寫信某程度上是很私密的一種溝通方式,我們必須剖白內心的某些部分,才能建立互信、發展關係。所以會有難以下筆的感覺,是極其正常的。要將心聲化作文字,主要得處理兩方面,一是寫信內容,二是調整心態。接下來將觸及這兩點,讓大家寫信時,可以更為得心應手。

網上寫信班(2):提升溝通技巧—同理心為何重要?如何培養理解他人的能力?

慕雲

同理心說穿了,就是理解他人的能力,嘗試站在他者的角度去觀照和感受世界。將同理心當成弱點就大錯特錯了,同理心讓我們知道不該為戰爭歡呼、意圖拐賣年輕甚至未成年的少女,導致身處海外的同胞要偽裝成血海深仇的敵國人。同理心讓我們知道身處交戰國邊境,也不要成為別人負擔,可以坦誠身份而安然無恙。另一方面,正因為能夠理解他人,就會知道如何表達得更加精準,消除言辭曖昧、產生歧義的情況,避免造成誤解。

網上寫信班(1):用書信同行及成長

慕雲

比起欠缺方向或要領地寫信,參加寫信班可以更有效地連結筆友,順利傳遞書信中的心意 (...) 為了補上缺口,我想嘗試整合寫信班和交筆友的經驗,製作這個網上寫信班系列。另一方面,我相信有必要將相關的信念及技巧傳承下去,培養更多人關注在囚支援,方可保障手足的福祉

1

來寫你的第一封信吧!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的朋友

慕雲

期望大家看完後都有信心和動力提筆寫信,因為對牆內的朋友而言,信是跟外界的寶貴連繫,苦悶日子的精神慰藉,接觸不同範疇知識和經歷的鑰匙。

1

少年 (之貳)

慕雲

可那又如何呢?我們用行動證明了自己存在於那個時空,卻無法證明存在的意義。當呼喊聲回復成熙來攘往的汽車聲,便是虛無。每一次我們都在輪迴,虛無、行動、復歸虛無,像西西弗斯。每個人都在想方設法對抗滾下來的石頭,不知何時才能脫離徒勞無功的命運。

1

IT狗、昆德拉、原來我哋重視嘅嘢抵唔過10蚊

慕雲

睇到呢度,雖然劇情好令人氣憤,但劇本就叫人拍案叫絕:呢個咪19年拗緊嘅嘢囉?政府咁大個集團,唔信佢仲信邊個?送中咪送中囉,係身有屎嘅人先要驚嘅姐。甚至連$10都唔使比,都大把人無條件支持政府,反過來斥責識得思考嘅人。民主自由呢啲嘢,大眾根本唔在乎,原來我哋重視嘅嘢,係一文不值。因為大部分人就係咁現實,見高拜見低踩,寧願信奉權威都唔想用腦袋,唔敢成為社會嘅異數。

如何面對倖存者內疚?

慕雲

每個關心香港、關心為信念奉上前程的人,會有內疚感是很自然的。要承認、正視、以至處理這份感覺,卻毫不簡單,尤如要觸碰到心底很敏感、脆弱的部分一樣。

鄒幸彤:為公義作出的承諾,會超越任何文字獄的壓迫而長存

郭偉文 Wyman Kwok

[按: 這是一個測試,非正式發文。] 剛得悉鄒幸彤於「六四卅二煽惑案」中被判囚15個月,以香港法院現今的「捍衛強權標準」,沒有意外。以下是幸彤在該案的陳情文(引自其Patreon),意味深長,值得同路人細味:其實這單案由所謂案發到現在,不過短短半年,但六四已經極速從公認的良知底綫到公認的危險紅綫。

都沒人在說新年目標了嗎?

慕雲

漫長又虛無的一年就這樣過去了。一年的終結與開展總讓人特別感概,然而21年卻是尤其難以整理、總結的一年。這一年發生了太多令人感到悲傷、無力的事,心靈上難免感到很疲累,大家都辛苦了,很努力地撐過這一年了。可是過了一年,倒沒有捱過一切都實感,反而不再期待新一年的美好。

《Just Mercy 以公義之名》:必須選擇希望

慕雲

同故事唔同嘅係,我哋未必有良心發現嘅檢控方、作假證供嘅人。而想要捍衛公義、參與司法戰爭嘅人,亦都冇辦法避免一次又一次嘅打擊。睇返呢段說話,再諗返身邊發生嘅事、朋友正在受嘅苦難,更加明白到將念想化為行動嘅重要性。無論客觀現實看似幾咁絕望都好,身陷無力嘅最大得益者,永遠只會係高牆嘅一方。所以我哋必須選擇未來嘅希望,堅持發聲,堅持抵抗,用現在連結將來。

