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談
蔚藍天空
maintainer
2 Followers
37 Articles

【新歌文】 選舉期間新發現

蔚藍天空

選舉期間,常常會有很多事情爆料出來,比方說候選人過去做了什麼事,都被拿出來討論。最近發現一位嘉義的議員蔡姓候選人,原來是2009年職棒打假球案的主嫌「雨刷」。或許有人淡忘這件事,但是當初引起很多球迷失望,也讓職棒一度士氣低落。或許他認真改過,現在想要出來服務民眾,這當然很好,不過...

3

【散談】 單純說再見的日子

蔚藍天空

之一 真是第一回見。選舉時,候選人自辦政見會或造勢會時有所見,但住這兒這麼多年,頭一回看到選里長也辦造勢會。我們這兒的里長候選人兩位,一位是現任另一是挑戰者。原本兩人都只是插插旗子,發過一回宣傳單,或者趁著垃圾車來,跟在一旁和民眾打招呼,想混個眼熟增加些選票。

1

【散談】 人生總有告別時

蔚藍天空

真的越來越不敢上FB,偶爾上一回,想著刷下朋友們的近況,沒想到又看到兩則告別人生的訊息。老同學,也是被我推進劇場坑的老夥伴,她母親在前天人生圓滿。阿姨最初的症狀疑似老年癡呆,也懷疑是憂鬱症,原本喜愛四鄰走動開朗愛笑的人,突然老待在家,甚至坐在床上良久不愛動,也不再愛交際說話,那時...

2

【散談】 水火之無情

蔚藍天空

劇場好友在衛武營較靠近輜汽路那邊一個三連棟建築,新成立的We R藝術聚落,進行一個午後音樂會,演出的歌曲都是他的創作,其中一首還是我們合作戲劇裡的歌曲。既然是好友又是往日合作夥伴,知道這演出訊息當然要前往觀賞支持。周日這天下午,悠閒地坐在大樹下,享受一場音樂饗宴,還有許多創作者展出它們的各式創作品。

Back to All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八

蔚藍天空

離開基地營區的時間終於到了,來到金門一年多,也在這營區待了一年多,剩下不到半年的役期,連上幾位最後離開的業務士,我們一起封閉了營區的門,背上來到金門時的大背包,手裡提著一些日常用品,一小隊人就這麼走到旅部連,還好旅部連不算遠。稍作安頓整理後,要重新適應真正的部隊生活,相對單純的生活方式也算值得開心。

2

【新歌文】 悠閒清心的假期感

蔚藍天空

持續趕工作,持續期待趕完工作能躺平,睡到飽然後追劇。當然不可能,還是會有不同的事情要做,畢竟個性或習慣上來說,無所事事過一天都難。至少還會每天寫篇文章吧!還有每天聽音樂都是必須的,為了不那麼長時間坐在電腦前工作,除了洗衣服整理環境,也開始整理陽台的盆栽,上回強風吹倒好幾個小盆,慢...

1

兩件事

蔚藍天空

趕工趕到一個忘我的程度,但還是沒忘了寫些文字。寫文字時習慣有些聲音陪伴,打開YT來接收一些新訊息,兩件事攫取了我的注意。橘色惡魔 明明都是可愛的年輕人,活潑又朝氣,卻被暱稱為「橘色惡魔」?大概是因為整齊劃一的步伐,加上隊形變化如同軍隊一般,還有精湛的演奏功力,讓這個隊伍屢屢成為賽場戰無不勝的焦點,才獲得這樣的稱號。

【相簿裡的小秘密】 我是阿花

蔚藍天空

可以用悶騷來形容我,不過,不是這樣啦!!!其實本人還是很「閉素」的。就是那種悶葫蘆的人種,心裡的想法都寫在文字或音樂裡了。但有一種例外,那就是站上舞台的時候,甚麼造型甚麼角色,我‧都‧敢!想當年年輕時(遠目…已經回不去的從前啊~~~),蔚藍還是舞廳裡的小遊龍,一周裏總有個兩三天要...

