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
3 are following
7 articles
香港紀事

沙士回憶|洗手、停課、哥哥遠去⋯⋯讀者忘不了的集體回憶

《集誌社》在今年三月,收集讀者對 20 年前沙士的回憶,獲讀者響應,以文字細說他們揮之不去的記憶和故事 。

香港紀事

沙士回憶|方蘇以畫記癘疫 堅城的震驚與七月烈焰

在沙士的陰影下,我有兩個多月奉行「自閉」,除了每星期一次到超級市場購買食物和必需用品之外,基本上足不出戶,閉門畫畫。當然繪畫的題材也大受影響,我本來畫的是一個兒童系列,但卻隨著非典襲港而轉到疫症去。

想吃甜食的貓

分享_台糖:加鹽沙士

加鹽?還是不加鹽呢?碳酸飲料你最喜歡喝哪一個品牌呢,是黑松沙士、可口可樂、雪碧... 不知到你有沒有喝過加鹽沙士呢?它給我的印象就是鄉下的雜貨店才有的,很懷舊古早味的飲料。和沒加鹽的沙士相比,我自己也覺得加鹽沙士比較好喝一點🥤說好聽一點就多了一種風味、說難聽一點就是酸痛貼布的味道呢。

已註銷用戶

《眾新聞》備份:香港沙士源頭──劉劍倫諸事考

64 歲的劉劍倫醫生是香港沙士(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的源頭病人,他從廣州把沙士帶來香港,在下榻的九龍京華酒店傳染 10 多人,其中一部份人把病毒帶入香港醫院及社區,以人傳人方式感染了 1755 香港人,當中 299 人被沙士奪去生命;另一部份在酒店受感染的人,把沙士帶到全世界,感染多 1000 多人

FunkyLily

生命的偶然﹑醫療的意義 — 《藍色醫療星球》

「我最近的小小領悟是,煎與熬是不同的。殘疾和生活困頓是『熬』;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嫉忌和攻伐是『煎』,這也就是曹植詩『相煎何太急』的意思。」這是區結成醫生在 2006年時所寫的話。用於今日的香港,特別應景。想起家中收藏了一本他的書。家裡有區醫生的書是因為當年他作為我媽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的上司時,我媽為捧場而買的。

閒人

香港人也是沙士後才習慣戴口罩

沙士(SARS)發生時,我仍是一個學生,還記得當年的沙士為香港人帶來慘痛的經歷。當年,香港和北京是疫情最嚴重的地區,而且死亡率及病徵比今天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嚴重,但傳染性則今次疫症明顯較高。當時,大家都很恐懼,因為染病後死亡率很高(即使康復,也有嚴重後遺症)。

小竹

算著口罩過日子

近乎所有人都戴口罩「注意健康」 「外出記得戴口罩」 「你夠口罩嗎?」 「哪裡有口罩買?」 從WhatsApp到社交媒體,最近與朋友的話題離不開「口罩」兩字。我算是幸運的一群,不用熬夜通宵排隊搶購一片口罩。香港人應該沒想過自己淪落至如此境地,有錢也未必買到口罩; 疫症當前,Rich...

That's all