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小說
鬱兔
maintainer
17 Followers
53 Articles

【短篇小品 】: 褶痕

John Hui

Alain de Botton的Essay in Love 樓上書店有個好處,每上一級樓梯,就添一份寧靜,即使樓下依舊忙碌,再煩囂的街道聲也慢慢消失於寧靜之中。尤其是當進門後迎上一股空調的涼意,原本再浮躁的心也在這迅間沉靜下來。左逛右逛,每走一步,腦袋就再放空一下。

媛媛 第1章

黑暗电话

她感到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得一点若有若无的好运。

孤獨島ep2

白雲馳

2個月前 「為什麼要自殺?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一個女子跌坐在天台的地下,手裏攥著一張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手指甲因過於用力而發白。而操埸上正躺著另一個女子,深紅色的血泊染滿了白色的校裙。很快,操埸便被圍滿了藍白色警界線,不讓人再前進半步。而老師及警察也抵達了天台,任憑他們如何勸說,她也無動於衷。

孤獨島ep1

白雲馳

被帶到孤獨島的人都被一種病稱為孤獨病籠罩著,有獨居老人,有失去侶伴的,也有一出生就被診斷為患者的,譬如我,我們都缺愛,所以我們都不懂得愛

Back to All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83 創作者茶會初辦大成功~!!

鬱兔

今年5/22舉辦了第一場的創作者茶會,很圓滿地落幕了,感謝大家的參與及踴躍發言,過程中比想像中還要熱鬧,太好了~ 一開始準備的時候還有點擔心,想說會不會小貓兩三隻,然後只有台上的我們在自嗨,畢竟當時消息貼出來,感覺大家好像都沒有什麼問題,比較多是來閒聊的,當然聊天也歡迎,只是交流茶會若變成單純的閒聊,有點可惜。

小圈圈的秘密-楔子:介紹

韓晴sunny

此篇小說為特殊題材,18歲以下建議不要點擊

1

觀眾

Vernaaaaaaa

2122/5/30

觀眾

Vernaaaaaaa

2122/5/25

等待丈夫的女子

聽風的歌〔DC〕

月台上,一個圍著圍巾的女子, 在寒風中等著她的丈夫。丈夫外派異地,已經三年沒回家了。小倆口以書信交流,魚雁之間也要個把個月才會收到。女子請求丈夫辭掉工作,回到家鄉。即使薪水不多也無仿,不要買些奢侈品,生活也還過得去。這天,丈夫終於在信中說,能夠辭去工作回家。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6 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浩川

她仍是站在原處,目光依舊投放在樂熙離開視線的那一點。彷彿能夠感應到,樂熙還在不知哪一個角落看著她。她不想再次讓他目送自己的背影離開。每次想到,樂熙總是以兩眼追隨自己,然後轉身走只有他一人的路,貝盈便覺不忍。之前,知道貝盈會擔心,樂熙每到某一地點時,總會以訊息告知他已安全抵達。天空下著雨時,他的訊息會來得更頻密;天朗氣清時,他的訊息會寫得比平時長。以後,是否再不能收到這些了?

魔音樂土

【構思。選擇】《亡式》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塵緣的時空碎片-0.4.1、2亡靈法師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練手的系列,原則上全部都是兩百字左右的短文,發表順序與故事時序無關,只是我看到的一些殘缺片段

「你還有選擇的機會。」

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第二十九章 如今才明白這是一場戀愛 上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9 直至妳忘掉我之前

浩川

貝盈立即讀出樂熙的回應。同時,也學著樂熙,望向鏡頭,說著無聲的話。後來,貝盈索性甚麼也不說,只用眼神和手勢示意。無聊的玩意,聽不見的說話,卻伴隨聽得見的笑聲。其實,我有個秘密,想告訴妳。貝盈點點頭,示意樂熙說下去。我看來……「看不懂呀!你在說甚麼?」我看來,重新…「看不懂。韓樂熙,你直接說吧!」貝盈抗議。

小說看人生|不為鈴蘭,願做紅楓,堅毅生活

陳穩

名為小岡的富家千金,從小就「只要剛剛」。歷經低潮,在心理專家的陪伴下,由銀蓮花、鈴蘭和紅楓思考人生。

小說-6.0.46一切的終結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帝國最強的第零軍團在因為某個陰謀而毀滅,唯一的倖存者踏上了尋找真相的道路。

魔音樂土

《1314》#08 我都記得

浩川

我笑起來,把她拉進懷內,緊緊的擁抱著她。她身上的香氣真實的飄進我的鼻子來,我感受到她的心跳,一切是多麼的真實…我跟她在這呼氣可及的近處凝視著對方,我吻著她,就如往昔。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睡著了。也許我真的太累了。

【習作。歡呼】《垃圾箱》

浩川

前言:久遠得忘了哪個時代,常會一時興起,看見甚麼便以那個甚麼為題寫一段。後來,在小說世紀(皇冠出版當年創辦的寫作平台小說網站)認識了一群寫手。然後,又在blog上聚首,就來了個小活動,一題多寫,當作練習。平常依題寫作都會是散文那樣,落到我手就總會變成小小說這般。然而,有時雖只是一段情節,反而就已讓人寫得心力交瘁。這樣的習作留下來的已不多,也都是從Wayback Machine挖出來的,就分享下吧…