3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七

蔚藍天空

上一篇寫到因為上頭下命令,連隊要配合戰備任務,因此選了一個小山丘挖了一個能掩蔽一整台大卡車的洞。有這個電話紀錄,也完成了紀錄要求的事,然後洞就這樣留著… 那麼土呢?一部分堆在洞的周圍加高,一部分就運到林子深處四處堆放。隨著人數越來越少,封閉的房舍越來越多,剩下的官加兵剩下二十位左...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六

蔚藍天空

過完農曆年節後,整個精實案的腳步加快整個連隊剩下的人數越來越少,於是兩個大門封鎖撤掉一個,只留下一個較快通往大馬路的門,原本一個門有兩個衛哨,在人數減少後,也剩下一個。我們加快腳步整理營區,沒人住的營舍(還是該說是山洞?)要封起來,裝備要盡數點交,原本忙碌的二級場,軍卡都慢慢一輛...

淺談我們不一定知道的難纏疾病

蔚藍天空

小賈斯汀與艾薇兒之前在聊到鄉村音樂女歌手Shania Twain那篇文章,提到她消失歌壇好幾年,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罹患萊姆病(Lyme Disease),而在西洋歌壇裡還有其他歌手Avril Lavigen/艾薇兒、Justin Biber/小賈斯汀都曾經罹患萊姆病。

大膽放開手腳 Just Dance

蔚藍天空

其實我是手腳不協調的人。但在年過不惑之後,竟然大膽報名了舞蹈班,決定持續開發自我肢體。朋友聽到我說去學跳舞,紛紛勸說:一把年紀了,別這麼折騰自己,可以選一些比較和緩的運動啊。又不是去跳街舞,沒那麼激烈啦。不然你是去跳甚麼舞?國標?拉丁?還是… 芭蕾。

2

一個人看海的日子

蔚藍天空

每天都有漁船從這裡出海有過一段一個人看海的日子,深愛上那片海。那段日子有些迷茫,卻又無比積極,很少如此全心的投入一種未知生活,如此的全心投入創作。那年無意間成了枋寮的駐村藝術家,枋寮火車站走出來,往左轉就進了藝術村。那是台鐵舊宿舍,屏東文化局承租後,讓藝術家進駐,想讓藝術在地方紮根。

2

【散談】 君子不遠庖廚

蔚藍天空

幾天去買午餐,隔著櫃檯指自己想吃的菜,阿姨幫忙夾菜。「你一定以為這個是地瓜葉對不對?」我指著一個菜,阿姨突然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我搖搖頭,「這是杏菜。」 阿姨有些驚喜:「你不是沒在煮,竟然還知道這個菜。」 「其實大多數家常蔬菜我都知道。」 阿姨不知道的是,我從小學三年級就在廚房拿鍋鏟。

1

【散談】 過一個人的節日

蔚藍天空

不管是什麼節日,很多時候都在工作中度過,久了也成為一種「不敏感」,只記得行事曆上該完成的事件,不記得今日是什麼節日。去買飲料的時候,阿嫂順手拿了兩粽子遞過來,見我眼神疑惑:「今天端午喔!」 「喔,原來是端午…」 總之一個人生活久了,似乎大眾會有種印象,「懶」。

1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三

蔚藍天空

原民部落猴子頭骨的裝飾寫了十二篇當兵的故事,相信大家幾乎感受到,本人當兵幾乎不像在當兵,很多退伍的人會聊到甚麼機關槍、迫砲、電話線架設、背線盤…關於軍中的戰技訓練,或者軍隊專業職務,這些幾乎不會出現在我當兵的過程,因為在那個時期就是金門要轉型,政府執行「精實案」,要將原本十多萬的...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二

蔚藍天空

說過這件事,那一回是真的膽戰心驚。既然是寫當兵時的回憶,索性於此系列再講一回。自己因為經常白天出營辦公,所以該分擔的守衛站哨任務幾乎都分配在大半夜。晚九到十一,被稱作福利哨,因為不用參加晚點名,十一至一點也還不錯,一到三或二到四通常是最不被喜愛的,因為睡眠被中斷,所以幾乎都是菜鳥(也就是我)包辦。

忘懷年歲 隨意但無憾的活過

蔚藍天空

這麼小就開始聽音樂, 而且是聽黑雞唱片喔!!!排開所有事情,只想享受一整日的寧靜。既然過了12點,那表示一日已經過完,很幸運的可以平安無事度過一日,多年來似乎就像一個儀式,這一天完全屬於自己,默默地和自己慶祝生辰日。這一天好好地睡了一個午覺,選了一部電影,一杯醇厚老酒,也播放了一直以來伴隨我的歌單,完全的放鬆自己。

3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一

蔚藍天空

當時電話總機就像這樣...一個精實部隊,兵只退不補,人員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業務士接任越來越多業務是必然的事。當我的第一位師父道兄退伍後,我的第二位師父,役期也所剩無多,除了儘快帶我熟悉業務外,還有各種業務交接和換印信的事宜。可在部隊讓我代理過一些事務,這也是至今難以理解,就是進入總機。

1

賦予意義的答案

鮭 • シャケ

為什麼...??為何...?