真相的稜鏡

慕雲

每個月的最後一天,街道上明顯增多的神情空洞的爪牙,都提醒着我們,2019年8月31日在太子地鐵站發生的無差別襲擊。伏在地上被壓頸拖行、血流披面的臉容、跪下哀求的市民的身姿,明明沒有刻意去記憶,卻已無法忘記,那些反人類的罪業。畫面仍然鮮明,仍然憤甚至恨,但這回我想訴說的不是情緒,不是過去,而是屬於我們的未來。

1

最後還未來

慕雲

2019年的香港發生的翻天覆地,促使我去發掘可以推動改變的行動。其中一個找到的途徑,便是成為某個國際組織的會員。猶記得當時懷著緊張的心情遞交申請,過了好些日子仍未有回音,心忖大概是不行了,卻又收到總監的電話。我既驚又喜,悄悄地溜出辦公室,向總監介紹自己,並解釋希望入會的原因。

1

折磨

慕雲

假如你們的苦難是我的寫作動力,我只想你們都過得好好的。然後我們一同嬉笑,做個單純甚至淺白的人。

dear my friend- 2

慕雲

今天是你在高牆內的XX日,時間過得飛快。通勤路上急不及待地讀着你的信,周遭太多人了,唯有把難堪的表情隱忍在口罩下,耳邊換上輕快的音樂。低下頭按手機的瞬間,又瞄到隨身攜帶着的旁聽你的座位票。以前會覺得人們存起座位票的行為好古怪,我總是隨手就丟了。

少年 (之壹)

慕雲

時代的洪流中,或許你會感覺被遺忘,但在這片土地上,有人願意做注定被遺忘的紀錄,去講講你的故事。一起被遺忘,大概也是一種愛。

寫信以外還有很多能做的事!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的朋友 (2)

慕雲

寫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但不太知道可以做甚麼的朋友,希望在看似黯淡無光的日子,能鼓勵大家不忘初心、繼續行動。文章列出的行動都很基本,大家都充分有能力做到的。

1

專訪: 社工 Helen – 與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同行

李斯

在大角咀的天橋底,角落中有個男人跟我說: 『是聖誕嗎? 我還不知道呢。』我給他禮物,但他沒有收下。於是我學到一件事: 原來真正的社工服務並不是送東西給有需要的人士,而是與他們同行。

堅盧治《翩翩愛自由》Jimmy's Hall:奏響先驅的輓歌

慕雲

Alice 的話贏來掌聲,卻換不來兒子。Jimmy最後被遞解出境,身上僅餘的零錢成了他的路費,終身禁止回家。心碎的結局迎來最後的高潮,Jimmy的同伴不畏連坐,駕着單車飛奔送別 Jimmy。汽車罕見的年代也有送車師,原來人類的良善也很相似。看着他們堅毅而活潑的笑容,我浮想翩翩。

承認錯誤才有公義 ——《被消失的公義》看後感

TUNGTUNG

Collini終於把罪孽深重的Meyer殺了,但這不代表公義得以實踐,只是反映社會上有數之不盡的不公義。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 存在於心中的信念

沒有名字的桃子

圖片取自網上 若說起第93屆的奧斯卡金像獎的大熱作品,不知道大家會有想到哪部作品呢?這次筆者為大家介紹一部由歷史改編的電影──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是一部於2020年上映的美國電影,電影改編自1968年真人真事,憑著演員們出色的演技、無添加的...

貧者的責任

慕雲

某年三月,我投稿了一篇關注311大地震與核災的文章。(題外話,Yahoo!JAPAN每年都有每次搜尋「3.11」便會捐贈10日元以支持重建的活動,可以留意)收到刊登通知之前,心情很是忐忑。我跟朋友說,在這種日子出文、獲得稿費,即使我立意不是為了發財,但也好像利用了他人的慘事。

監獄與臉

慕雲

監獄沒有鏡子。噢。剛回到家,我帶着各樣梳洗用品走進浴室。門後,我對着鏡子用剃刀剷除所有我不歡喜的毛髮,直到清理得七七八八,才想起「監獄沒有鏡子」——是一小時前讀到被判終身監禁的土耳其異議者Ahmet Altan*作品I will never see the world again告訴我的。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