1

小說-6.0.45不滅的第零軍團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帝國最強的第零軍團在因為某個陰謀而毀滅,唯一的倖存者踏上了尋找真相的道路。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75 現代人都有閱讀障礙

鬱兔

「──因為現代人都有閱讀障礙。」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8 這個笑容好

浩川

貝盈心血來潮,開啟電視,再往遙控器上按,讓屏幕停留在住宅入口大堂的閉路電視畫面上。住宅大樓正門外,有抹熟悉的身影。樂熙呆呆看著手機,似猶豫應不應該接聽。這幕,就像他跟她重遇第一夜的某一幕一樣,透過電視屏幕映入貝盈眼簾。也給深深沉進她的腦海裡。貝盈關掉手機,打開家門。回頭,再瞥一眼電視上的畫面。樂熙仍呆頭鵝般佇立門外。這個姿勢,差不多一分鐘後,當貝盈出現他眼前,他仍是一直維持著。「你真夠呆。」她笑。

小說看人生|模特不凡的平凡早晨

陳穩

大人總是教育我們「僅只於此」的生存之道。曾經,我也那樣看待世界。由模特日常,以及與攝影師、造型師的互動,在一個不凡的平凡早晨,重新定義關係與人生。

魔音樂土

《1314》#07 我的星辰

浩川

那一晚之後,我真的活得比過去三年多都要開心,因為茵答應願意在我想聽到她的說話時說話,在我希望見到她笑時展現笑容,可以說是無時無刻也可以見到她聽到她…雖然這只是個真實的夢,但我已經很滿足,那已經很足夠了。但面對遊子時卻內疚起來,我不否認我對她十分有好感,但相比起茵實在差距太遠,就如小池塘跟汪洋大海的比較…只不過,絕不能否認跟遊子走在一起也是這段日子中令我快樂的另一個原因,我知道她也是一樣。

黃色恐懼 No Entry, Fans Only /01

棕六 Brown 6

說來話長,總之,我想當網黃。沒露臉的那種,應該不會怎樣......吧?

小說-6.0.40決戰之蠻王VS.禁軍統領(三)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帝國最強的第零軍團在因為某個陰謀而毀滅,唯一的倖存者踏上了尋找真相的道路。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三 心之語言

浩川

琴音再起時,閉起眼的星蔭的臉上,不自覺漾起奇怪笑容。不能自已,笑意愈擴愈大,情緒高昂得不像話!《革命》沒了,換上的是《異戀》!是Shadow Rhythm那晚令星蔭迷上的第一首歌!到星蔭意識到自己的失常時,歌已被彈奏完。他再次抬高兩手,細看因從小習琴而練得纖長的手指,愣住了。先是無意識地隔空擊掉樂蓁手上的書和筆,現在是不自控地傻笑、沒意識地彈出Shadow Rhythm的歌。星蔭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二 忽然著魔

浩川

樂蓁拿著筆,細看著後排星蔭那張帶著傲氣的側臉,不知不覺間把他畫在教科書上。「星蔭」的嘴巴,被樂蓁繪出一彎弧度…星蔭臉上,竟牽起一抹笑容!他按著嘴角,看來就是那裡不知怎的痛起來,讓他忍不住叫了聲。然而,他的嘴巴,的確在笑!樂蓁疑惑地垂首望望自己書上的塗鴉……再看看星蔭……書上的肖像塗鴉…動起來了…?跟課室後排座上的星蔭一樣,臉帶笑容,卻按著嘴角雪雪呼痛!甚麼跟甚麼?樂蓁糊塗了…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極速報導》三之一 眼淚速遞

浩川

櫻月沒理會他,只是也沒有急急找地方避雨。她站在雨裡,慢慢抬起了頭,仰面迎接雨水。天空,彷彿代替她哭了。『妳真的想跑得很快?』在櫻月彷彿接受了暴雨的下一刻,她心底裡毫無先兆地響起一把聲音。似有著魔法的聲音,向她宣布了好消息,送她一份夢寐以求的禮物。『跑吧!把所有人都甩到後面……』心裡陌生的聲音,留下這句窩心說話之後,便再沒響起。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72 整合的時代,多工與合作是趨勢

鬱兔

當你擁有自己在專業領域的一些成就之後,接下來就是集結志同道合、不同領域的夥伴們,一起追逐夢想吧!

1

樹戀

手震先生

「等我。」他說。她低著頭、含著笑,裝作聽不見。他們長在同一片泥土,中間隔著了空氣。「只要我的手長得夠長了,就可以牽著她。」他每天都這樣想。他努力的吸收陽光,一點都不剩;她偷偷把泥土的養分留給他,默默地等待溫暖。她以為沒有人看到,把手微微向他牽起,但蝴蝶窺見了他們的心意,在他們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