【散談】 當兵這回事九

蔚藍天空

很多人都覺得抽到外島簽很「衰」,雖然剛踏上金門港口時確實有這樣的感覺,那時是因為半夜搭乘金門輪風浪甚大,一整個人暈吐至無力所致。但不出幾日,便習慣這清新空氣與單純生活。雖然我的部隊生活其實也不單純,事情總像做不完,所以很少有機會正常跟部隊。

1

【散談】 當兵這回事七

蔚藍天空

雖然不少人都覺得當兵這件事有些浪費時間,但身為國民,盡國民義務也無法推卻。之前說過,相比其他人聊起軍旅大開大闔的各種神奇趣聞,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軍旅生涯,直到現在細細回憶,才感覺我的軍旅其實很奇幻。說起我那位師傅道兄,那個找齊待退老兵走夜行軍的主意,其實是他出的,因為他知...

1

不求太陽,但求雨停

蔚藍天空

出生在炎夏的我,原生就是一片蔚藍天。但我是貓,太陽太大,不出門,下雨天會淋到水,也不出門。成為夜行性生物,似乎就那麼理所當然啊!其實,我發現了一個事實,本人就是「勞碌命」。這種勞碌,感覺就像老天刻意要你去的那樣,想抗拒都不成。有的歌手被形容成「雨神」,每回開唱幾乎都遭雨。

【散談】 當兵這回事六

蔚藍天空

上一篇講完當兵時期奇幻的眷探事件,這一篇就該回到正題,不然被人想成:這人當兵都在混吧?不得不說,很多時候當兵都在做「無用工」,明明有可以節省時間人力的方法,但卻必須按照規定和形式來執行,會讓人覺得浪費時間,或者有人乾脆就混時間吧,當然,日後進入社會,就會發現社會也是如此,職場也是如此。

【散談】 裝沒事才真正令人火大

蔚藍天空

她又來探班,這回不是那家公司的案子,她依然找得到我並提著兩瓶飲料,如精準計算般的,在我即將結束工作時出現。我們靜靜坐在河邊喝飲料。深夜,河邊的店家早已休息,我們坐在石頭欄杆,藉著晚風,河水靠近海口送來些海的味道。「今天上班好吧?沒有遲到吧?

【散談】 當兵這回事五

蔚藍天空

在外島當兵真的沒啥不好,至少在我那時代,雖然基礎的營舍建設不夠現代舒適標準,但好歹有種「野趣」,而且沒有因為外島服役就要延長役期, 聽老舅說當年去馬祖三年,硬是多了人家本島服役一年。而且在外島除了正常每周休假,還有返台假40天,算一算還少當了好些天兵呢。

【散聊】 當兵這回事四

蔚藍天空

基地訓練事情終於告一段落,阿兵哥們也準備搬遷新營區。不管測驗成績如何,還好我們連上那位「兇神」,並沒有在意測驗成績高低,知道他也被長官叨念,不過當兵當久了,練成「一皮天下無難事」的本領也不意外,也不曾就測驗成績這件事對連上弟兄有任何斥訓,算是一位很不錯的主官。

【散談】 聊起當兵這回事(二)

蔚藍天空

話說當兵這件事,快寫成連載了啊!!!

【散談】 當兵這回事

蔚藍天空

因為一場戰爭已然持續月餘,台灣又聊起要延長義務役時間的議題。教不教召我沒意見,單子來了就去,役期延不延長我沒異議,反正退伍多年。而且一年近11個月的軍旅生涯,就像一場久遠的夢一樣,事實上當這回兵,雖然自己不太在朋友席間談起,但過程很神奇,神奇到有不少人曾問我:「你到底有沒有當兵?

【散談】 任何戰爭都是可怕災難

蔚藍天空

我們家每年的掃墓時間,絕對會提早,卻是很彈性的。我曾經問過家中長輩這問題,因為也提得太早,一般人為避開清明掃墓的人潮,可能提早一星期或延後一星期,但我們往往提早兩星期甚至三星期就去掃墓。「我們客家人,在元宵結束到清明節之間都是掃墓時節啊!」這是小叔給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