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太林
2 are following
4 articles
郭偉文 Wyman Kwok

科技人活在暴政之下——服從還是反抗?

略談幾件與標題相關的事情,涉及香港、中國,和前蘇聯。

大家備份

秦暉:南非共的轉型

2013-09-22*政治上主張多黨制民主,經濟上不搞國有化,而搞福利國家,加上對鄰國搞人權外交,南非共除了話語體系比較陳舊外,與一般社會民主黨到底有多少區別,確實不好說了。不過,這並不影響其為「工人階級政黨」——她與南非工會的表裡關係、她得到的勞工選票都是明擺著的。如果主張官營經濟卻毫無工人授權的人才算「工人階級代表」,那我國古代的王莽、桑弘羊之輩早就當仁不讓了!

大家備份

張明揚:被退休之後的赫魯曉夫同志

2014-10-14*在逐步拋棄抑鬱症的同時,赫魯曉夫卻又走向了另外一個同樣高危的身份:不同政見者。據兒子謝爾蓋的回憶,赫魯曉夫對勃列日涅夫的政績表示出了相當大的不滿:他對蘇軍1968年鎮壓捷克「布拉格之春」表示不滿,儘管他自己在1956年也曾下令出兵匈牙利;他對1969年中蘇珍寶島衝突表示不滿,儘管中蘇交惡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本人。他的強大邏輯在於,「如果是我當政」,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大家備份

章詩依:「末日男兒」的一本書

2013-04-22*耐人尋味的是,此時的麥德維傑夫,剛剛被恢復黨籍一年。此前的1969年,身為歷史學家的麥德維傑夫因在西方出版著作而被開除黨籍,而後又被解除公職。到了戈爾巴喬夫執政後,他才重新可以在蘇聯報刊公開發表文章。在蘇共成為過街老鼠、備受唾棄的巨變時刻,被開除黨籍二十餘年、最有資格仇共的麥德維傑夫,卻能從權利與自由的角度出發,反對「禁共」,實在難能可貴。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